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35)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处理完那两个人,茛觿收起剑,闭门去到榻前,坐在榻沿,看也没看焱潲一眼,疲倦闭了眼。 谁才能干出这种事,朝廷又不参与,不然也不会让焱潲去查,当地的官员一副退隐了的样子连面都不露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除非…

处理完那两个人,茛觿收起剑,闭门去到榻前,坐在榻沿,看也没看焱潲一眼,疲倦闭了眼。

谁才能干出这种事,朝廷又不参与,不然也不会让焱潲去查,当地的官员一副退隐了的样子连面都不露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除非……就是他们自己做的,或是受了要挟……如果是为了实验药物,实验不成就灭口那不太可能,没必要揪着北国人,这种阴谋,一看就知道是故意。

想着便迷迷糊糊睡了。

梦里。

一切都是美好的,那里有父亲,母亲,还有好多……他爱的人。好想好想,就这样一直跟他们这样生活下去,他可以不要权力、钱财,都可以不要。只想好好的做一个普通人。

焱潲第二天才醒,外面射进来的阳光刺的他难受。头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痛了,他强撑着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榻上,稍微动一动就难受,身体凉凉的,焱潲在自己身上胡乱摸了一把,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他料想应该是茛觿将他的衣物脱去了。扶着床榻慢慢坐起,瞥眼却见茛觿沿榻靠着,睡得正熟,他该不会照顾了他一晚上吧?焱潲透过帘帐看到外面桌上放着药碗,是空的。喝应该是他喝了,只是不知道茛觿用的什么办法了。

焱潲扯过被子将他盖上,不料惊醒了他。

“……你醒了。”茛觿睡眼朦胧,低沉地问道。

“你……在照顾我?”焱潲见他起身从衣橱里取了套衣服丢给他,笑道。

茛觿冷笑:“别自作多情。”

焱潲没再多问,在一旁默默着衣,茛觿在旁边看着,看他动作极缓的一件一件穿上衣服,一时间竟移不开视线。感受到茛觿的目光,焱潲抬头看他,他急忙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你看我做什么。”焱潲偷笑。

“闭嘴。穿个衣服少给我婆婆妈妈。”茛觿冷冷道。

“为了感谢你救我一命,我打算好好答谢你。”焱潲穿好衣服翻身下榻,病未痊愈让他下榻时眼前一片眩晕,故作镇定道:“你想要我怎么答谢?”

茛觿冷哼一声:“我只是不想屋子里多平白无故多一个死人,”

第三章:清风染思(十)

焱潲失笑,也不打算继续争辩什么,“下一步你要怎么做?”

茛觽淡淡道:“我通知了龙帘过来,等他到了再说吧……就先回府上。”

焱潲撇嘴,心里暗想他果然还是一个人撑不住开始寻找帮手了,果然是死要面子。茛觽似乎察觉到焱潲的想法,回过头狠狠瞪了一眼,却又见他的苍白脸色,轻轻叹了口气,目光柔和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探出手,在他惊异的目光下贴上他的额头。

感触到了茛觽冰凉的手心温度,焱潲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仰,茛觽见状,拉长了脸色:“烧是退了,病刚好还是先回榻上躺着吧,免得又受凉拖累我。”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焱潲莫名的心烦,心底似乎被谁叩了一叩,“清歌,你记住,无论我如何的不堪,从今往后,我不会给你添上任何的麻烦。”

此番……最好。

“炎焱潲,我也希望你记住,无论你我之间有什么瓜葛,发生了什么,或有谁变故,我都不希望你……喜欢上我。”话一出口两个人同时怔住,茛觽微微红了脸别过头去,焱潲则是愣住,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二人几欲开口的沉默与尴尬被门外那一声叩门声打破:“贵客,现在已经卯时了,需要为您送来早点么?”

“不需要。”

“不需要。”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茛觽忘了自己是屋子租主的身份,一时将门口小待硬是晾在了那里。听着屋内没有一丝声响,那小待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店主丰富了要好好待见里面的两位贵客,就这么一走什么也不过问,怕是会遭来麻烦,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或是正在发生什么。此时的茛觽倒是希望他能推门进来,也好可以摆脱身上压倒性扑来的重物。

小待在门口干等了好久,忽的屋内传来一声闷哼,接着门被猛的打开,一红衣俊美的男子用袖口捂着唇跑出去了,那小待正看的出神,心想这天下竟有这般俊俏的男子。正想着,便被身后慵懒低沉的说话声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看的这么入神,怎么不追上去。”焱潲倚着门轴,勾唇笑道。

那小待根本没有听清楚焱潲在说什么,一味的去看他的脸了。五官端端正正,棱角分明的脸型,男子少有的桃花眼,和那看上去四室做了什么下流之事微微殷红之事的薄唇,身形均衡有致,上天忙于刻画他的脸和身形,却也不忘给他一副动人的笑。

显然这小待今天交了好运,南国北国最美得到男子都让碰见了,好在他不知晓。

“麻烦转告店长,这间屋子我们不住了,银子放在屋里,别忘了去取,这几日多谢你们照顾。若有什么不敬的地方多多包涵,若嫌给的不够多,京城炎尚书府寻我便是。”说完走了,急急跟上红衣男子的身影。

那小待听完后差点没晕过去,原来他就是,炎焱潲炎尚书。于是他准备将这间屋子以十倍的价钱租给别的人,就因为这里炎尚书住过。

第三卷:清风染思(十一)

茛觽已知低着头快走,焱潲追也追不上,干脆由着他了。

茛觽快步回到了府中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抵着门轻轻滑坐在了地上,还没定下神来。不只是火辣辣疼着的唇,还有他扑通跳得不停的心。当焱潲触碰到他的一瞬间,原来他的心也会加速跳动。这不符合他常日该有的反应啊。难不成是自己病了?他伸手去抚额头的温度,冰冰凉凉的哪里是有病啊?

早知道是这样,昨日就不去救他!这个人,每每都要占他便宜,况且,两个人都是男人。焱潲的脑子是不是被什么给踢到了,是不是把他……当做了女人?

焱潲回到了府中,看到茛觽的房门紧紧关着,不禁蹙眉。方才一情不自禁就……其实清歌不喜欢这样吧。

排斥他,讨厌他,拒绝他,一刻也不想看到他。明明他才是来还债的,怎么这样到好像是自己欠了他似的。话说回来,这幻灵也是挺厉害的,能够把原先那样温柔的他扭转成这样,不过这样也好,不会被人欺负了。

焱潲的手悬在半空中,想要用力敲击,最后还是轻轻的摁在了门上。

说到底,还是他厚颜把他留在身边的吧?他苦笑一声,转身离开了。不过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躲在花坛树后的那个身影……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