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38)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小殿下很好,也喜欢公子七。” 茛觿点头。单手撑着坐起,本想掩盖着另一只手的伤,却不想龙帘眼尖,发现了他手上缠住隐藏在袖子里面的纱布。 “主公的手……是炎毒?” 茛觿道:“小伤,不足挂齿。”龙帘满脸复杂

“小殿下很好,也喜欢公子七。”

茛觿点头。单手撑着坐起,本想掩盖着另一只手的伤,却不想龙帘眼尖,发现了他手上缠住隐藏在袖子里面的纱布。

“主公的手……是炎毒?”

茛觿道:“小伤,不足挂齿。”龙帘满脸复杂,咬牙切齿地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只见他强忍愤怒道:“这该死的谷无忧,总有一天我亲手宰了他!”

焱潲听不大明白,谁是谷无忧?怎么提到他的?难道和炎毒有关系?

屋内很久没有声响,只有龙帘将拳头握的咯咯响的声音。茛觿不耐,让他退下。

“谷无忧是谁?”龙帘退下后,焱潲开门见山。

茛觿没想回答:“你问他做什么,你跟他有过节?”

焱潲摇头:“方才听你们谈论了……是不是和炎毒有关。”

茛觿用眼角扫了他一眼,也没打算隐瞒,反正这些事说了又能怎样?

“七八年前北宫被烧,皇宫贵族除了我和烈儿没有人存活。幕后黑手也不愿我们过的安稳,在北宫重建后来下了毒。”

“那个人就是……谷无忧?”焱潲惊。按照茛觿所说的,那个时候茛觿也才不过十一二岁,烈儿刚刚出声没几天,那人下手也够歹毒。七八年了,烈儿还是一副四五岁孩子的样子,恐怕也是炎毒抑制的。这么小就要忍受炎毒带来的痛苦,是在是世态炎凉。

“烈儿怎么忍受的了那痛苦。”焱潲认真地看着茛觿流光般闪着悲哀的眼,问道。

“烈儿与我不同,他体内的炎毒是埋藏得很深,不会与我一样每月发作。但是只要一发作就……会死。”茛觿说的平平淡淡若无其事,其实心里早就已经败的一败涂地。

他与谷无忧,还是输在了卑鄙二字上。只怪自己那时年纪尚小,武功不济。那时谷无忧戴着面具,二十五六的样子。如若不是才能出众,又怎会当上南国秘术师?想他北国秘术师也是辛苦了四十载才做上御用秘术师的位子,研制出了幻灵一类的药物,谷无忧年纪轻轻便做到了这种地步,实属不易。眼下之急便是尽快寻找到谷无忧。解毒,才是上上之策。

“南国秘术师曾经有谷氏存在么?”茛觿问。

焱潲答:“未知。南国秘术师都是秘密选拔的,史策上并不会记载,只有皇上一个人知道。”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六)

茛觿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如今自己深陷困境,这边这么棘手的案件,这边又是痛苦日益加深的炎毒。且不说自己,烈儿的炎毒更是让人担忧,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真到那个时候,便是一条鲜活鲜活的命。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消失。作为烈儿的小舅,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焱潲见茛觿发呆,心里正寻思什么,道:“若是不放心,明天我去宫里问问。”

茛觿抬眼望他,目光微冷:“帮我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焱潲耸耸肩,微微笑了:“我做这些,不是为了利益。”

茛觿拉下脸来:“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

“我的仇人。”焱潲收起微笑,一只手搭上桌沿,接着茛觿没说完的话道。“你说你不想伤害我,不如……”

“我不记得我说过。”茛觿是记得自己云里雾里似乎说过这句话,但是为了不惹事生非,让他误会,抢了焱潲的话说。

焱潲只是笑笑,没理睬茛觿说的话,“不如你我都退让一步,你我继续玩游戏,如果你赢了,那么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怎样?”

茛觿冷笑:“可是那只局限于那个时候的清歌,那个时候我也取悦……所以我已经赢了,你说的游戏,没有可行性。”

焱潲细细回想也对,毕竟事实就是这样。

他歪头想了想,“那么我们打个赌吧。”

赌局是这样,焱潲提出,从现在开始,如若茛觿如果有对焱潲动过一刻的心,曾经为他有过情丝,那么就算茛觿输,反之,则算焱潲赢。

茛觿汗颜,这算是……无理取闹?怎么老想要打一些无聊的赌呢,还当自己是三岁的孩子么?

“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会答应。”

焱潲还是保持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谷无忧应该是南国人吧?如果没有南国友人的帮助……不,清帝一向计谋高超,聪明过人,应该也可以单靠自己能力寻人。不过,就是不知道,烈儿能否熬到那个时候了?”

茛觿瞳孔突的缩小,手指握成了拳头,“你在要挟我?”

焱潲不可置否。

的确,茛觿按自己的人力物力,确实不怕找不到谷无忧,杀了他逼出解药是迟早的事,不过,怕就怕在,烈儿等不到。

思量了许久,茛觿极不情愿的别过头:“你说话算话。”

焱潲满意点点头,倒了杯茶一口一口慢慢呡着,丝毫没有走的意思。茛觿权当他空气,眯着眼休息。

并非他焱潲无理取闹,而且他也知道,这场赌局,自己必输。他只不过想要插手而已,还有,除了这个,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让茛觿把自己放在心上了。见到茛觿以后,这心底一层一层向上涌来的热流,是越发变得不可收拾了。

——

龙帘退出来后,正巧遇到送药前来的阿千。

龙帘撇嘴,本想当做没看见直接过去,被阿千晃头晃脑抓住胳膊。

“清帝好些了?”

“自己不会去看啊?”龙帘还在为阿千刚才的拖拉生闷气。这个人总是碍手碍脚的,笨笨的什么事也做不好,真的不知道这种笨蛋怎么进的了尚书府。

“抱歉,刚才看你来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而问题就是,平时一向做事利落办事高效率的阿千,每每撞上龙帘就会出差错。

龙帘看他一脸诚恳,也没再生气,轻叹一声搭上他的肩膀:“这几天要在府上打搅一阵,就麻烦了。”

阿千感觉肩上心口都暖暖的,笑着答了。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七)

第二天一大早,焱潲便起了。在阿千陪同下坐马车去了皇宫。

焱潲一袭白衣现在宫殿南门,那几个守门的侍卫一见是稀客,急忙让开了道路。

入秋来,这是他头一次跨入宫门。早朝也不上过。能这般放肆在宫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能不穿官服随意入宫的,焱潲是第一人。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