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别叫我小甜饼[电竞] 作者:栗子星球(下)

时间:2019-06-02 12:35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直播 竞技
第54章 参加婚礼(二) 等换上完全相同的西装和黑色匡威后, 两人终于向婚礼现场出发。 夏天燃坐在副驾驶上, 看着远处的天色: 天好像- yin -下来了。 严弋也注意到了: 你查查天气预报, 看下今天会不会下雨? 他登上网页一看: 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来着,也
 
 
第54章 参加婚礼(二)
  等换上完全相同的西装和黑色匡威后, 两人终于向婚礼现场出发。
  夏天燃坐在副驾驶上, 看着远处的天色:
  “天好像- yin -下来了。”
  严弋也注意到了:
  “你查查天气预报, 看下今天会不会下雨?”
  他登上网页一看:
  “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来着,也不知道准不准。”
  “希望准吧。”
  严弋意有所指。
  结果到了婚礼现场后,夏天燃就明白严弋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忧了。
  因为今天举办的是户外婚礼!
  夏天燃一下车,就看到一扇以红黄为主色调的铁质拱门,门口还有两个穿着卡通服装的玩偶人在发着像传单一样的卡片。
  严弋帮他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 怕他不适应新的交际圈:
  “等下不用拘束, 周女士经常向亲戚朋友提起你。”
  夏天燃已经习惯严弋时不时摸自己头发了,此时抬头看向他:
  “放心, 只要有吃的, 我就不会拘束的。”
  “行。”
  严弋微扬起嘴角,手掌自然地贴在夏天燃腰后, 轻轻地推着他往草坪走。
  一边走还一边说:
  “也是,反正你会一直跟着我,我不会让你觉得拘束的。”
  夏天燃瞬间心上一热。
  他难得没有反驳严弋的话,而是笑着用肩头撞了撞他的手臂:
  “行啊,跟着队长有肉吃。”
  经过铁皮拱门时,穿着玩偶服的工作人员分别发了一个信封给他们。
  夏天燃拆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张硬质卡片,上面写着两位新人的名字, 还印上了两人清新复古的插画版婚纱照。
  踏着草坪再往里面走,夏天燃终于看到了婚礼的主会场——
  中央的四处支着白色的铁架,好多条糖果色的三角纸质串旗被错落地挂在上边, 其中还垂着许多星星形状的LED彩灯,不过这会儿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所以彩灯都是暗着的。
  礼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偶,而两旁是供来宾入座的木质长桌,桌上不同于其他婚礼那样摆着花束,而是小小的多肉盆栽,其间还有一座座烛台和透明梦幻的水晶球点缀着。
  而且一旁的空地上居然有若干个铁皮秋千和一整座旋转木马?!
  “卧槽,太酷了!”
  他仰起头看严弋,眼睛亮亮的:
  “你表哥是游乐园园长?”
  严弋被他逗笑,正要回答时,场地里悬挂着的LED星星灯全都亮了起来。
  暗下来的天色中,一串一串彩灯上像是有无数颗星星闪着微光,更加烘托出了现场的童话气氛。
  而坐在木质长桌前的人们终于看到他们——
  草地上,两个瘦高的男生穿着款式完全相同的西装,经典而简单的设计和那双黑色匡威让他们看起来率- xing -帅气极了。
  而一片斑斓又灿烂的光影中,他们正看着对方,侧脸的轮廓被灯光勾勒得更加清晰立体。
  围坐在一起的长辈中,也不知是哪位“眼尖”的阿姨说道:
  “欸,新人这么早就出现了?”
  长辈们随即哈哈大笑:
  “海燕啊,那是小瑷家的严弋。”
  “不过这两个年轻人长得是真俊。”
  而此时,严妈正腹诽着:就要这种效果!
  严爸只好一脸宠溺笑地看着自家夫人,听她颇为得意地认领:
  “是了,长得高一点的那个是我大儿子,长得乖一点的那个是我小儿子。”
  亲戚们又说:
  “哦我知道了,那个男生就是你一直在我们面前夸的甜饼吧?”
  “没错没错,我让他俩过来和你们打招呼。”
  严妈走了过去,完全无视自己亲生的大儿子,把夏天燃领到众亲戚好友的面前,一脸骄傲地说:
  “我小儿子,了解一下。”
  夏天燃也不拘谨,眼睛弯弯的,脸上扬起干净的笑容:
  “叔叔阿姨好。”
  “啊啊啊啊啊!太乖了!”
  于是现场一众贵妇秒转亲妈粉……
  “今年几岁啊?上大学了吗?”
  “给我当干儿子吧,我家宁州一太不让我省心了。”
  “有没有女朋友啊,我小女儿……”
  这话还没说完,严弋立刻上去把夏天燃拉走了:
  “我们有点事,等下再过来。”
  严妈见自家儿子沉着张脸,就出来打圆场:
  “去吧去吧,知道你们年轻人和我们这群老阿姨也没什么共同话题,等下和也川、州一他们坐一起吧。”
  严弋应了声,拉着夏天燃坐进了对面那张木质长桌。
  此时,他们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少年音:
  “弋哥,你来得挺早嘛。”
  周也川穿着某高中的蓝白色校服就来了,虽然不到十八岁,已经一米八的身高足够他将宽大的校服撑起。
  脚上那双白色板鞋脏得就像专门做旧过一样,发型倒是干净利落,不过也让眉眼间的桀骜暴露无遗。
  他先扫了眼坐在对面的长辈,没看到那人后,才在窄长型的木桌前坐下,直接不轻不重地把挂在右肩的书包扔到桌上。
  看这位小兄弟的身手,书包里装着的应该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而是炸/药吧……
  夏天燃正腹诽着,就听到严弋给自己介绍:
  “周也川,我表弟。”
  “啧,弋哥你这介绍也太不走心了。”
  周也川站起来,颇有腔调地朝夏天燃伸出手:
  “夏哥好,我是复大附中扛把子,周也川。”
  扛把子?
  眼前这高中生虽然脸上有友善的笑意,身上还是带着与生俱来的自傲和不驯,而且上回容茉给他们科普过,周女士家的确有那方面的“家族色彩”,所以夏天燃觉得周也川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他站起身,正准备和对方握手时,发现周也川的手腕内部居然纹了一行细长的字符。
  严弋也注意到了:
  “什么时候纹的?”
  “就前段时间,纹着好玩的。”
  他随便答了句,和夏天燃握过手后,拉了拉自己的袖口重新坐了下来。
  严弋没再追问:“州一没和你一起来?”
  周也川给他们三人倒水:
  “我和他就是一起到的门口,结果他刚好看到班上一个同学,一下子就跑没影了。”
  严弋想起来:“是上次他提过的那个王翀?”
  “是了是了,他那个土鳖第一次见到人家名字的时候,直接念成王羽中哈哈。”
  听周也川这么一说,夏天燃也笑了。
  他们正聊着,周也川给了他俩一个眼神,夏天燃就看到两个穿着蓝白色校服的高中生。
  准确地说,是宁州一硬拽着身后的王翀,往他们这儿走。
  如果说周也川是桀骜不驯,那宁州一就是痞气嚣张。
  而被他扣住手腕的王翀脸上还有来不及退下的潮红,但尽管如此,清冷的五官没有一丝波动,自身的疏离感与现场喧嚣狂欢的气氛格格不入。
  “弋哥。”
  宁州一先给严弋打了声招呼,然后看向夏天燃:
  “这位小哥哥肯定就是周姨经常提起的甜饼吧?”
  接着,他脑袋就被严弋狠狠地拍了一下:
  “甜饼是你能叫的?”
  宁州一赶紧一手捂着自己的头顶,另一只手还扣着王翀的手腕不肯放:
  “我的错我的错,夏哥好,我从小和弋哥混到大的,也就是他的狐朋狗友,宁州一。”
  夏天燃听他们一口一个“哥”的,就问:
  “你们今年多大?”
  宁州一回答:“我十八,也川十七,现在都在念高三。”
  夏天燃“哦”了一声,倒是严弋凑到他耳边说了句:
  “开心吗,终于轮到别人叫你哥了。”
  夏天燃耳廓一热,反驳道:
  “我之前也没叫过谁哥哥吧。”
  “嗯。”
  严弋在他侧脸旁垂眸,看到了夏天燃白软的耳垂: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像他们那样叫我?”
  夏天燃一哽,足足有快十秒没应声。
  像他们那样,叫队长弋哥吗?
  反正自己叫不出口……
  周也川没注意他俩那边的情况,问宁州一:
  “你刚才去哪了?”
  宁州一强迫冷着脸的王翀坐在自己边上,大刺刺地回答:
  “也没去哪儿,先抓到了我家王羽中,然后带着他去了趟厕所,对吧?”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