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秦楼月 下————色如空

时间:2019-07-07 20:28 标签:
秦楼月BY色如空[下] 45 回到房间,霁凌岳让魑影坐在床上,自己将门反锁住,然后缓慢地走到他面前,搬了张凳子坐下。 "魑影,我有事要问你!" 他慎重的态度不禁让魑影了微正了神色,脱去鞋子挪动双腿,摆出一副正座的姿势,双手也老实地放在膝盖上,"是什么事

秦楼月BY色如空[下]


45

回到房间,霁凌岳让魑影坐在床上,自己将门反锁住,然后缓慢地走到他面前,搬了张凳子坐下。

"魑影,我有事要问你!"

他慎重的态度不禁让魑影了微正了神色,脱去鞋子挪动双腿,摆出一副正座的姿势,双手也老实地放在膝盖上,"是什么事?"

"你......"像审视一般打量了魑影一番,霁凌岳不确定地问,"为什么展家要说你死了?把展家和你之间的一切告诉我!"

魑影猛然抬头,不可思议地注视着他,"为......为什么要问这些......"身体有些颤抖,儿时的恐怖记忆又开始慢慢涌现......

注意到他不对劲,霁凌岳上前拉住了略微冰冷的手,"镇定点,现在没人会把你怎么样,不过如果今天不把事情弄清楚,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什么意思?"很神奇,接触到霁凌岳的体温的同时一股暖流流淌过心头,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展伯文上奏了......说怀疑那失踪的官银被你娘拿走了......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霁凌岳就是想不明白这点,"按照你所说,你娘在那个时候已经自缢身亡......可为什么他们还要嫁祸于她?还要陛下派人侦察此事,难道他们不怕自己家族的丑事被揭穿吗?"

"那群混帐东西!"魑影咬紧下唇,愤恨不平地道,"害怕?他们怕什么......全都是一丘之貉!"

"一丘之貉?你说的是展家人么?"霁凌岳这样猜测,可是他心里清楚,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果然,魑影没有再响应他的问题。

"哎......"霁凌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顺势坐到了魑影的身边,"我真的很不了解你......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要隐瞒?"

魑影将双手纠结在一起,闭上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官场啊......牵涉的东西太多了......老处男,你不会希望自己的弟弟出事吧?"

现在的皇帝陛下还有能力去承受那样的冲击吗?他的那双眼睛很熟悉,自己曾几何时也曾拥有过的......被拋弃的无奈眼神......

"......你是说,这件事情会牵涉到麒?"那这事可真是大了。

"自己想吧,我不打算告诉你全部!"现在说这件事情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还是再等等吧......

魑影展开双臂,往后倒了下去,闭着的眼睛也没有睁开,像是要睡去,也像是在思考。

霁凌岳见他的样子,也卧至其旁,习惯性地将他纳入臂弯内,双眼凝视着那张怎么看都不厌倦的脸。

"我说老处男,我毁容了吗?你要这样看我?"话说着睁开了他那双迷人的双眸,斜视着霁凌岳。

"唔......"霁凌岳没有应答,反而一个转身压在了魑影的身上,"你这张利嘴能不能闭上片刻?"

"抱歉,不行!"魑影翻翻白眼。

他这样不礼貌的言行,霁凌岳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在那樱唇上轻轻擦过,手抚住魑影的额头再问:"那么将来若遇上什么......你愿不愿意只做‘魑影\'......而放弃‘沁韵\'呢?"

"不可能!"魑影眼睛清澈,口齿清晰地一口断绝,"那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让‘沁韵\'远离我的生活!"

"呵......这样啊!"这个答案,他早就知道了,"那之后发生的一切,你可有准备?"将来也许十分艰险也不一定......

"这是当然!"魑影又闭上了眼睛,露出了笑容,"我一直准备着吶!"

魑影看来这样的平淡的笑容却轻而易举地点燃了霁凌岳胸口的欲火,一口含住那饱满盈润的双唇,细细品位起来。

"唔......恩......"霁凌岳的吻霸道却不失温柔,每一次和他接吻,魑影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他的双肩,下半身也渐渐贴了上去,自从霁凌岳救了他后,对他的一切都是纵容和首肯,魑影对这样的生活十分满足,宛如生活在梦境中,甚至他可以自己骗自己说"他是被爱着的"......

"啊......"霁凌岳的大掌已经探入里衣,轻轻摸索着细嫩的肌肤,惹得魑影一声惊呼。

"如果......"霁凌岳在他耳边低语。

可是声音太清,魑影根本听不清,"什么?你......恩......"

霁凌岳也不再重复,解开魑影的衣裤,直接带着他去往天堂......

46

"今日各位爱卿有何事启奏?"早朝之上,皇帝高坐在龙椅上询问。

"......"下面众臣个个俯首,一片寂静。

漩有些疑惑,下面好几个大臣都看上去像有事要报,可不知为何大家都保持沉默......别人不肯说,也不可能拿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于是乎......

他站起了身,脚步微迈了出去,"既然没有的话那么......"

"陛下......"展伯文却出言打断了他。

"爱卿有何事禀报?"停住脚步转身,漩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可心里已经将这个"爱卿"看了个遍。

展伯文......派人欺负魑影的展大爷么......他究竟要干什么呢?

那展伯文一手撩起下摆,双膝跪地,整个前额重重磕在了地上,用自责的语气高声说道:"陛下!微臣有罪,请陛下治罪!"

"你何罪之有啊?"他装得不错啊,漩在心里偷偷给他打了个分数。

"微臣家中眷养内贼,十六年前偷取官银万两......还请陛下降罪!"他说的应该是那本奏折上的内容。

这只狐狸唱的究竟是哪出戏呢?漩衡量再三,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爱卿说的可是十六年前翰林院那批莫名失踪的官银?可真是你府中的内贼所窃?"

"是!"展伯文低着头回答,"家父曾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十六年前他管理了一批万两官银......而那批官银在当时却不知所踪......据微臣所查,现有人证可证明那批官银是被微臣的小姨娘给偷走了!"

"小姨娘?她偷了银两后,干什么去了?还有她人呢?"这个人又和魑影有什么关系吗?

漩好奇地望向站在另一边的岳王爷,哎呀呀......真不愧是处变不惊的大哥,他表情严肃地站立着,都不曾看过展伯文一眼!

展伯文抬头回道:"微臣不才......还未调查到她的行踪!"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