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9)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公子七主动退出,说什么死士不需要落足点,然后就消失了,茛觿原本想叫住,可人早就走远了。 “我要和君小歌一间 毖骷捞嵋蟆H硕既盟Я耍圆荒苋盟撬谝黄穑 焱潲懒得理他,问了房号直接走。 “喂

公子七主动退出,说什么死士不需要落足点,然后就消失了,茛觿原本想叫住,可人早就走远了。

“我要和君小歌一间!”血梓祭提要求。人都让他给抱了,绝对不能让他们睡在一起!

焱潲懒得理他,问了房号直接走。

“喂你给我站住!”血梓祭上前拦住,双手叉腰不让他过去,“君小歌你自己说,你要和他住,还是和我住?”

血梓祭瞪眼看着一脸无奈的焱潲,茛觿后悔自己不一剑捅死他。

当然是两个都不想了!

于是他淡淡地说,“你们两个一间,朕自己的伤自己会处理。”说要推开焱潲,一瘸一拐的独自往房间过去。

血梓祭干瞪着双眼,哪像焱潲行动派,茛觿前脚走,他后脚就跟上,然后砰地关上了房门。

血梓祭那叫一个郁闷……

房内,茛觿单脚靠在墙边,望着到处找药的焱潲,不屑地冷眼摆过,“谁让你进来的。”

“君茛觿,现在没有外人,说吧,这两天你到底怎么了。”焱潲从小柜子里翻出了一小瓶金创,回身问道。

茛觿淡然,“没怎么。”他看着焱潲步步逼近,下意识向旁边挪了挪,“走开,朕不用你上药。”

“身体上的伤不是用来开玩笑的,君茛觿,你最好听话上药,还是说,你又想被强吻了?”

要挟!居然要挟他,好,一年不见翅膀硬了要飞了连他都敢要挟,果然是一年不见要当刮目相看,上个药还能带要挟的,炎焱潲,你能!

“你这是要挟。”茛觿由他扶着坐在榻边,冷笑地看他脱下他的靴子和鞋袜,将他的玉脚放在手心左右仔细看了看。

“计谋而已。”他轻笑,抹了些药粉上去,轻轻揉着肿起的部分。

“炎焱潲。”

“恩?”

一唤一答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说话。焱潲一直等着他说,这几天自己也想的明白,心里也模拟了茛觿不同的千种万种的回答,游神之间,他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疼得茛觿一阵低吟。

他心猛地不稳,立马回过神来道歉,专心揉脚,不再想些七七八八。

茛觿轻叹,这就是命运么,怎么偏偏就让他撞上焱潲,还是个男子,他们这般亲密真的好么?会不会变成男男恋?那就是断袖了啊。为什么他总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一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好像他也不是那么残暴,倒是一直是自己,在拒绝他。

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仇人和仇人的关系,敌人与敌人的关系,他是清帝而他是南国尚书,无论是哪一点,他们都没有可能也不被允许变得这样亲近。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还有母亲说的坦诚相对,灵魂与灵魂的坦诚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现在都还不明白。

第二卷:阑珊灯火(二十一)

“要沐浴么?”

焱潲一直等他开口,却迟迟得不到回复。

“你在这里,朕没办法沐浴。”茛觿淡然。

“那可没办法,尊贵的清帝受了伤连路都走不稳,只怕是沐浴也要人伺候着,难道清帝想自己爬进浴桶不成?”焱潲勾唇,似笑非笑。

“你……”茛觿语塞,别头不再看他。

焱潲收起笑颜,将他的脚放好,回身去准备好热水,再回来的时候,茛觿靠在榻边都快睡着了。他无奈的摇摇头,都快二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扭脚,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睡着,还是他堂兄呢,只怕是谁也不会猜到堂堂清帝会是这副样子吧?

等……堂兄?

焱潲苦笑,原来他早就暗暗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说道这里,貌似自己的态度也好了不少,在他面前也不是老摆着副冰山脸了,随性了。

焱潲伏下身子,双手环过他纤瘦的腰际,直身抱起,不知是天生反应还是故意,茛觿勾住了他的劲项,将他的头靠在了焱潲的肩膀上。

“君茛觿?”焱潲惊了一惊,轻声唤了唤。

“……有话……快说!”

原来还没有睡熟,真是,睡觉还这么凶巴巴,要如何才能做到一个温柔的美男子呢?

焱潲此刻的心底很平静,淡淡的单手扯开他的腰带,正欲脱下他的袍子。

“别碰朕……朕自己会脱。”

然后焱潲看着半睡半醒的茛觿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落在地上踉跄了下,自己解开剩下的衣带当着焱潲的面脱的精光。

他直视他的身体,流线完美的身形,精致的锁骨,白皙胸膛一下的皮肤很白泛着点粉色,有让人想上前抚摸的感觉,不由得看得焱潲小腹一紧。

唯独是他胸口的那个“焱”字,让他保持着心理上的清醒。

“不准看!”茛觿怒斥,转身往浴桶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明明只是半睡半醒怎么和喝醉了一样迷迷糊糊,这种状态,连浴桶都不可能一个人自己爬进去!

“我来帮你吧。”焱潲上前扶住他的腰,沿着桶沿向上抬了抬。

“走开!”

“君茛觿,平时我还真就没看出来你还这么孩子气。”

“谁要你管?……呼……”茛觿乱动的同时身体一打滑,重心不稳直接跌了进去,跌进去之前还不忘拉住焱潲。

于是,一年前的情景再现,不过这一回,茛觿在下。

“叫你不要乱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磕着了?”焱潲急忙拉起茛觿左右看了看。

“炎焱潲,为什么要出现?”

“……额?”

“朕问你为什么要出现!你要是不出现,朕至于那么惨吗?”

焱潲哭笑不得,“你的意思是说你脚扭了都是我的错?”

茛觿怒视着他,轻点头,“没错。”

焱潲将他按回桶里,轻笑一声打算出桶,忽觉身后有股力量将他拉住,让他脱不了身。

“别闹放手。”

“一年前你凌辱了朕还想逃跑?”茛觿作势要出手打他,被焱潲制住。

“君茛觿你神志不清啊,怎么半睡半醒的时候和醉了一样,这也是炎毒造成的?”

“不用你管。”茛觿咬牙,“今天,我要你还债!”

还债?焱潲一阵好笑,谁还谁的债?好像该还债的人应该是他吧?一年了性格变了,变得谁该还债都记不清了?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