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怀归+番外 作者:林子律(中)

时间:2020-07-28 12:25 标签:
第38章 好灯怎奈人心别(五) 窗外一声春雷,石破天惊,渐大雨势将文思殿内外旖旎冲刷殆
 
第38章 好灯怎奈人心别(五)
  窗外一声春雷,石破天惊,渐大雨势将文思殿内外旖旎冲刷殆尽。
  贺兰明月望向高景,对方眼眶有些泛红,染上了眼角朱砂痣的颜色,但持剑的手依然很稳,甚至往前进了寸许就要破开衣裳。
  他只觉得自己才是最可笑的那个人,明知不可为,仍然动心,托付一切给了高景,期待能有所改变。他什么都不要了,却换来高景一句承认算计和利用,更悲哀的是他居然对高景只有心灰意冷。
  贺兰明月从来没有恨过谁,在这一刻却恨高景的绝情,也恨自己软弱。
  他握着剑刃,感觉燕山雪的寒意彻骨:“殿下,不动手吗?”
  满眼都是血红的颜色,空气中雨水气息都掩盖不过铁锈般的腥味,高景一闭眼,轻声道:“想问的就只有这一句话么?”
  贺兰明月失笑:“整整四年,我为你做的一切换得如今结局……你却告诉我,全是我咎由自取,是我自作自受?”
  高景手指微微颤抖,狠道:“我让你失望了。”
  “不错,你也让朕失望!”
  暖阁内两人闻声一振,高景片刻分神,转向门口喊:“父皇?”
  皇帝肩上落着雨水的润泽,他身后领着林商,还有躲在大氅中的高潜,低垂眼眸,好似随时会因为连绵寒冷而倒下。其余侍卫皆是黑衣,以铁面罩覆住原本容颜,贺兰明月没来由地想:这就是皇帝那支暗卫队了。
  他曾听说豫王的影卫是仿效大内的暗卫而设置,高氏的护卫由前朝遗留的传承而来,武功俱是上乘,只是神出鬼没,少有人见过。
  贺兰明月居然笑出声,他第一次见皇帝不跪,嘲讽道:“这么大的阵仗?”
  话音刚落,林商扭住他的胳膊,用力一踹膝弯迫使他低头。贺兰明月提气硬扛住这一脚,感觉骨头裂开一样的剧痛,仍昂着头。
  皇帝行至他面前,有人掌灯,摇晃的烛火几乎扑到贺兰明月脸上。皇帝掐着他的下巴,偏过头,仔细打量贺兰明月。他眼神凛冽,偏又从深处透出一点回忆的柔软,怅然若失地,想透过他看见什么人。
  这眼神让他不舒服,可被林商扭着,贺兰开不了口,只得蹙眉,扬起脸,避开皇帝的视线,生平少有的不可一世。
  皇帝见他表情,怀念道:“真像,尤其这皱起眉的姿态……简直和他年轻时一模一样。”
  高潜笑了声:“血亲怎么能不像呢?”
  闻言,皇帝松开了贺兰,似笑非笑地望向高景。烛光照明,暖阁内亮如白昼,他抬起手掂了一下那把剑:“景儿,你还要继续让朕失望?”
  高景突然回神般,脱力了。
  燕山雪沉闷一声落在地上,剑刃擦过他的手指,高景颓然地跪在地上:“父皇……我不行,我不行……”
  我都不要了,我做不到。
  杀人,杀他……
  做不到。
  眼眶胀痛,手脚冰凉,他只觉得燕山雪掉落的这一瞬间,未来也猛地黯淡。高景低下头,浑身只有一点力气支撑着自己,不敢看向皇帝。
  “呵呵……”皇帝古怪地笑了两声,背过身去朝外面走,早想到了如今画面,两根手指轻描淡写地凌空一点。
  林商目不斜视,抽刀时反光晃过了高景的眼。
  他意识到什么似的,用力一闭眼。
  贺兰明月胸口一冷,紧接着才是撕裂的疼,他低下头,看见了冷光透出来,刀尖掠过烛火,仿佛削下了一朵火花。
  钳制他的力道松开了,贺兰明月捂着那道创口,猩红的血一直涌出来,很快- shi -透了胸前的衣襟。他想往前走,一俯身,却猛地栽倒在地,挣扎着想起身,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感觉整个人破成两半,血腥气充盈了喉咙与鼻腔。
  一咳嗽,胸口像坏了的风箱传来一阵“呼哧呼哧”的声音,贺兰明月挪开手,五指都被染红了。嘴唇也失去血色,原本就白的脸更如同雪一样,他抬起头,望向高景的方向。
  视线的边缘有点发黑了,贺兰明月想说话,但生怕声音难听吓到他。
  对方瘫坐在地,衣裳也沾上了血迹,脸颊一抹红,满脸都是难以置信。高景紧紧地闭着眼,摸过那片凄然的红色。
  但他到底没有哭,贺兰明月苦笑,他最终连高景的眼泪也等不到。
  这就是濒死的感觉么?
  他轻飘飘地被两个人架起来,往外扔的时候连一丝一毫的知觉都没有,前所未有的身不由己,发不出声,动弹不得,只有痛在继续蔓延。
  五脏六腑都被搅碎,贺兰一低头,就看见脚底的血迹拉扯出细细的红线,时断时续,把他和高景之间隔得愈来愈远。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