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3)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店家哪敢怠慢,急忙点头:“妥的妥的,我给主人家备了一间最好的,清帝都没这么好的呢。听说今天清帝要来,也不知道真假所以早早就开店了。” 茛觽眼皮都没抬一下就知道他说的是他和焱潲住过的那件。这点家明显没搞

店家哪敢怠慢,急忙点头:“妥的妥的,我给主人家备了一间最好的,清帝都没这么好的呢。听说今天清帝要来,也不知道真假所以早早就开店了。”

茛觽眼皮都没抬一下就知道他说的是他和焱潲住过的那件。这点家明显没搞清楚茛觽与焱潲的关系,完全不知道就把他们之前住的那件房间开出来了,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住过那件房间。

茛觽跟着龙帘后面进了店内,与店家擦身而过的时候停了停,伏在店家耳边道:“告诉你的员工,如果不想死,就马上离开这里。”

店家听了脸色立马就白了,他还来不及问清楚缘由,茛觽房间的门已经关上。

“主公何必要有意让他们躲开呢。”龙帘打开窗户,提了茶壶沏了杯茶。

茛觽在桌边坐下,接过龙帘递过来的茶杯,“他们是局外人,无端被卷进来不好。何况我要找的是那个幕后黑手,不是要杀人的。”茛觽瞟了一眼站在边上侍候的龙帘道:“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你按计划来。”

龙帘点头:“请主公务必一切小心。”

茛觽没回答,龙帘转身出去了。龙帘的性子茛觽怎么会不知道,有威胁到茛觽生命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所以他不可能会真正放火,不过还好他另外有法子。既然臣子不可以,那么就让他亲自动手。

他从袖子里取出了火折子。

熊熊烈火如期而来,在店外守着的龙帘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怎么、怎么可能!他明明没有放火!明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起火了呢?这么短时间内居然烧的这么大!难道是主公他自己……

龙帘心里大叫不妙,想要冲进去救茛觽,却被迎面而来的大火逼退了回来。

茛觽淡定自若地坐在房间里面,将茶杯放下。听着门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房柱燃烧断裂的声音。为了不让龙帘妨碍,他故意撒了一些硫磺粉让火在瞬间烧的更大。

他现在很想知道,那个幕后黑手是谁,到底是不是谷无忧。

有人破门而入,茛觽达到目的般满意的笑着抬头,可看到那张脸之后,那笑容却硬生生的僵住。瞳孔猛的缩小,怎么会是他?他料到那个人不会亲自出现,可万万没想到会是他在炎府日日都碰到的人。

身处火海中的那人,盯着茛觽的眼睛。

那人是……小白!

第四卷:凝血成殇(一)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周围的摆饰都不是他房间的样子。茛觽睁开眼睛,极力的想要回想起前一天的事情。

对了,事情是这样。那天计划正常实行,正当他觉得计划快要成功的时候,小白出现了。小白的出现,让他一步一步计划好的全部崩塌。在那之前,茛觽猜想过会出现的每一种人物,可偏偏就是没有料到他。小白原本在府上的身份就是不明确的,身上也没有炎府的印身标记,来路不明。来的人是他也就算了,小白的武功还极高,不在茛觽之下,茛觽根本不能拿他怎样,再加上手上有伤握不准剑柄,到最后一个不留意从后面被打昏了。而且用一种龙帘察觉不到的办法把他带走了。

真是狼狈。茛觽心里不爽,自己一直在暗算别人,没想到有一天把自己也暗算了,来了这么一个谁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

他打量这件屋子,屋子很宽大,摆设也是好的,只不过有些陈旧,没有长期居住的痕迹,看来是客房。

茛觽下榻,来到门前,为今之计,只有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推开门,他谨慎的迈出一步,不过隐藏在小院深处的死士们都不是吃白饭的,听到一点点声响立马围了上来。

茛觽蹙眉看着围上来一圈的身着轻质戎甲的死士,有些头疼。他讨厌这样被围攻的感觉。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茛觽迅速抽出腰间佩戴的落迹剑。

那帮人北邮一哄而上,而是有训练顺序般的一批一批上。茛觽一面挡着他们袭来犹如棉花般的攻击,一边寻思,这一帮人,婆婆妈妈不一起上家伙,下手跟打棉花一样,明明就是收人指示不得伤到他。

茛觽接力一跃而起,从上俯冲而下,正直直向一死士灵台砍去,被那人躲开。

身手是好身手,就是放水。在他面前放水,就是看不起他。他揪住一人后领,脚下用力向他的腿弯踢去,在死士跪倒的一瞬间,将剑狠狠从背后刺入。前前后后一共杀了七八个死士,瞬间院子里一片血红。

剩下的那几个站在原地有些犹豫,不敢轻举妄动。

茛觽一副厌烦的表情,道:“你们的主子是谁?躲躲藏藏算什么真本事?”

说完准备继续动手砍人,忽然听到有人说:“清帝稍安勿躁。早就听说清帝与之前完全不同了,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茛觽往声源处看去,进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的似曾相识的脸。

“孤翼侯?”茛觽诱惑,孤翼侯不是南国重臣么?难道制造那么多命案的是他?

孤翼侯挥了挥手,活着的死士尽数退下。

“难为清帝还能记得我。本侯不甚荣幸。”孤翼侯在茛觽面前停下,勾唇笑道。

茛觽一脸嫉恶如仇:“你才是案件真正的元凶?”

孤翼侯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笑的春光灿烂:“清帝难得来一次侯府,可有不适应的地方。”

茛觽冷笑,“难得?这次来侯府还得多亏侯爷拜赐,我记得,上一次来侯府也是侯爷亲自动手的?”

孤翼侯怂怂肩,绕到茛觽身后,双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道:“那个时候,清帝还不是清帝,还没有现在那样桀骜不驯。”

“你什么目的。”茛觽听不惯孤翼侯的柔声细语,听了觉得耳朵痒。

孤翼侯摇摇头,“没什么目的啊,就是想要请你来府上,想要……得到你!”

得到他?如何得到?别忘了他们两个可都是男人!又是这种听了让人发指的苟且之事!断袖之癖茛觽此生最看不起,也最避讳。

“敢情侯爷做这么多都是为了找到我?引起我的注意?”茛觽忍住心底的狂躁,压低声音道。

孤翼侯若无其事:“如果清帝自己来让我得到,我也不会做这么多了。”

茛觽终于忍受不住,推开他搭在肩上的手,“无耻!难道那不是人命么?你说的话,每一句都让我感到无比恶心!”

孤翼侯道:“恶不恶心那是另外一回事,难道不清帝就不想知道如何才能找到谷无忧?”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在茛觽头顶炸开,他冷静下来。既然来了,就好好弄个明白,找到谷无忧是最主要的,“你知道谷无忧下落?”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