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4)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本侯自小生存在侯府,对于谷无忧的事多多少少有了解。清帝是贵客,站在这里也不方便说话,不如随本侯去正殿里说?” 茛觽知道,在这里跟他说话那就是费口舌,不如随了他的愿照他的做,免得走歪路。 “你最好不要

“本侯自小生存在侯府,对于谷无忧的事多多少少有了解。清帝是贵客,站在这里也不方便说话,不如随本侯去正殿里说?”

茛觽知道,在这里跟他说话那就是费口舌,不如随了他的愿照他的做,免得走歪路。

“你最好不要耍花样。”茛觽低声警告,随后跟随进了正殿。

第四卷:凝血成殇(二)

孤翼侯一脸笑容依旧,进了正殿后亲自搬来椅子让茛觽坐下,客气得很。

“快说,不要磨磨蹭蹭。”茛觽看他一副还不准备说的样子,已经不耐烦。

这个人,明显就是在拖延时间!

孤翼侯在茛觽对面坐下,慢条斯理道:“清帝别急啊,时间有的是,我们可以慢慢谈。”

谁要和你慢慢谈啊!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悠闲?没事随便玩玩还制造出几个命案,吃饱了撑得这个混蛋!

茛觽咬牙,“你到底想怎样?”

孤翼侯抬起眼帘认真看着茛觽的脸,道:“说了啊,就是得到你这么简单。”

“你喜欢我?”茛觽忍住心里的不畅快,尽量控制情绪。

孤翼侯点头,绕有趣味的看着他惊讶而又愤怒的眼睛。

“你别忘了,我是男的。”茛觽冷淡道。

孤翼侯不以为然,“炎尚书也是男的啊。”

茛觽微怔。炎焱潲是男的是个人都知道吧?不过,茛觽听的出来这句话的浅层意思,孤翼侯想要表达的莫过于为什么炎焱潲可以而他不行,再退一步讲,就是炎焱潲喜欢他。

茛觽听完后打心底的有点想发笑,他确实和焱潲打过赌不错,他确实和焱潲有过交情不错,他确实和焱潲有过一夜欢爱那也不错,都是事实。但是事实就是,焱潲绝对不会真心诚意的喜欢他,他也不会选择去喜欢焱潲哪怕只是一瞬间的时间。

他们生来就是敌人,世世代代背负着血债,每一脚踩下去那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脚印,这一辈做的不好,下一辈来补偿。生是这样,死了入土了也不得安生。谈什么喜欢,情啊爱啊都是荒谬之谈!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去和焱潲打赌,因为他知道,这盘赌局,焱潲必输。

“我和炎焱潲没有任何关系。”茛觽说的云淡风轻,没有一丝压力:“我对他,没有感情。”

孤翼侯笑的更欢,而这笑容在茛觽眼里却是那么刺眼。

“清帝言重了。就算清帝与炎尚书有关系,仇恨也好,情丝也好,都不必向本侯说明。当下清帝说对炎尚书没有关系也没有感情,真是让本侯受宠若惊。这是不是就说明了,清帝准备归顺于我?”

茛觽突然发现,对这个人说什么也说不进去,说什么都会被误解成另外一个意思,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这个人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上一次被“请”来,孤翼侯也算客气,什么也没做就放他走了,茛觽对他也算没留下太差的印象,如今一见,孤翼侯在茛觽心中的形象算是退了几百层。

“我只想知道,谷无忧现在身在何处。”

“清帝急什么,现在才来侯府半天不到,不如陪陪主人家喝杯茶?”

------

正月初二,正午,炎府。

焱潲一个恼怒,摔了桌上的杯子。

“不是派了高手保护的么?怎么人还不见了?!我养他们都是白养了!”

阿千把头低的更低:“是属下分配不周。”

“给我查,必须把人给我找出来!”

正月初四,清晨,炎府。

“有消息?”焱潲冷眼看着推门而入的龙帘。

“没有。不过尚书请放心,主公有办法自保。”

正月初七,正午,炎府。

“少主,调查过了,那日凌晨小白似乎就已经不在府上。”

“你怀疑是小白?”焱潲问。这还真的是养了条老虎在身边啊。

“是的,他行为可疑,来路不明。”

“去查清楚。”

焱潲扶额,清歌啊清歌,你可千万别出事。

第四卷:凝血成殇(三)

茛觿淡然看着摆了满满一桌的饭菜,心中起了厌烦之意。

这茶也喝过了,话也说过了,住也住过了,孤翼侯还完全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这如今都七天了,他还想玩到什么时候?

茛觿干脆拒绝用食,这很快传到了孤翼侯耳朵里,果然,没过多久亲自来了。

孤翼侯在茛觿对面坐下,柔声道:“本侯听说清帝不愿意吃饭,不知道清帝又想要耍什么花招?”

茛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语气极冷:“你这般软禁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孤翼侯笑笑:“以清帝的聪明才智应该不会不明白。目的本侯早就说了,如果清帝要是愿意顺随本侯,本侯也不会那么大费周章。为今之计就是,好好吃饭,不然,拿什么跟本侯周旋?”

茛觿懒得跟他争辩,开门见山:“直说吧,怎样才会放我走。”

他听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像听到三岁娃娃的梦语一般,“除非,你能够让我放心到赶你也赶不走,那个时候,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茛觿看不起孤翼侯的人格,他总是用不同的话来表达一个意思,这种话无疑想要表达的就是想要他,却用各种话来阐述,用各种甜言蜜语已经够了!这对于茛觿就是一种折磨。就像孤翼侯说的,茛觿,永远也走不出侯府的大门。

“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关于谷无忧的事情?”这几天面对孤翼侯,茛觿忍耐的限度大大提高,这个时候他可以假装得很镇定。

“到了你离开的那天,我自然会告诉你。”

前提是,让他爱上孤翼侯?代价是,让他和孤翼侯做龌龊之事?

他一代清帝会蠢到做那样的事,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你们北国皇族不是一向追求自保的么?前几日不服,那是有骨气,有毅力,有勇气,而现在不服,那就是愚蠢。清帝,真正到了不能自保的时候,还是需要牺牲一些东西的。”孤翼侯妩媚的笑着,伸手抬起茛觿的下巴,凑上去在耳边说道。

茛觿双手向前推开他,怒视:“屈不屈服那是我的事情,你来顾及我的感受那是多管闲事。骨气毅力勇气,不是你可以在嘴边说说的!你要我陪你喝茶,我喝了,你要我暂住几天,我住了。一切我可以做到的我都按照你希望的去做,到现在,你还想怎样?”

孤翼侯歪头,“有一件事情你没做到,”他故意停顿了一会,继续道:“从、了、我。”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