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8)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炎卿不必拘束,小角落里冷冷清清难免遭罪,坐到朕身边来吧。”新帝笑着对他说到。 焱潲原本想要拒绝,却听新帝旁边坐着的孤翼侯说到:“皇上还真是待见炎大人,您的温柔与恋爱,都独独被炎大人占有了,让我们这等

“炎卿不必拘束,小角落里冷冷清清难免遭罪,坐到朕身边来吧。”新帝笑着对他说到。

焱潲原本想要拒绝,却听新帝旁边坐着的孤翼侯说到:“皇上还真是待见炎大人,您的温柔与恋爱,都独独被炎大人占有了,让我们这等臣子该何地是从?”

孤翼侯开玩笑的一句话,新帝也没有生气,殿中大臣们继续接话道:“炎尚书出身富家子弟,人品相貌都在众臣子之上,要文得文,要武得武,长得又十分俊俏,堪称南城第一美男子,尔等说说,我们啊,自然是比不过炎尚书了。”

七若醉也在场,听大臣么你一句我一句,看着焱潲的脸越来越黑,不禁一阵好笑。这群朝廷官员,可不是在嘲笑他,而是在巴结他呢。只是这巴结的手段,有些难以理解罢了。

他呡了口酒,启唇道:“你们呀,就别巴结炎尚书了,当心惹得他不高兴。”

众臣都明白,焱潲不高兴,皇帝也就不高兴。这龙颜若是怒了,动不动那可就是掉脑袋。他们的主张大权在新帝手里,新帝的手握不握的紧,还得看焱潲的脸色。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唧唧喳喳说完,焱潲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磨磨蹭蹭站起来,黑着脸走到新帝旁边坐下。

孤翼侯坐在焱潲边上,悠闲地喝酒看舞,不时和身边的几个重臣打打招呼,闲谈闲谈,自在的很。

新帝看大家融入到一块,认真欣赏舞曲,便离了龙椅起身挪到焱潲身边,用只有焱潲听得见的声音问道:“清帝那边有消息吗?”

焱潲无奈地摇摇头,“没有一点进展,甚至……他在哪里,臣都不知道。”

新帝取来酒杯,指了指焱潲的,两人微举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朕一直以为清帝南下游玩只是一个笑话,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清帝是我们南国的大贵客,他一代年轻有为的君王来到这里,那是我们的荣幸,是朕马虎大意,忽略了。如果清帝在南国出事了,对朕而言,自然逃不了关系。炎卿,如果哪天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战役随即就会来,到了那个时候,你要记得自保。”

焱潲十分明白新帝内心的想法,他已经把最好和最差的结果全部都考虑过了,想必应对的办法也已经备好,这个时候还能让焱潲自保,也是难为他了。焱潲听了这话,心里有些小触动,但不是感动。

新帝,那是真喜欢他。到底有多喜欢,谁知道呢。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茛觿的安危。

新帝坐回龙椅,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喝酒看舞。焱潲表面没什么,心里早就急疯了。

“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焱潲喝了点酒,起身对新帝道,得到批准后,他行了个礼,慢慢退下。

经过孤翼侯的桌子时,他顿了顿,嘴角勾起了笑意,不过转瞬即逝。回到府上,焱潲没有急着休息,而是让人备了醒酒汤,待酒意稍稍减淡,将龙帘和阿千叫到了房里。

“明日一早,带上暗器,在炎府大门口等我,我会先去向皇上借点人情,我们,到侯府走一趟。”

所谓人情,就是借点高手,以焱潲的人品,皇帝不会不借。方才路过孤翼侯的小桌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竹清香,是他这半个月来找寻的竹清香,那是他特有的味道……

第四卷:凝血成殇 (十)

次日,焱潲天还没亮就起了,赶在早朝前去见新帝,新帝没问缘由,立马借了二十来人一流高手给他。原本开口是要把宫里所有高手都调出去,焱潲只借了二十几人。

他感回炎府的时候,阿千龙帘已经带好人手在门口等他了。

“阿千龙帘跟我从正门进去,剩余的人,乔装打扮在周围,分散开把侯府包围,一旦有异样,就翻墙进来。此次任务重要,只许胜不许败,明白?”

“明白。”

焱潲没说为什么要去侯府,但是龙帘阿千猜也能猜到,准备积极应战。

到了侯府大门口,表面上只有他们三人,“麻烦进去通传一声,就说炎尚书来拜访。”

门口那侍卫立刻进去通传,他们三人则是被好生请到了待客的正厅。

那侍卫慌慌张张跑去孤翼侯的房间,可没见到人。问了问主管,说是在地牢。

侯府地底下的小地牢,是孤翼侯的私人囚禁地,一般的囚犯还是进不来的。

那侍卫一个牢间一个牢间的找过去,终于在最深处找到了孤翼侯。然而眼前的景象让他的脸从脖子一路红到了耳根。

孤翼侯低头看着怀里快要不省人事的他,问道:“身子极美,难怪炎尚书那家伙不肯放手。就是胸口的那个标记让本侯看了极为不舒服,要不然本侯帮你去掉吧?”

“滚……”

一句有气无力的驱逐令,倒是更加挑起孤翼侯的兴致,他本想继续下去,门口那个侍卫却小声发言了。

“侯……侯爷?方才炎尚书来了,说要拜访拜访。”

孤翼侯斜眼瞪了他一眼,茛觿听到焱潲的名字,眼睛微微挣了挣,无奈上下眼皮打战,眼前的牢笼越来越模糊,晕厥了过去。

“来的这么快?”孤翼侯起身,捡起一边的衣服慢慢穿起来。对着门外的侍卫说道:“看着他,如果他醒了,就找大夫给他看看伤口。还有,这个钥匙给你,是锁链的钥匙,好好保管。”

侍卫胆战心惊地接过那钥匙,点点头,孤翼侯走后,看着茛觿赤着瑟瑟发抖的身体,于心不忍,捡起地上被撕破的衣服给他盖上。

焱潲喝着茶,耐心等着,龙帘阿千无时无刻不关心着周边的人的举动。

“炎尚书这番前来,有何事见教?”孤翼侯大步流星的进来,在主人家的位子上坐下,端起下人送上来的茶。

焱潲面无表情,云淡风轻道:“谈谈政事。”

“哦?不妨说来听听?”孤翼侯绕有趣味的道,只是少了对茛觿才有的微笑。

焱潲道:“皇上昨个宴会上同我谈天,他说他现在烦心事极多,多数都是政事,内政顾不得,就连与北国的交涉也出了问题。”

孤翼侯眼角抽搐了一下,悠悠道:“新帝做事本没有朱帝的利落,再加上年纪还小,内政顾不得那是自然的。那么北国交涉呢?最近北国好像并没有与南国有过什么交涉吧?”

孤翼侯打算,不管焱潲说什么,就全部装作不知道。孤翼侯知道焱潲这次前来就是来要人的,但是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把茛觿交出去的,茛觿现在只属于他。

“有没有过交涉,侯爷不是最清楚么?”焱潲放下杯子,眯着眼看着孤翼侯。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