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40)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然后幕后指控者就一定会……” 茛觽点头:“不错。不过幕后指使者不可能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笨。来的人,肯定不会是他本人。而且,区区清帝不可能引得他的注意,但是如果有人冒充那就不一定了。他这么做,肯定是有

“然后幕后指控者就一定会……”

茛觽点头:“不错。不过幕后指使者不可能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笨。来的人,肯定不会是他本人。而且,区区清帝不可能引得他的注意,但是如果有人冒充那就不一定了。他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这个时候如果听到有人冒充他们继续制造焚尸案件的话,我就不信他们会无动于衷。”

茛觽坚信,任何人听到自己精心计划的功亏一篑,不会没有任何的动作。那天,只要往无名客栈放一把大火,再加上之前的舆论准备,再怎么失败也一定会有收获。

焱潲脸色变了变:“你那是把自己当成诱饵。你别忘了你还有伤!”

茛觽听了全当没听见,“我这种人,死了也便死了,葬入皇陵也不会有人想着去纪念,生死对于我来说,早就已经无所谓了。”他瞄了一眼焱潲脸上精彩的表情,嘲笑道:“放心吧。堂堂清帝不会那么快死的,更何况,还有你在呢。”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九)

茛觿看着焱潲脸上短时间内变换了上十种的表情,心里淡淡的。

不错,买下无名客栈,宣称清帝到访是个幌子,要引蛇出洞才是真目的。尽管把自己关在无名客栈里做人质还有被烧死的危险,不过,只要是能够找到谷无忧的办法,他都愿意一试。上次城门上遇到那两黑衣人,身体上都刻有“谷”字,出于他个人高度的警觉,他感觉,这场无理取闹的焚尸案件,多多少少都可能与谷无忧有关系。

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抓到谷无忧的机会!

焱潲沉默了一会,脸色悄悄放缓,“我会派高手保护你。”

茛觿摇头,“不必。龙帘无论在南国还是北国都称的上是顶尖高手,我有他就可以了。更何况,炎尚书若真如此也未必太兴师动众,为我这么一个对于南国来说来路不明的人来说,难免会有流言蜚语。”

“可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是清帝,何必委屈?”焱潲反问。

茛觿面无表情,淡然道:“既然我有意隐瞒身份,定是为了不引起慌乱,这样更有利于查案。”

想来也是有道理。不过焱潲还是不够放心,毕竟茛觿是清帝,出了什么是谁也担当不起,南北战役难免再次爆发。再者,如果他出事了,他们的赌约谁去履行?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焱潲嘴上说是答应了,心里怎么想谁知道呢?这年头口是心非的人多了去了。

茛觿起身,将茶杯摆回原来的样子,道:“茶不错。”

说完转身走了。打开门的一瞬间,茛觿愣了,立马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静静把门扣上了。

“偷听?”茛觿哭笑不得地看着装作正在庭院赏花的龙帘阿千。

他们两个听到茛觿在背后说的话不由得一僵,干笑了两声:“主公往哪里想啊!我们只是来赏花!”

阿千附和道:“没错,少爷别多想。”

茛觿有心试探:“好吧。今日我有些想吃桂花糕,城门无名客栈的桂花糕确实挺让人回味的,不如阿千走一趟?”

阿千想也没想:“少爷直接让店家送来不就好了,您不是把那什么客栈买下来了么,现在那客栈可是少爷做东。”

茛觿听言笑了。这种事情他还没告诉龙帘呢,龙帘也还没得到命令买下客栈,想吃桂花糕是假,不过用桂花糕来套话,也是极好的。

龙帘听出了阿千的话已经暴露,对着他的头就是一个暴栗。阿千也反应过来,急忙抬头看向茛觿的脸色。那边茛觿笑的恰到好处,美的不成样子。

茛觿道:“仅此一次。”准备回房,又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道:“等等如果炎焱潲叫我用膳,就说我没有胃口。”

阿千在一边忙点头,等茛觿门内传来扣门声时才放下心。回头就看见龙帘用一脸“你是笨蛋”的眼神看他。

“不能怪我,少爷他套我话!”阿千一脸无辜,没想到龙帘也没怎么在意。

“注意到了么,主公刚才在开玩笑,而且还……笑了。”

这是龙帘头一次看到茛觿在下人面前耍嘴皮,而且还出乎意料的……笑了。看来这尚书府风水挺好,和主公的八字很和,不然这主公也不会在这异国他乡笑的那么灿烂。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喜事?

龙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反正今天看到主公笑了,肯定是心里高兴了。

第三卷:清风染思(二十)

过了几天,龙帘按照茛觹的说法,去把城门那边的无名客栈买下来了。那店家原本不愿意,见龙帘掏出几大沓银票,够他子孙三代挥霍一辈子的了,才欣欣然答应下来。龙帘这才明白,对付这些百姓,有钱就可以。

“从今以后,这客栈我家主子做东。”龙帘见店家满意的收下钱,乐呵呵的笑的开心,提醒道。

店家哪敢怠慢,急忙道:“必须的必须的。”

“过两天我家主子可能回来,收拾好最好的房间候着。”龙帘一丝不苟的吩咐道。

一切都打点完毕后,龙帘早早回了府,来到茛觹房间禀告。

“办妥了?”茛觹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手里的书,语气里听不出他的喜怒。

“是。”

“做得好。”茛觹淡淡赞赏了一句,轻轻将书放下。起身扶起半跪在地上的龙帘,道:“以后你我君臣之间不必行礼。”

龙帘低着头,低声道:“主公,这样会失了礼仪。”

茛觹斜眼看着他:“在北国除了烈儿就属你最贴近我,不必拘束。”他转身将搁在桌上的书拿起,放回书柜中,“况且,按照我对你的理解……你应该不会背叛我。”

是,龙帘永远也不会背叛清帝,永远也不会。龙帘自小生活在茛觹身边,两个人也算是亲了。二人关系也是不简单,就差封侯就真成兄弟了。奈何茛觹性情清冷,更是放不下架子来认龙帘为兄弟,更何况茛觹是君主,与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结拜也不和常理。

“那么,主公真的要按照那天与炎大人说的那样做?”龙帘还是对那天听到的东西耿耿于怀。

茛觹点头,“不错。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到其他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只怪自己太笨。”

“主公过谦了。”龙帘道:“计策是好计策。不过,主公的安危,作为臣下龙帘不得不担忧。血溶于水,铁融于火,殿下也是血肉做的,在火海中,怕是受不了。”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