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暗渡+番外 作者:弄简小号(三)

时间:2020-11-06 09:22 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强强 悬疑推理
口,见楚淮南一脸无辜,他好脾气地继续解释:报警也没用,就算查出来是谁杀了他,那又怎么样?很多其他证据一定都被湮灭了,我要查的又不止这些。 他要查的是僵尸,这个时候警方贸然介入来查宋诗的死,只会打草惊蛇,两害相权取其轻,因此,他只能继续装糊涂
口,见楚淮南一脸无辜,他好脾气地继续解释:“报警也没用,就算查出来是谁杀了他,那又怎么样?很多其他证据一定都被湮灭了,我要查的又不止这些。”
  他要查的是僵尸,这个时候警方贸然介入来查宋诗的死,只会打草惊蛇,两害相权取其轻,因此,他只能继续装糊涂。
  “那你觉得是谁杀了他?”
  沈听反问:“你认为呢?”
  楚淮南像只标记所有权的大猫,蹭得沈听浑身发痒:“我觉得林霍和贝隆都有嫌疑。”
  沈听点了点头:“那个司机也是。他帮宋诗开了十几年的车,这么多年来,一直风雨无阻,可出事当天他却突然请假了。”
  刘胜是雇佣兵出身,身手不俗,车技也很好。
  十几年前,宋诗把他安排在了司机的位置上,但开的年薪,却比许多中型企业的高管还要高得多。
  而宋诗出事那天,刘胜不在,是他自己开的车。
  尽管刘胜在事后,表现出了极端的悔恨,说自己就不该在那天请假回老家。
  但沈听查过他的出行记录,刘胜并没有回家,他就在江沪市。而他的老家也早就没有人了,特地请假回去,也不合常理。
  沈听沉默了片刻,低头看时间,“差不多了,出去吧。”
  他脸颊上的绯红竟然还没退,楚淮南忍不住伸手来摸,却被滚烫的体温吓了一跳:“你在发烧。”
  沈听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满脸写着——那又怎么样?
  见楚淮南态度紧张,他淡淡地解释:“被刀割伤,伤口大的话,偶尔是会发烧的。”
  他本是好意,不想对方着急。可楚淮南的表情却像咽了只苍蝇。
  他一向被业界认为是敬业爱岗的典范,可这份对自己的伤情过于疏忽轻视的态度,却成功惹恼了惜命的资本家。
  捉着手臂的手使了点力,“回去躺着。”
  “躺着能退烧?”
  楚淮南没理他,拿起手机给楚秋白打电话。手机没接,又冷着脸往他值班室里拨号。
  电话一接通,就劈头盖脸地问:“你动的什么手术,他在发烧。”
  楚秋白连做了三台手术,严重睡眠不足,这会儿正在办公室里补眠,睡眼惺忪地“啊”了一声,揉着眼睛懒懒地回:“发烧就吃药啊,我给配了阿莫西林的,要是六小时不退,就再吃退烧的。哦对了,记得跟你那心肝儿说,别空腹啊!”说罢啪地挂了电话。
  他虽然偶尔拎不清,但脑子聪明着呢。
  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手术刀割皮肉时,连眉毛都不动一下的青年,是世间少有的、能够降住楚淮南的降魔杵。
 
 
第108章 
  两人靠得近, 电话另一头,楚秋白那句大着喉咙的心肝, 无遮无掩地钻进沈听耳朵里,实在不忍卒听。
  楚淮南让人送药进来, 门刚推开一个缝,沈听就往外钻,被他一把拽住了:“去哪儿?”
  沈听烦他, 觉得他碍手碍脚:“林霍发了微信给我,说他就快到了, 我去门口看看。”
  楚淮南强硬地把他拉到身后,接过保镖手里的药和吃食,把门“砰”地关牢了。
  “去门口干嘛?门口有保镖, 人来了自然会通知。你留在这儿把东西吃了, 然后吃药。”
  身为“实习生”,资本家却有的是说服人的歪理:“等人这样的事儿都要自己去做的话, 我早累死病死了?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我雇那么多人干嘛?”
  “那是你雇的人。”沈听挣开他, “我连你都信不过,凭什么相信你的保镖?”
  楚淮南往他手里塞了碗鲍汁炆伊面, 又拆了筷子递过来:“等个人而已,不需要相信吧?”
  他心平气和地把自己的时间管理方法, 灌输给准爱人:“假设你是世界上最适合做某件事情的人, 你对这件事的完成度可以做到100% , 然而由于时间有限, 你不得不雇佣一批不那么完美的帮手。他们只能把事情做到60%,但这些人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哪怕十个他们也只能把事情做到80%,也比你过劳死来得好。” 说罢皱着眉低头看表:“你已经接近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过觉,并且中途还接受了一场手术。你不觉得头晕吗?”
  沈听体力超人,在透支自己方面更是天赋异禀:“我不觉得。”
  楚淮南觉得自己得去量量血压,搞不好上压能有一百八。他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安慰自己,他们都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和爱人讲道理,可这个时候要不教育好了,等将来七老八十了,保不齐能被对方气死。
  “林霍在浙省,一时半会儿到不了,你先吃饭。”楚淮南坐在床框边,纡尊降贵地和他挤在狭小的空间里一起吃:“林霍一到,外面就会立刻通知,保证不误你的事,要是误了,你拘我好不好?”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