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36)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夜幕一分一分压下来,上弦月升起的时候,茛觽按耐不住开门出来。在屋子里憋闷了一个下午,也算是缓了缓。果然还是不能够和他共处,等龙帘来了就搬出去吧。再这么下去,他会疯掉。 君茛觽,原来你也会害怕。 他暗嘲

夜幕一分一分压下来,上弦月升起的时候,茛觽按耐不住开门出来。在屋子里憋闷了一个下午,也算是缓了缓。果然还是不能够和他共处,等龙帘来了就搬出去吧。再这么下去,他会疯掉。

君茛觽,原来你也会害怕。

他暗嘲自己。

“清帝?”阿千正从外面办事回来,看到茛觽立在花坛前惊讶了一声。

茛觽听闻,回头去看:“我是少爷。”

由于是在南国,保密身份,他提醒了一下。

“是少爷。少爷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你应该去问你家主子。”茛觽没好气冷哼一声,惹得阿千一阵憋笑。

到头来原来是少主牵回来的,果然是主动。他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少爷出门龙帘都不在身边的么?”

茛觽摇头:“吩咐他在宫里照看烈儿了。前日我捎信让他来助我,大概过几日就来了。”沉默了一会,茛觽突然想起了什么:“怎么突然问起他了。你有事寻他?”

阿千失笑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寻他,只是少爷单身一人,颇为奇怪罢了。”他顿了顿,接着:“想不到,我一个小小的尚书府侍人,居然能在这月下和一代君王谈笑,看来也是少主托的福呢。”

茛觽轻笑:“我与你说话,与他何干?”

阿千耸了耸肩,“哪里没有关系,若是没有少主,少爷现在会在这里么?若是这府里没有少主,少爷还待的下去么?”

他顿时哑口无言,明明不是阿千说的那样,可偏偏就是找不到理由回驳。

阿千看茛觽无言的样子,笑了:“算我多嘴。少主的屋子灯还亮着,少爷不进去坐坐么?”

“谁管他!”茛觽切了一声,摔门进屋。

阿千只是笑,突然发现必须要马上去焱潲屋里,免得误了事。

屋内主仆二人影子投在窗纱上,桌前男子垂眼有一下没一下翻着手里的书。

“如何?”

“属下无能。”

“再探。”

“是。”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二)

次日,焱潲起的晚了。洗漱完毕已经很迟了。原本打算去七若醉那儿打探一些消息的,况且七若醉府邸离这里远,起的迟了怕是来不及一天之内赶回来。当下局势这么乱,那无能新帝倒是什么也不管,反正自己是真的不想和那个昏庸皇帝扯上关系,一味的躲他。

上次听谁说新帝对他有意思,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阿千。”他负手站在窗前,轻轻唤了一声。

随即有人推门而入,“少主什么吩咐?““少爷还没有醒来么?“焱潲斜眼看着茛觽金币的房门问道。

阿千回答:“是啊,昨夜我在花坛前面看到他了,似乎在想些什么,睡得极晚,想也是累了。”

焱潲没有说话,轻轻点点头。

“对了,上次听说少主病了,现在好些了么?”

“我没事。还有,让你查办的事情不要怠慢了。”

“明白的。”

没有得到焱潲的许可,阿千不敢擅自退下,站在他的身后怕还有吩咐。焱潲立在窗边看着那扇门,久久不得离开视线。

“苏月那边……恐怕我是真的不能娶她。过几天是她的生辰么?你去备几分好点的礼物送去吧。”

阿千愣了愣,道:“少主累糊涂了吧?苏小姐的生辰上个月月末已经过了,现在已经月初了。”

是么,已经月初了,时间过得还真……

月、初!

焱潲低低暗骂了一声,推开站在门口的阿千,急忙奔去茛觽房间。

“喂清歌!快点开门!你没事吧?”焱潲敲着茛觽的门,只是没有人回答。跟着跑来的阿千被焱潲突然间的反应吓到了,手足无措。

这个笨蛋!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是要找死吗?那可是炎毒啊。上一次焱潲见过他病发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欲死的痛苦。

“你快点开门,别生气了!”

清歌,我承认昨天吻你是我的错,你开门啊,别再生气了!

焱潲后退三步,猛的向前撞去,把门直接直接撞开了。冲进去后把门反扣上。

他大步走向床榻,却寻不到茛觽的身影,他轻喃:“清歌?”

大约顿了一时,他隐隐听到一虚弱低沉的声音道:“你……滚出去……”

听言欣喜回过头,在墙角发现了他蜷缩在那里的红色身影。焱潲急忙过去扶起他,却被他用尽全力推开。

“清歌你听话,我们先把毒压下去再说好不好?”焱潲望着他轻蔑而又悲伤的瞳孔,心底酸酸的。

“呵……”又是那种诡异的自嘲般的冷笑,他微眯着眼,“你要如何压毒呢?炎焱潲……说过了,没有人,可以救的了我。那一夜……西周府的我,你……不怕么?和怪物一样的我……”

身子一轻,被打横抱起,痛苦间,茛觽看到了抱着他的焱潲的冷汗。焱潲摇头,小心温柔地将他放在榻上,伸手抚了抚他的额头,烫的吓了他一跳。他摸了摸他的脖颈手臂,一样滚烫的温度。这根本就已经超出了人可以承受的极限了啊,是谁,到底是谁,下手这般狠毒。

“明明这么痛苦,为什么不说话!”

茛觽似乎迎来了更加让人绝望的痛楚,双眉蹙地更紧,可一句低吟也没有。

“明明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一个人承担……清歌,你承受的痛苦,到底……”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清歌。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三)

焱潲满脸复杂表情地看着茛觿,脑子里不断的在想办法。

被平放在榻上的茛觿缩成一团,双手环着小腹,满头大汗,动弹不得。

怎么每次狼狈的样子都会被他看到,每一次都是他陪着他。

伴随着又一阵针绞般难以忍受的痛苦,他释放般的大吼:“炎焱潲我让你出去!在我这里是要找死吗!”

焱潲长叹一声,“我走了死的那可是你。”

茛觿咬牙忍痛道:“你不走我走……”他强撑着坐起,稍稍做几个小动作都让他喘息不已。

“你这是何苦呢。”焱潲制止他要翻身下榻的身体,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示意他不要乱动。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