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31)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或许人活着,从来就是为了接受痛苦而活,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去,哭过笑过,你可以哭的撕心裂肺,却不能笑的无忧无虑,人生很长又很短,能够看破的人又有多少,一生只为别人而活,死的没有意义,茛觿他一直都是那样过

或许人活着,从来就是为了接受痛苦而活,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去,哭过笑过,你可以哭的撕心裂肺,却不能笑的无忧无虑,人生很长又很短,能够看破的人又有多少,一生只为别人而活,死的没有意义,茛觿他一直都是那样过来的么?

俗语说命运弄人,而他偏偏不信。

世间所有的事物都有对立面,就像天和地,水与火,白与黑,人的灵魂也是一样,邪与善,从来都不能共存。

为什么他的心那么凉。

不得而知。

“少主,皇上下旨让你去追查一件案子。”阿千现在身后很久,一直不敢打扰。

“我只是一个尚书,查案子找错人了。”

“可是皇上点名了要少主来。”

焱潲不悦,“我宁可他一点都不器重我,什么事情也要我去做,他怎么不自己去查,难道下次还要我去宫里给他洗澡么,陛下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

阿千轻笑,“陛下是看中少主的能力了。”

焱潲冷哼一声,阿千继续道:“这个案子有点棘手,从那次南北大战之后,每一个来到南国做生意或者游玩的北国人都死于非命,朝廷也查了一段时间了,这人死的干干净净死了以后一点痕迹也没有,尸体也找不到,倒是地上会有焦灼的痕迹。”

“北国人?”

“是的,现在算过来,三个月内死了快三十人,除了知道他们都是北国人,其他什么也不知道。少主,你要如何呢?”

焱潲蹙起眉,淡淡道,“怎么都是北国人,这几个月也没听说什么人与北国人结仇啊……清帝知不知道这件事?”

“清帝日理万机,更何况是我们南国发生的事情,应该不知道。”

“立刻想办法告知,用最快的办法。”

“是。”

当阿千快马加鞭的赶到北国面见清帝的时候,已经是一天后了。

“朕知道。”茛觿放下手里的折子,抚了抚衣褶,平淡的说道。

“清帝这是……”

“朕在南国安排几个打探风声的人这不奇怪吧?”

阿千没有说话,低着头等着茛觿发话。

“这次谁去查这件事?”

“是少主,南国尚书。”

南国二字像是往他的心尖上扎了一阵,难受的很。

“他不是尚书么?怎么跑去做官府的活了?”

“是吾皇器重。”

茛觿大悟,上一次打仗那老不死的儿子让他上,因为他又是上将军也没多想,这次查案子也让他去,以他看来不仅仅是重视那么简单。

“死了多少人?”

“三十多个。”

“死就死了吧,朕不在乎。”

阿千猛地怔住,什么叫做不在乎,那可是他的子民啊,他呕心沥血想要保护的人,死后却被不屑的说作不在乎!那是怎样的可悲!

“可他们都是北国子民啊。”

“朕知道,朕不会傻到连自己的子民都不认识,你说完了么,龙帘送客。”

再然后,龙帘把阿千请了出去。阿千很不解的看向龙帘。

“殿下的性格就是这样,嘴上这么说罢了,心里还是很在乎的,过不了几天他会亲自拜访。”

第三卷:清风染思(二)

三日后的夜晚,月色朦朦胧胧看不清楚,果真是月黑风高夜。

南国城墙上立足一红衣少年,发丝红带束起,腰间佩着落迹剑,风姿瑟瑟,映得月色格外悠扬。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了悉悉碎碎的声音,他挑了挑眉,握紧了手里的剑柄。千钧一发之际,他转身拔剑,剑尖指向了来人的喉间。

那个人穿着黑色夜服,茛觿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情形,一时间又想不出来什么,在他游神之际,从那人的身侧跳出来一人,对着他的肩膀就是一掌,他一个重心不稳,向后踉跄了几步竟直直从城墙上坠了下去。

他心里一慌,短时间内没反应过来,急忙将剑用力一挥,深深地刺入城墙内,他人借着力腰间用力将自己往上荡去,向上跃起好一段,身体落下时正好踩在剑柄上,脚尖一踮,身体便向上跃去,稳稳落地之前侧腕一甩,袖间飞出两枚银针,正好刺中二人的胸口,然后二人便相应倒下,在地上做了几下不雅的挣扎后,不动了。

茛觿稳稳落地,急忙过去查看二人,本来是想要活捉,果然一个人还是不行,被迫只能杀了。看来今天晚上是白忙活了。

他上前去查看这两个人,本想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翻看中无意发觉了一点——二人的手臂上都刻有“谷”字。

南国人有在仆人下士身上刻字的习惯,刻得一般都是主人家的姓,就像焱潲刻的就是炎,这两个人刻的是谷,据他所知,南国的谷姓很少见,在北国倒是多了,而来南国的北国人基本上都已经被杀,所以是北国人的几率很小,或者是根本不可能。

忽然,一个名字从他的脑海里飘过。难道是谷无忧?

这种假设也不一定就是对的,他找他找了那么久都没有什么消息,很显然就是故意在掩饰自己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现身?

还是说,另有他人?

“谁?”茛觿察觉身后有脚步声,机警地回头。

“你还是来了。”焱潲一脸苦笑,他当谁呢,这么晚了来这里,方才看到有影子往这边来,就跟来了,没想到的是遇到了他。

茛觿一见是他,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你有时间来管朕还不如去管管你自己,要是完成不了你们陛下给你的任务,那朕可真是受不起。”

焱潲笑笑,“你一个人来么?公子七和龙帘呢?”

茛觿手里一边检查着一边道,“小七陪着烈儿,龙帘帮朕理政。”

焱潲无言,好歹也是皇帝吧?出门也不带个侍卫什么的,就不怕危险?“没有人陪你来?”

“有。”

“谁?”

“血梓祭。”

焱潲不禁怀疑,血梓祭看上去那么吊儿郎当的不靠谱,跟着来也是添乱,“那他人呢。”

“路上甩了。”茛觿淡淡答道。

焱潲恍然大悟,正要问他在哪里住着,他却干净利落,道:“朕先走了。”

“你……”

第三章:清风染思(三)

他停下,回头。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