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8)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茛觿不曾再多考虑,只身上前。绕过屏障,他看到了他。长发在水中自然散开,水珠从上面滑落,蹿入水中,泛起一层涟漪。他低着头,茛觿看不清他的表情,有一瞬,茛觿的心头抽动了一下。 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胸口,刚刚这

茛觿不曾再多考虑,只身上前。绕过屏障,他看到了他。长发在水中自然散开,水珠从上面滑落,蹿入水中,泛起一层涟漪。他低着头,茛觿看不清他的表情,有一瞬,茛觿的心头抽动了一下。

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胸口,刚刚这里,莫名的痛。是烈儿的毒素发作了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烈儿是他的侄子,烈儿出生的时候,茛觿与他一起被下了同心蛊,烈儿痛的时候,茛觿便会痛。他甚至觉得,自己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这颗心,只是维持他生命的器官。

茛觿感知到了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都是痛的。像是炎毒发作了一样的心痛,却又好像不一样。

“你……等……”来不及惊叫,来不及做好准备,他被他和衣拉入水中。

茛觿的身上顿时来了一股凉意。水,并不是温的,冰冷的让人彻骨的凉意由皮肤各处而生,为此,茛觿打了个寒颤。

“冷么,君茛觿。”

茛觿不解的看着坐在他腰上赤裸的他,眼神迷离,“你一直都是用这样……寒冷的水沐浴的么?”

“与你无关。”焱潲压着他,向上扣住他的双手,撇嘴冷笑道。

“你是南国尚书,也是上将军,即便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国家而活着,也许我没有资格,但是我不允许你这样摧残自己。”茛觿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劝道。

“那么你呢,北国即将接任皇帝之位的世子,甘愿弯下腰在我这个南国区区尚书面前受辱,难道你不觉得,不值么?”焱潲眯起他细长的猫眼,伏在茛觿耳边冷嘲道。

“我说过,我只是来……还债。”焱潲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疼得茛觿别过脸去。

“还债?父债子偿么?让自己的儿子来顶罪,你的父亲还真是,博爱啊?”

茛觿无言以对。确实,当年父亲若是没有动身,也便不会有今天他与他的局势,只是现在父亲不在了,也没有人可以为他的行为解释,他这个做儿子的,没理由不去顶替。

“君茛觿,你刚刚说了,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有任何怨言,此话当真?”焱潲挑逗茛觿胸前的衣襟,纤长的身躯覆在他的身上。

“……是。”茛觿是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即便是什么极端的事情,也由着他来。

“那如果我要了你,你会如何?”

他与他?男子与男子之间如何行的了这种男女才会有的事情,茛觿明白只有焱潲所想,就不会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可他相信,焱潲不会。

“你不会。”

“你怎知不会?难不成你想试试?”他早就发过誓,他要寻找各种可以让他痛不欲生的方法折辱他,如今也管不了自己不能与否,男人被男人屈辱,这要是传出去,哪怕君茛觿在外名誉再好,也会毁于一旦。

“虽然你恨我,但是也不至于出卖自己,你还有大好前程,何必在我这里,毁了自己呢。”

他就这么质疑自己的能力么!为什么看到他的眼睛,自己就恨不了心了呢,是因为他是清歌?不,清歌和君茛觿本就是一个人,这里只有君茛觿,没有清歌!

“可恶!”他颤抖着,猛地起身跃出浴盆,披上一件单衣,出了屏风。茛觿输了一口气,庆信自己逃过了一劫,其实他真的很怕焱潲真的动手。他明白焱潲不会轻易放过他,不过茛觿早就将生命清白置之度外,如果焱潲想要,他不会抵抗。

茛觿随后出了浴盆,身上湿漉漉的,伤口的疼痛也似乎加重了一些。焱潲拉过他脖颈铁环上的铁链,锁在他的榻边,让茛觿离不开半步。

“君茛觿,只要我的仇恨还在,你就一天,别想从我的身边逃开。”他的话,是命令,是宿命,他的语气冰冷却带有温度,他终究还是一个,有心的人。

焱潲一分一分的睡沉过去,在茛觿确认他已熟睡后,将手伸至铁环处,用内力震开了铁环。这铁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铁,只是焱潲为了辱他随便找来的,自然一震就断。茛觿轻手轻脚,从窗户翻了出去,希望他今天可以找到一些谷无忧的下落吧。

第一卷:近水楼台(十一)

月,是静的,没人会在意它走向与否,而月也不会在意他人在意可否,不管有风或是无风,都能从这边升起,那边落下。璀星耀着,一闪一闪的好不快活。但是就在这个美好,充满希望的晚上,他一无所获。

在茛觿很小的时候,北国皇族便被谷无忧下了一种唤作炎毒的药。恶毒的是,每每皇室有新人出生,谷无忧就会来投毒,悄无生息,谁也察觉不到,即便是想尽办法捉他,也没有一次是成功的。这世上两种毒药为最极,炎毒之外还有寒毒。这两种毒,只有彼此才能解毒。也就是说,欲要解炎毒,必须从谷无忧手里得到寒毒。

窗户被轻轻推开,再轻轻关上,正好被焱潲发觉,他睁眼想看个究竟。茛觿被铁链锁着,双眼闭着想必在睡着,窗户也是关着的,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兴许是他听错了吧。

天色已经微微泛白,焱潲起来便再也睡不下去了。难不成是自己吵醒了自己?明明听到了开窗的声音,怎么一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

“君茛觿。”焱潲摇了摇他的肩膀,不见回响,又唤了一声。

“恩……”茛觿极力装的像一点,要不是他反应够快,在焱潲睁眼前那么一瞬将铁环套回自己的身上并掩藏好断裂之处,恐怕焱潲早就发现了他。

“你刚刚有没有听见什么?”焱潲低头看他,蹙眉问道。

“没有。”有他也不会说,制造声音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啊!

“没、有?”他逼近几分再一次问道,得到了相同的答案,他开始疑心自己听错了。

“既然如此,君茛觿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焱潲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中布上一层阴翳。茛觿没有理由更没有权利选择,不作答。

焱潲拉住他的锁链,牵着他来到池塘前面。池塘很大,很深,是焱潲府里的人工池塘。到现在为止,茛觿完全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君茛觿,多年以前我丢了一簪子在里面,一直找不到,你要知道,这簪子可是我母亲最喜欢的簪子,我现在只想找到他,如果……”

“我去帮你找。”茛觿已经猜到了,不等焱潲亲生将他推下,自己倒是利落不犹豫就跳下去了。

焱潲在池塘边的一棵树下靠着,带着笑意绕有趣味的看着水中起起落落的茛觿。那簪子很久之前就掉下去了,怎么找都找不到,这池子又大又深,他也没有别的法子,他只想知道,君茛觿面对这样大的池子,会怎么做。茛觿有一丝的担忧,毕竟自己不是那么熟悉水,小时候曾经学过那么一点水上功夫,但现在他不得不为自己忧愁,他怕他游着便会消失在这个地方。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