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怀归+番外 作者:林子律(下)

时间:2020-07-28 12:24 标签:
第75章 此夜曲中闻折柳(四) 刑部大狱不用来关他们这些皇帝身边犯了事的人,高泓派人把陆怡关押在鬼狱最外侧。他或许还有疑问,于是没有直接杀了陆怡。 高泓的人围上来时陆怡本可以逃走,他是大内第一的身手,连林商也不如他。可陆怡束手就擒,让他们把自己
 
第75章 此夜曲中闻折柳(四)
  刑部大狱不用来关他们这些皇帝身边犯了事的人,高泓派人把陆怡关押在鬼狱最外侧。他或许还有疑问,于是没有直接杀了陆怡。
  高泓的人围上来时陆怡本可以逃走,他是大内第一的身手,连林商也不如他。可陆怡束手就擒,让他们把自己手脚都锁起来,胳膊伸长了够不着脖子的枷锁,最大程度杜绝了他挣扎的余地。
  他跑了就会立刻牵连高潜,陆怡知道,高泓也很清楚。
  关押在鬼狱,暂时没人对他用刑,陆怡手里有太多的秘密,高潜的、高泓的……甚至是从前先帝的。就算他自己不以为意,风声放出后也会有人想要收买各方和他谈条件。可陆怡谁也没见,整日安静坐在狱中,不知在发呆还是沉思。
  第五天,高泓终于踏着一地血痕来了。
  陆怡隔壁牢房关押的是个酷吏,高泓来时他正在被狱卒用自己发明的大锅煮他,嚎啕声不绝于耳,听得多了,就只觉得聒噪。也许高泓也以为他太吵了,叫人把陆怡押解到了单独的审讯室中。
  身着囚衣,手脚都戴着沉重镣铐却气定神闲,陆怡站在高泓面前,片刻后从容跪地行礼:“主人。”
  这是最初他对高泓的称呼,听罢高泓微微动容,但思及此人先前所做之事、他被关押前捉拿的地点,高泓一阵椎心之痛。
  他在狱卒抬来的椅子上坐了:“房淮接替了你的位置,你应该出不去了。”
  陆怡没有任何表情,微微一颔首。
  高泓眉心微蹙,为他现在成了阶下囚还如此平静恼怒。
  陆怡和其他人都不同,是他笃定会永远忠诚的奴仆,可那夜听见高潜的一个侍女哭着招供“陆统领夜夜来此,王爷见他后精神才会好些”的时候,他几乎怒发冲冠。
  当年孤身一人拦在马前,说“愿为王爷效力”的高车少年带着他的剑入了豫王府。他让陆怡学字,陆怡不肯,道若识文断字日后恐有被他人利用之嫌;他让陆怡栽培自己信得过的心腹,陆怡也拒绝,解释所有暗卫必须为王爷所用。
  于是他把暗卫和自己的秘密全部交给陆怡,自负地认为哪怕夺了天下守不了天下,他功败垂成之日陆怡也会护他出逃。
  高泓大错特错,他从一开始便没料到陆怡可能早就离开。
  “你和高潜是何时相识的?”高泓强压怒意问道,他已在高潜处得了答案仍不死心。
  陆怡听到那个名字时眼珠动了动:“在识得主人之前。”
  “高潜说是他的算计,用大半生布局算计朕就为了今日,他很得意——你入豫王府是他教的,用四年时间接管暗卫是他教的,那些让朕真正信你的话也是他教的,对吗?”
  陆怡道:“是。”
  “那他没教你杀朕?”
  “知遇之恩总要图报。”
  “知遇之恩?”高泓轻声重复他的言语顿时怒而拍案,“可朕养了你二十四年!哪怕喂狗也喂熟了!你们一个个……贺兰氏叛朕,高氏弃朕,贺兰明月这枚棋子没了尚且不足为患,至今朕胜算在握——陆怡,你!”
  陆怡平静道:“奴辜负主人,不得好死。”
  鬼狱内,这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背景里的哭嚎不止,高泓却觉周遭几乎凝固。
  他背着不忠不仁不义的骂名足足一年,施政未有成效但也从不认为自己会彻头彻尾的失败,可这一刻,在昏暗的囚室外,高泓突然有了山穷水尽之意。
  否则怎会所有人要么背弃了他,要么一开始就从未真心待过他?
  高泓笑了笑:“好啊,好啊……朕的母族,兄弟,奴仆……好啊,你们都是人,朕就不是人吗?!陆怡朕不如告诉你,高潜时日无多,朕今日去看他时已经神志不清,开始说疯话了。你以为他能活多久?”
  陆怡不语,神情极为漠然可被锁住的手掌不自觉地握紧。
  高泓道:“他与朕算是争斗一生,这会儿不知道疯了还是傻了,居然主动提到你。他说你毕竟没犯过大错,要朕念在过往放你一马,朕没同意,可他又说……陆怡,你与他心有灵犀,猜猜他说了什么?”
  陆怡润了下干裂的嘴唇没吭声。
  “他说,‘那是你的统领,既然已经不信,那就把他杀了,否则你日后大祸临头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你觉得朕能听他的吗?”
  陆怡微弱地笑了:“主人……不如听听他的。”
  高泓站起身以靴尖抬起了陆怡的脸,极尽羞辱的姿势逼迫他自下而上地望向自己:“听他?朕……偏不让他如意,朕要好好折磨你们!”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