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6)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新帝仔细听着,觉得颇有道理,可要是着手下查,却没有任何思路,就像无头苍蝇,不知从何查起。 “炎卿觉得,怎样做才是最好?” 焱潲和新帝一样,分析完来龙去脉却没有丝毫头绪,“皇上请务必秘密调查此事,我们,

新帝仔细听着,觉得颇有道理,可要是着手下查,却没有任何思路,就像无头苍蝇,不知从何查起。

“炎卿觉得,怎样做才是最好?”

焱潲和新帝一样,分析完来龙去脉却没有丝毫头绪,“皇上请务必秘密调查此事,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退出政务殿,焱潲觉得脑子乱的厉害,心也慌张,不知所措。那天,茛觿就不应该骗他说是晚上,自己凌晨就跑出去,等自己和那几个高手赶到的时候,整个客栈连个火星子都没有了。人根本不知去向,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茛觿绝对没有死,但也绝对不会是绑架那么简单。

主使觉得,这很好玩吗?拿别人的性命作为筹码?他的目的是什么?钱财?势力?兵力?还是像上一次西周王那样直接要帝玺的?

有这些目的作为前提,主使就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杀掉茛觿。

第四卷:凝血成殇(六)

正月十三,清晨,侯府地牢。

茛觿仇视孤翼侯,“你又想做什么?”

孤翼侯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上了年纪,似乎有些来头。

“放心,现在本侯还不想吻你。”孤翼侯故意说给茛觿听,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混蛋,前日什么也不管上来就乱吻,用什么办法都不能把他拉开。

“这几日本侯见你休息的不好,带了一位催眠师来。”孤翼侯转过身,轻生地对身后那个老人说了几句,意思大概就是让茛觿好好睡上一觉,这几天茛觿只顾着怎么逼处谷无忧的消息,忘了好好休息。

茛觿没有选择的余地,意识渐渐恍惚,脑子也变得昏昏沉沉。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他早早就起了床,跑去了母后的寝殿。

“母后!”他见到母亲美丽动人的样子,迫不及待地扑进她的怀里,嗅着母亲身上美好的芳香。

鸾后蹲下身子,抱住她的孩子,轻轻说道:“茛觿昨晚睡的好不好?”

他笑了,急忙点头:“有的有的!母后说今天要带茛觿皇叔那里看桃花!”

鸾后摸了摸他的头,道:“好,母后这就带你去,不过我们要快去快回,今天晚上还有宫宴呢。”

“君玉姐姐会不会来呢?”君玉,北国公主,鸾后的亲生外甥女,是他最喜欢的皇姐。

“当然会啊。”鸾后牵着他的小手,一步一步走出寝殿。

那个时候的他,还很幼稚,还不能自理。是那时的储君。皇帝很爱这个儿子,据说,为了保护他不受上位之争,就再也没有允许妃子生下后裔。

他看着满眼的桃花,粉嫩粉嫩好生可爱。却不知怎的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问到:“母后,父皇是不是以前无意间把伯伯杀掉了?”

鸾后听到后脸唰得白了,但也没有隐瞒真相:“你父皇他……不是有意的。”

他什么也不懂,看着满树的桃花嘿嘿地笑了:“这桃花真好看,下次我要把焱潲弟弟带来看,告诉他父皇不是故意的。”

鸾后哭笑不得,这样天真的孩子,这样没有污点的孩子,他不会去算计别人,不会去讨厌别人,有过错揽到自己身上,从来不会去伤害别人,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她和皇帝不在了,他要怎么办?

她从腰间取下那枚桃花珠玉佩,弯下腰带在他的腰间,他不解:“这是什么?为什么母后要给我呢?”

鸾后笑笑:“这是桃花玉。可以保佑茛觿平安长大,如果以后母后不在身边,看到它就会想起母后了,就不会害怕了。”

他半懂半不懂地点点头,潜意识里深深记得一定要好好保护这玉佩。

微风拂过,摇摇欲坠的桃花花瓣落了下来,洋洋洒洒的竟然也落了一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的宫宴竟然成为了他最后一天快乐的回忆。

他只记得那天很热闹,宫里很热闹。灯火通明。

他坐在鸾后的身边,看着鸾后身后的丫鬟精心地为她装扮发饰,他想,他的母后一定是天下最美丽最好的母后。他一定要快点长大,保护母后不受到任何伤害,他要母后一辈子都在他的身边!

“茛觿,来,牵着母后的手。”那是他最后一次牵着鸾后的手。

天空星辰很亮很亮,一闪一闪的,十分快活。

在殿里的基本都是皇族家眷家属,见到茛觿都是十分高兴的。这个送礼那个送礼的,茛觿自然也很开心。看到坐在不远处的君玉,他眼前一亮,放开鸾后的手,跑过去坐在君玉的旁边。

第四卷:凝血成殇(七)

“君玉姐姐!”茛觿摸了摸君玉隆起的肚子,兴奋道。

君玉笑着夹来一块糕点塞进茛觿的嘴里,道:“茛觿长高了不少呢。”

他含糊着道:“君玉姐姐要给宝宝取什么名字?”

君玉递过去一杯茶,示意他别噎着,道:“君玉姐姐啊,给小宝宝取了一个和茛觿很像的名字哦,叫做君茛烈。”

“烈儿吗?”他眨巴着眼睛,道。君玉夹过去一块糕点,他接过,咂着嘴说还要。殿里的人其乐融融。没有一丝异样。

他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着火的,只有那恐怖的惨叫生和那肉体被燃烧的兹兹声,吓得他站在原地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君玉……君玉!快带茛觿走!”他听到鸾后痛苦的吼叫声,他想去找母后,他想要在母后身边,他不要离开母后。他还没长大,他还要保护母后呢!可是,周围一片火海,他根本过不去。

火是突然间烧起来的,没有任何前提。首先是殿里的帘子着火,就在人们慌张取水灭火的同时,外面的火烧起,往殿里逐渐蔓延,所有人都被围困。

君玉也慌了,听到鸾后的叫喊,急忙冷静下来,四周望了望,发现了一个还不是烧的很旺的窗户,现在从那窗口逃生还是来得及。急忙拉起他的手,不由分说逃到窗边,将他从窗口送出去后,自己再翻了出来。

“快!从这里逃!”她向里面慌乱的身影们喊,也有人注意到了,往窗口这边赶来,不幸的是,窗子上面的横木突然间倒下,彻底封锁了窗口,回荡在整个皇宫的,是痛苦的鸣。

他脑中一片空白。父皇和母后还在里面,母后还在里面!里面都是火,是火!为什么母后不一起逃出来,为什么!

鸾后的肌肤被烧的碳黑,她用最后一点意识为他祈祷:愿这大火烧去皇上背负的罪恶,保佑她的茛觿平安长大。

“啊……”君玉出了状况,他急忙回头,看到的是从君玉裙摆下面溢出的大片大片的血。他的第一反应是君玉要生产了,第二个反应就是去找太医。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