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39)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路上三三两两遇见各朝中大臣,都行了王侯礼,都以为他是难得一次心情好来上早朝的。没想到却往皇帝批阅奏折的昭阳殿走。 “焱潲?”一衣冠有序的男子见到走在前面的焱潲,欣喜叫道。 焱潲回头,见来人是若醉,笑了

路上三三两两遇见各朝中大臣,都行了王侯礼,都以为他是难得一次心情好来上早朝的。没想到却往皇帝批阅奏折的昭阳殿走。

“焱潲?”一衣冠有序的男子见到走在前面的焱潲,欣喜叫道。

焱潲回头,见来人是若醉,笑了笑。

“今天难得有兴致来宫里一趟?”若醉一见焱潲没穿官服就知道,他不是来上朝的,“这次来是找陛下?”

焱潲点头:“有些事想要询问。”

若醉道:“可是关于北国焚尸案件?”

焱潲道:“有点关键。”

若醉明白,点头道:“可是现在皇上正要上朝呢,来这么早也不怕等?”

焱潲失笑,“我们朝廷上做事的人,那是什么都怕就不怕等。”

若醉暗想,确实是这样,不过对于焱潲就不同了,皇帝宠他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哪怕是焱潲一来,宫里头管事的太监便好茶奉着,好生待着,哪敢让他晒到一点太阳?

“话说回来,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改日来我府上,我们不醉不归。”若醉有些抱怨地说道。

焱潲点头:“你我生死之交,以后喝酒的机会还少么?倒是你,别整天想着喝酒,喝多了都是无益的。”

若醉装作不屑地切了一声,笑着往大殿那边赶。焱潲也知怕迟了,赶去昭阳殿。果然如若醉猜的那样,那里的掌事公公巴巴地一会是茶一会是点心,都被焱潲婉言拒绝。执意要在外面等候,想那公公也是难办,难逃皇帝一顿责备。

果然,新帝一看到焱潲现在太阳底下晒着就是一顿火,“怎么回事?怎么让炎尚书在这儿?朕看你是多了个脑袋不想要了是吧?”

焱潲解围,“陛下稍安勿躁,是臣自己要在这等,不能怪他。”

新帝听言解释,哼了一声,领着焱潲进了殿。那太监吓得两腿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爱卿这次来所谓何事?”新帝难掩久不见焱潲的欣喜,坐在龙椅上问道。

焱潲谢过新帝,坐在宫人搬来的椅子上,道:“臣这次来,是想问问陛下关于秘术师的事。”

“哦?”新帝目不转睛地盯着焱潲看,让他有些不自在。

“臣听说我南疆世代都有皇族秘术师存在,专门研制各种灵异药材,不知是真是假。”得到新帝肯定的答案后,他继续问:“那么陛下知不知道现一任秘术师叫什么名字?身在何方?”

新帝脸上浮现出一种为难的表情,想了挺久才道:“现任秘术师是父皇秘密挑选的,那也是七八年前的事了。秘术师任位时间是三十年,三十年一到便重新挑选,名字只有历代君王才知道。现任秘术师是父皇所选,但父皇临终是未曾告诉过朕。具体的,朕也不知晓。”

焱潲暗暗沮丧,心想该如何是好。

“爱卿问这个做什么?”

焱潲毕恭毕敬答道:“臣昨日答应了别人一件事。”

新帝眼中闪着奇怪的光,道,“既然是爱卿所求,那么朕就去父皇的老住处找找,可能会有记载。”

焱潲谢过新帝,二话不说退了出来,阿千在门口等了一会见焱潲出来,问道:“少主问道什么?”

焱潲睨着他,“暂时……还没有。”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八)

等到焱潲回到家里,已经到了午膳时分。

“大人回来了,奴婢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呢。大人现在是要用膳么?”焱潲还没进府,一侍女战战兢兢跑过来低头小声问到。

焱潲摇头,“不必,我现在不饿。对了,少爷用过午膳了么?”

那侍女说话更小声了,生怕焱潲会怪罪,“君少爷也……还没用过午膳,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大人?”

焱潲眼前一亮,“他现在在房里?”

侍女摇头,“在大人房里等候多时了。”

焱潲心里咯噔一声,急急忙忙往房里过去,路还没走出三步回头对她道:“你先去准备午膳,准备完了送到我房间里来。”

侍女哪敢怠慢,连声应好,急忙往厨房那边跑去。

焱潲推开房门,茛觽坐在正对着门的桌前,细细品着手中的苦丁茶,焱潲来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等了多级?”焱潲见到茛觽这反应,打心底有些不爽。

茛觽淡淡道:“两个时辰。”

焱潲听到后怔了怔,感到非常抱歉。一眼瞟到茛觽手上的伤时,心里更是愧疚。“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茛觽似笑非笑,“我不过是客人,等等主人家也是应该的。”

焱潲这才放宽心,把门扣上,在茛觽面前坐下,“不问问我去了哪里么?”

“皇宫。”

“你如何知晓?”

“猜的。”

焱潲黑线,不过马上步入正题,“我是去了宫里面圣,我去问了关于秘术师的事情。不过什么也没有问到,新帝也不是很清楚。”

茛觽冷笑:“如果新帝知道,我就不会在这里折腾,更不会和你打赌。”

焱潲听言只能干笑,尴尬后问到:“你打算怎么办?”

茛觽不说话,只是静静品尝着手里的苦丁茶,焱潲知道他在思考,耐心等着。

片刻后:“死的都是北国人。按身份来看,与南国没有任何关系,来南国经商,死于非命。南国的情况你我是知道的,百姓根本不可能会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情。”

焱潲道:“你怀疑是朝廷干的?”

不错,南国无论是权利还是金钱,大部分集中在朝廷重臣上,就好如焱潲这一类,包括王侯。焱潲寻思,朝廷从三品以下的官员,根本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焱潲的尚书位子也不过从一品,从三品以上的官员加上王侯少说也有二三十人,难道要一个一个查过去?不过,按照茛觽的脑子,不太可能会用这种笨办法。焱潲倒是很想知道,茛觽想怎么个调查法。

“不错。然而朝中大臣众多,我们采取一个一个调查是不和实际的。”茛觽呡了口茶,继续说道:“我们现在要先撒网。”

茛觽唇角微微上翘,抬眼对上焱潲的眼睛。茛觽清澈傲慢的瞳孔映出他的影子,那一刻,他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

“你打算?”

“南国城门附近的无名客栈,是接待外来客人商人的好地方。一般从北国来的商人,都会选择在那里落脚。更何况,你上次去过那里留宿过一晚,那店家早就把那件屋子好好的抬价了,北国来的客人自然是想沾沾南国宠臣的光,去的人自然就多。”茛觽加重了“宠”这个字,盯着焱潲的眼睛继续道:“我让龙帘把那里买了下来,向外宣称说北国清帝南下游玩。”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