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2)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茛觽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快步回房。焱潲定定地看着茛觽关上的房门,眼里秋波泛起。 苏月在五步之外看着这一幕,心里觉得奇怪。他老觉得,焱潲哥哥好像很在乎那位堂哥。 “焱潲哥哥?你是在……看什么?”苏月拉了拉

茛觽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快步回房。焱潲定定地看着茛觽关上的房门,眼里秋波泛起。

苏月在五步之外看着这一幕,心里觉得奇怪。他老觉得,焱潲哥哥好像很在乎那位堂哥。

“焱潲哥哥?你是在……看什么?”苏月拉了拉他的衣袖,问道。

焱潲回神,“没什么。”

“他真的是你的堂哥?我怎么老觉得你们关系不一般,上次陪我在街上的时候也一样,心不在焉的。”苏月抛出疑问。

焱潲解释道:“他是我的堂哥,但是不是亲生的。”

焱潲设想,如果真是亲生的,就不会有这么多是是非非的破事了,他也不可能费尽心思的想要和他扯上关系,想要他记住他。

可偏偏这就是事实,他们两个被冠上堂兄堂弟的关系,实际上却什么血缘也没有。

苏月拉住焱潲的手继续道:“可我总觉得,那个人不太会待见我……算啦,焱潲哥哥啊我们今天一起守岁吧?”

“抱歉,我今天要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守岁。不能陪你。”焱潲推开苏月拉住他的手,双手搭住她的双肩,柔声道。

苏月瞪着大眼睛,眼里流露出委屈,略带失望与哭腔吼道:“焱潲哥哥你怎么这样!我推脱父亲跑来跟你一起守岁,你却和别的人一起!那个人是谁?她比我漂亮比我有气势?所以你就怕不要我了!?”

焱潲冷静地看着她在眼里打转的泪水,想要解释,却遭到了一声吼:“那个人是谁?我不相信她会比我还要甜美!”

苏月见焱潲迟迟不说话,情绪在一瞬间爆发,胸脯上下大幅度起伏,大声哭了出来,转身跑开了。

苏月永远也不会想到,那个传说中比她更加甜美的人,就是茛觽。

第三卷:清风染思(二十三)

夜幕降临,天空不时冲上几朵烟花,绚烂的不成样子。

龙帘敲了敲茛觽的房门,“主公,可以用年夜饭了。”

不多时,门被打开,茛觽一身清爽站在龙帘面前,道:“走吧,莫要让人等急了。”

龙帘点头,跟在他的后面,主仆一前一后进了炎府的正厅。中央摆了一张大桌,桌上热气腾腾,各种佳肴,每一盘做的都极为精妙,无论是装饰还是事物,颜色搭配的恰到好处,给人赏心悦目之感。桌子正对门的地方,焱潲端正坐着,看到茛觽笑了笑。

茛觽见这桌边就他一人,疑惑道:“你的未婚妻呢。”

焱潲愣了愣:“她回去了,还有,现在她不是我的未婚妻了。还是说……你很希望我娶她?”

茛觽在焱潲对面坐下,捡了筷子道:“男欢女爱,传宗接代,很正常。”

他沉默,对的,他早晚要成亲,早晚都要传宗接代,早晚都要……男欢女爱。

“可若是我不想同女子成亲呢。”

“不可能,总会遇到她的。”若是不想,那便孤独一生,此生无妻无子。

焱潲哑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阿千龙帘分别上千给他们俩倒酒,焱潲乘机说道,“两个人一起吃饭未免太过冷清,不如,你们两个也坐下一起吧。”

龙帘阿千面面相觑,异口同声:“不可,失了礼仪。”

茛觽默默提起酒杯,点头呡了一口,等着看焱潲反应。

“哦?那天门口偷听难道就不是失了礼仪?”焱潲勾唇坏笑。

阿千龙帘茛觽三个人同时怔住。阿千龙帘觉得被茛觽发觉已经够丢脸够尴尬了的,如今又来一个焱潲……茛觽则是赞叹焱潲的警觉度,那天他根本没有迈出房门一步,便已知晓门口有人偷听,而且知道是谁,这样的警觉人士只怕这世上所剩无几。

“那个……那个我们刚好路过!”阿千结巴解释到了根本不可信的程度。

“那就坐下。”焱潲笑腼如花,谁也不知道他心底打的什么算盘。

茛觽看在眼里,什么也么说,慢条斯理吃着自己的。那两个坐下之后,光顾着自己一个劲低头扒饭,不管什么食物,低头什么也不管就往自己碗里夹,就知道瞎吃。

茛觽也有饱意,喝完酒后脸上有些泛红,正欲起身,却听焱潲说道:“今天晚上府里放烟花,一起吧。”

茛觽平视着焱潲,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当然阿千龙帘非常有幸的也跟去了,那是为了保护主子。其实凭借他们两个的能力武功完全可以自保,不需要任何随从,只是从小便习惯了,也不抗拒了。

天空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声,还有一朵接着一朵绽放的烟花,映入茛觽眼里。炎府出来的烟花似乎比旁边的那些要更大更亮。因为这里是炎府,皇帝的宠臣住所。天空亮了暗,暗了亮,闪的人们越发得兴奋。焱潲侧头看着茛觽侧脸,那张被烟花光亮照的有些苍白的脸上,竟然泛着一丝绯红,眼里映着漫天的烟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眼里,那些烟花不那么绚烂,黯淡了不少。

“你不喜欢么。”

“……”茛觽不说话,焱潲便当他默认。

“计划什么时候实行?”

“明天。”

“早上?”

“晚上。”其实不是晚上也不是早上,而是凌晨天空未吐白时。南国人,特别是南国年老百姓,尤其喜欢凌晨天快亮时起来去上香,无名客栈周围分布的寺庙祠堂多,不怕吸引不了人。

“万事小心,我会在外面接应。”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成败在此一举。”

第三卷:清风染思(二十四)

茛觽一夜未眠,天还没亮就带着龙帘出门了,动静很小没人听见。

两个人一路无语,径直去往无名客栈。龙帘一路想着各种办法,如果茛觽失误不能逃出火海或者没有找到该找到的人,该怎么做。但是如果,茛觽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绝对不会苟活。

前几天为了这计划他们做足了准备,对外宣称是清帝要来。

无名客栈的牌头挂着有些年头,上面有些雨水冲刷的痕迹,斑斑驳驳。

“这不是上次来的贵客么?怎么今日有空来这小地方了?”那店家刚刚开了店门,注意到门口有人一见是茛觽,乐的不得了,只是不知道是真的乐,还是乐他的钱。

目光一偏转,店家看到了龙帘那张脸,突然间明白了什么:“难道您就是……那位买下客栈的客人?”

茛觽不可置否,龙帘上前道:“不得无礼。上次让你备的房间可办妥了?”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