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33)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断袖?茛觿看见他们的第一反映便是。他甚至觉得可笑,男子与男子之间的爱,那么低俗、可笑,这些男人往往到了最后会受人唾弃,会造人鄙夷,完全是为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不值。说什么埋骨也要在一起,是要永远在一

断袖?茛觿看见他们的第一反映便是。他甚至觉得可笑,男子与男子之间的爱,那么低俗、可笑,这些男人往往到了最后会受人唾弃,会造人鄙夷,完全是为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不值。说什么埋骨也要在一起,是要永远在一起吗?断是不可能。

“贵客?您……来人快给贵客准备热水!”客栈店家见到茛觿回来一身湿,吃了好大一惊。“贵客昨夜一夜没有回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要不要……”

“不用。”茛觿不等他说完回绝道,他头很疼,不想多说。

住在这里的客人有的看到茛觿这副样子,首先是称赞他的绝美容颜,第二是为他的这副狼狈而惋惜。

茛觿没空理他们这些看好戏的人,只管自己往往房间里去,店家看他一脸疲惫与不悦,也不敢跟着,说实话,他怕的是茛觿腰间的佩剑。

茛觿回到房间和着湿嗒嗒的衣服倒在榻上,想了些七七八八的事情,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

过了好久好久,夜里寂静地只听得到雨吧嗒吧嗒的声音。房门轻轻的被推开,然后又被关上。来者轻喘着气看着榻上警觉醒来的茛觿,薄薄一层白衣湿的彻彻底底贴在身上,勾勒出让人浮想联翩的轮廓。

“你是笨蛋吗?!雨下这么大你也不知道回来?等着受凉生病吗?”他愠怒,开口就气极般地训斥道,茛觿一时无言以对。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焱潲无视茛觿的冷淡,道:“不是说一个人也可以的么?怎么落到这步天地,君清歌,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我在找你却在睡觉,你害的我一阵苦找。”

茛觿觉得焱潲唤“清歌”十分别扭,可又说不出哪里别扭。看他一副劳累了很久的样子,他相信他找了很久,可是抱歉的话他就是说不出口。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我……不需要被你担心。”

“你……明明那么脆弱,却要那么逞强,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

第三卷:清风染思(六)

茛觿停住,看住他良久,眉头一蹙苦笑一声,“我笨?炎焱潲你彼此彼此啊?当初谁说毁了自己也要毁了我?要我还债,要父债子偿?怎么,一年不见忘了?那么炎焱潲,你听清楚,你的父亲是我的父亲害死的,现在他死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杀我。”

焱潲愣住,望着他清冷严肃的目光,思绪万千。似乎,西周他给他一剑之后,对于他,任何狠心的事情都下不了手了,他不知道他的态度是不是转变的太突然,让茛觿有些手足无措。是,他是曾经说要毁了他的一切,是自己说的话,为了发到这个目的还对他做了一些可耻的事,他不明白自己心里的茛觿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是不想伤害他。

“清歌……”

“不要叫我清歌。”茛觿光着脚下榻,着他半湿的白衣,提脚走近他,捕捉焱潲眼里尽数的殇,微微靠近他的身体,附在他的耳边邪魅冷冷笑了:“除了仇恨,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还有其他感情。”

焱潲听了这话,瞳孔猛地收缩,身体猛地一怔。他从这句话里听到了痛,感觉到了自己的莫名恐慌。看着茛觿面无表情想要拉开距离般的后退两步,这种感觉愈加浓烈。

“炎焱潲,这世上你我只有两种存在的意义。一是你生我死,二是永不相连,既然第二种已经不存在,那我,就等着你来杀我的那天。”茛觿想都没想就说出来,完全没有注意到焱潲手中攥得越来越紧的拳头。

“是么?”

忽的,眼前的阴影骤然放大,眼前的景色旋转着向后倒去,身上压来一人,吝啬得只留给他一席之地。茛觿只觉得脑子里糊糊的,反应过来看到焱潲那张放大的俊颜,别过头去想要推开他。

“拒绝我?君清歌,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身旁没有任何防卫武器和侍卫的人,你一遍不想要和我扯上关系,我就要你十遍不能开口拒绝,君清歌你有胆就试试!”焱潲略带怒气地道,“或者,你又想尝试一下在仇人身下喊痛求饶的感觉?”

“你……滚开!”茛觿瞬间红了脸,抬起膝盖在焱潲的小腹上狠狠给了一脚,他吃痛一声,茛觿便乘机推开焱潲扣住他的手:“那是昔日,现在的我不再是那个与你榕下赏月的君茛觿了,既然你还不明白,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听说过么?清帝一夜之间血洗西周府,为达目的斩了他的奶娘,为君茛烈寻找炎毒解药不惜寻来百姓一个一个割喉取血,太医一个摇头他就斩一个,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真当他那么爱百姓那么清明么?炎焱潲,为了你自己,早点从我身边离开,除非,你想死在我手里。”

焱潲躺在地上捂着抽痛的腹部听了茛觿说的每一个字,感觉到了心里的每一处刀割。是啊,时间久了,物是人非了,茛觿变了,他也变了,都变了。

那年在树下问道兄台也是来赏月的,在无名客栈的白衣少年,那个曾经让他的心有过一刻的停止跳动的人,就是面前这个人么?为什么多看他一眼,就会被他冷冽的眼神伤害。为什么不能狠心,为什么要心软,为什么不能为父亲报仇,为什么……都变了?

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无情。

弱肉强食,冰凉冷血,压的他抬不起头,直不起腰,让他不敢大胆的去爱,去恨,在世间一切情的背后,总是有把利剑指着你,多做一些就有可能会死。可偏偏在这个混沌无知的地方,有那么一个人,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去改变,尽管不明白这叫做什么。

第三卷:清风染思(七)

随后茛觿甩门出去,焱潲侧躺在地上,受尽冰凉,难受的他有点想立马立马晕厥过去。头痛欲裂,身体冷得瑟瑟发抖,终于,他在茛觿离开后不久昏死过去。

天空还在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在门口守店的小待惊异的眼神下他二话不说冷冷离开,那小待也不敢拦他,半句话没说放他走了。

天很黑,一个人影也没有。他也是自作多情,选哪家客栈不好要找昔日的无名客栈。一年多以前,他似乎还在这里和那个笨蛋一起赏过月,是他亲口告诉他他叫清歌,如今却拒绝他直呼清歌,果真一直都是他自己在造孽么?他很怕,再这样下去,他会变成今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两个男子一样,天下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他是清帝,如果发生这种事,会如何?北国上下人人想一睹风采的清帝居然是断袖?

他不要。至少在他找到炎毒解药之前,那么找到炎毒解药之后呢?要怎样?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