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5)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那么……茛觿不会有任何怨言。” “你我本不该……有的血缘又何必提起?在我的眼里,你只是,我的债主……” 他只是来还债的,仅是这样而已,是以君茛觿的身份,不是清歌。他的内心,是不是还抱有一点点的逃避,

“那么……茛觿不会有任何怨言。”

“你我本不该……有的血缘又何必提起?在我的眼里,你只是,我的债主……”

他只是来还债的,仅是这样而已,是以君茛觿的身份,不是清歌。他的内心,是不是还抱有一点点的逃避,逃避清歌就是茛觿的事实,所以他下不了狠手。

“就此分手吧。”焱潲开口,率先出了宫门,往府邸的方向归去。

“等一下焱潲!”若醉拦住他的脚步,伸开双手挡住他的去路。

“怎么了?”焱潲微微低头望着比他低了半个头的少年,他的动作让他有一瞬的想笑。

“你抓到他了?”

“我……还没有……”焱潲垂眼,低声道。

“焱潲,抓到人了就马上交给皇上,不要拖到期限到了再交出去。免得自己遭罪听见没?”若醉一本正经,逼得焱潲不得不点头。

“哼哼,这样不就好了,我走了啊。”若醉跑开,回头挥手喊到。

焱潲站在原地,等他消失在人群中,轻叹了一口气。刚刚自己撒了谎,欺骗了若醉。作业一夜未眠,此刻的倦意浓浓容不得他想的太多。

第一卷:近水楼台(五)

焱潲快步回了府中,躺在榻上辗转如何也不得睡去,心里一直挂念着若醉的话。现在君茛觿就在他的手里,不过他还没有想过这么早就把他交出去,皇帝不是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么,两个月之后再交出去也不迟。

“大人?”门外一声娇滴女子的我声音,想必是府内帮忙打理的丫鬟。

“什么。”他淡淡应了一句。

“厨房的妈妈来让我问问大人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不用做了,我不饿。”焱潲坐起,一句话打发走了门外的人。

说到女子,焱潲这才想起前几日皇帝说要给他寻尚书夫人,说是焱潲这个年纪了理当娶妻。其实他本人根本不在意什么夫人不夫人的,若皇帝真的给他选了来,草草做完房事生完孩子就送走,身边多个女人对他没有好处。

“诶……”焉的,他想起了昨日受伤的君茛觿,正好现在闲来无事,去看看他现在到底是一副什么狼狈样。

阿千安排他在偏房住下,焱潲便绕着小路,一路过去。这条小路他可是好久没有前来了。焱潲撇头看向不远处的假山,却发现山脚下有一人头晃动。

焱潲走近,这人是谁?虽说尚书府家大业大,家丁多,但他还是可以记住每一个人的脸,不过,这个人他好像从来没见过。他背对着焱潲,他下意识看向那人的脖颈,上面并没有焱潲的印记。

在尚书府,家丁的脖颈上会打上焱潲的印记,单单一“炎”字,丫鬟则是打在胳膊上。这个人什么都没有,那么他到底是谁。看样子他并没有发觉到焱潲的到来,自己顾着自己在假山下面埋着什么东西。别的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假山后即是尚书府的后门,在此处埋东西,是要做甚?

“你是谁?”

那人听到焱潲的声音身体颤了颤,惊慌的回过头来,正瞧见焱潲眯眼看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尚尚尚……尚书大人。”

焱潲蹙眉,看到他连话都不敢讲,还敢说没鬼?

“你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

“没什么?”焱潲负手,说着要绕到他身后去一看究竟,被那人死死揽住。

“大人!大人莫看……我这是在给家里存钱,不是别的!”

“存钱?”存什么钱,存钱就要用泥土么?这是焱潲迄今听过最好笑的事情。

“不,小的家里穷,想要存一些钱留给家母用,可是怕留在身边怕丢了,于是便前来藏于此地。”

焱潲低头仔细去打量这个人,面相一般,只是那眼,出了奇的大。

“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小白。”

小白?焱潲觉得有必要一定要记住这个人,下次一定得让阿千把印记印上去,免得闹出什么事来。

“去阿千总管那里领二十鞭子,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出现在这里。”

“……是。”

焱潲拂袖离开,他只是没有看到,那个所谓的小白在他离开的背影上,投下了恶狠狠的,不怀好意的阴笑。

第一卷:近水楼台(六)

焱潲还想着去寻阿千,他便自己来了。

“少主回来了?”阿千对他笑了笑。

“恩,阿千,我想问你,小白这人,你可知道?”

“小白?好像有点印象。”

“他的身上没有印记,你去查查他的底细。”焱潲冷道。

“是。”阿千应着,正要问着焱潲往那边去,可又想起这里囚禁的人,轻声笑了:“少主……您是来看君茛觿的么?”

“你……”焱潲听到这句话,拔剑就要夹在阿千的脖子上,“胡说八道!我……我只是来看看他死了没有……”

“少……少主别激动,阿千不说了……”

焱潲这才把剑收回来,清冷淡漠的说了一句:“你去忙吧我进去看看……”

阿千哪敢再多嘴,只是轻轻说了:“少主药还没上呢,汤药也灌不下去。”

阿千见焱潲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冷冷应了声。灌不下去?灌不下去与他何干?若是这样便死了,也是他活该。看着阿千逐渐走远,焱潲轻叹了一口气。偏房就在他的面前,里面躺着的,是他最讨厌的人。可是,他要如何呢……

进去罢,权当是……一个主人对于宠物的关怀。他轻轻推开偏房的门,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浓浓的药味,药草的味道十分浓重。

焱潲望向榻边,那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肩上的伤口已经包扎了,不过还是浅浅的印出一丝丝的血色。若不是他胸膛的隐隐起伏,焱潲甚至会认为他死了。

转身扣上门,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一步一步的走进,将他的苍白尽收眼底,每每多走一步,就多看清他的容颜一分。甚美,如果他是女儿身,是否也算是倾城红颜?焱潲从不觉得自己的相貌不如别人,而站在他的面前,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