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1)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茛觿垂下眼帘,不紧不慢道:“我的目的,只是为了逼出黑手。可以付出任何牺牲。” “连命都可以?”龙帘反问。茛觿的性情他一向知道,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付出金钱,人力,甚至牺牲他人的生命。可见到他这么拼命他还

茛觿垂下眼帘,不紧不慢道:“我的目的,只是为了逼出黑手。可以付出任何牺牲。”

“连命都可以?”龙帘反问。茛觿的性情他一向知道,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付出金钱,人力,甚至牺牲他人的生命。可见到他这么拼命他还是头一次。

茛觿嘴角挂上轻浮:“你觉得我会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主公身份尊贵,不得不担忧。”龙帘蹙眉道。

茛觿冷笑,很好,起码这能证明,龙帘他是认真的。当初看中龙帘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看中他的忠心。到今天算是再一次验证。

前几天看到他与阿千一同偷听,有种想要撮合他们的感觉。老觉得,阿千龙帘挺相配的。

相配?

茛觿一向不喜欢断袖之癖,不过这种事如果花在龙帘阿千身上,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

茛觿想到这里不由得恶作剧般地笑了:“呐,我说,龙帘你对阿千……到底是什么感觉的?”

龙帘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如何保护茛觿,根本没有心思思考茛觿的问题,“主公觉得这好玩?”

他转过身看着龙帘充满担忧的脸,道:“不,只是想问问。如果喜欢,撮合了也是一桩美事。”

“再大的事也没有主公的安慰重要。”于是,龙帘非常不和礼数的退下了,没有经过茛觿的同意。

生主子的气是他不对,但是为了茛觿的安危,他怎么也要抗议一次。

第三卷:清风染思(二十一)

原计划定在十二月二十八日,除夕夜的前两天。可不巧的是那天却下起了大雪。原本是等雪停了再实行,可这雪宁是纷纷扬扬下了两天,没办法只能等年后再实行。

焱潲转头看着茛觿的侧脸,问道:“除夕夜你不回去会不会……”

茛觿看着面前几个下人忙的不可开交,一会贴对联,一会准备年夜饭,一会又说哪里坏了要找工匠修补,眼前乱成一片,焱潲的话却一字不差的全都听进耳里。

“现在北国我做主,规矩我说了算。”

焱潲不以为然:“你不回去陪烈儿么,让他一个人在宫里?”

茛觿摇头,一脸愁容:“我只求他能快乐,我在不在身边无所谓,对他也不会造成影响。如今烈儿一天一天长大,体内炎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随时随地可能都会……”茛觿不忍心说下去,转移了话题:“所以我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找到谷无忧找到解药的机会。”

焱潲默。可能对于烈儿来说,茛觿确实是一个好舅舅的吧?超前一点,可能就把他当做父亲了。

父亲……焱潲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以前父亲对待自己,也是极好的,他不只一次的想,父亲是世界上最好最英勇的人,他要一辈子都在父亲身边。可现在仇家就在眼前,他却一点也恨不起来。

焱潲转悲为喜:“看来今年除夕,你只能和我一道了。”

茛觿点头表示同意:“过了年,我就真的到了二十了。焱潲也有十九了吧。”

焱潲点头。十九的年纪不能说是大,在朝廷里是最年轻的一辈。支持他十九岁就能做上尚书之位的,除了皇帝的器重,还有父亲一半的功绩。

“如果令尊还在的话,见到儿子年轻有为,会很高兴。”茛觿道。

其实焱潲早就知道,茛觿是有意提起他的父亲,为的就是激起他内心埋藏了的仇恨。可是这份必须要用血肉来偿还的感情,焱潲是再也不想回忆起来了。

茛觿继续:“你不该与我走的这么近,你就不怕,我算计你?”

焱潲苦笑:“你会?”

茛觿没有否定:“关键时候,我会。”

焱潲不作答,关键时刻?现在难道不就是关键时刻?如果不成功,那就是一条命。

两个人彼此沉默,直到阿千来:“少主,方才皇上宫里来人说请少主一同守岁。”

焱潲回绝:“说过了今年我们在府里过,你去告诉皇上,就说我身体抱恙,去不了。”

阿千点头,接着又问要不要准备烟花之类,焱潲点头说好。

正值化雪日,是格外冷的,焱潲看茛觿穿的单薄,命人去取了加绒的披风来。

“天冷。”焱潲展开披风,披在茛觿肩头,双手绕到他腰间帮他系好,不料碰掉了他挂在腰间的珠玉佩。最主要的,掉在地上还碎了。

茛觿波澜不惊,盯着地上碎得七零八落的玉佩,施施然道:“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独一无二的玉佩。价值不斐。”

第三卷:清风染思(二十二)

焱潲听言,干笑两声,低头看了看那破碎的桃花玉,尴尬道:“很重要?”

茛觽点头,“很重要。”

焱潲思量着等下吩咐阿千想办法去重新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来还给他,不过这桃花玉听上去就十分罕见,别说做成一模一样的了。

北国的桃花玉,是几种特殊珍贵的玉石溶于火混合在一起打造的,由于外表晶莹透亮,颜色粉嫩美丽,恰似刚刚盛开的桃花一样,故称作桃花玉。由于工程繁杂,制作材料昂贵,制作时间长,所以桃花玉只为北国君家皇族打造,十分稀有,价格也不是一般富豪可以支付的起。

“我看,把炎府卖掉可能可以买回一块一模一样的。”茛觽猜出了焱潲的心思,在一边吹冷风道。

焱潲呆了,虽然说有钱,但是听茛觽这么一说,到像是贫民窟出来的百姓。“现在北国很富有这我知道,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清帝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百姓的生产值超出原来的几倍呢?”

焱潲有意转移话题,却招来了一小段时间的沉默,很显然,茛觽拒绝回答这问题。

院子里依旧下人来来往往,该忙的还是忙,一刻也不得闲。半个下午过去,雪化的差不多了,地上一片一片的湿。下人们什么话也不说,两个主事也什么都不讲,整个府邸格外的寂静。

突然,一声甜美尖锐的女声打破寂静:“焱潲哥哥!”

茛觽焱潲同时往门口看去,看到了一位身着粉色石榴裙,头梳珠帘包子头,面容俊俏的少女。

是苏月。茛觽一见到她眉头都皱了,低低说了声先回房了转身欲走。焱潲听着不悦,茛觽这样分明就是要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回身抓住茛觽的手腕,正好抓住了还未痊愈的伤口,一层一层凸起的纱布刺激着焱潲的手掌,他急忙放手,“对不起我没注意。”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