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8)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表情自然不好看,双眉紧紧的蹙起,脸色煞白,“你说的不是实话,要真那么讨厌我,也不会由着我乱来,拿剑对着我也不会下不了手 “这就是实话 还记得他对西周王说过,要是焱潲阻挡了他,他会毫不犹豫杀了他。

表情自然不好看,双眉紧紧的蹙起,脸色煞白,“你说的不是实话,要真那么讨厌我,也不会由着我乱来,拿剑对着我也不会下不了手!”

“这就是实话!”

还记得他对西周王说过,要是焱潲阻挡了他,他会毫不犹豫杀了他。他今天可以血洗西周府,明天他就可以血洗天下!他早就不再是单纯的以为自己是人,只是代替君家皇族苟活的一具肉体,仅此而已。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九)

自从那以后,茛觹和焱潲就没有讲过话,就算是在一个房间里面也一样,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彼此不认识。

“殿下要歇一会么?”公子七体贴的跟在身后,问道。

茛觹摇头,路途不能再耽搁。

“尚书大人呢?”

同样得到的是摇头,公子七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静静的跟着走。

这个地方异常的热闹,听过往路人说,好像是过什么灯笼节吧。大街小巷上挂的都是各色不同形状的灯笼,三人边走边看,倒也不会觉得无味。

“这位客官,要不要来鄙人店里快活快活,这里有……”迎面来的是一位玄衣俊朗少年,手里提着几个不同样式的灯笼,拦住炎潲的去路。

茛觹本来想直接给钱打发掉这个人,可以抬头看清来者,忍不住就要爆粗口,“血梓祭你还有脸出现在朕的面前!”

炎潲和来者同时怔了怔。炎潲心想着这两个人还是旧交?血梓祭现在看到茛觹那是一个高兴地啊,直接搂过来抱上了。

这个少年叫做血梓祭,是北国一邪教的教主,自从茛觿上位以来就没少给麻烦。刚上位那年,有一次到皇宫里来,说是要拜访清帝,实际上呢?拉着茛觿满皇宫的瞎逛,弄得茛觿腿疼的三天下不了榻,这还不是最差的,这个王八蛋孙子有一次还把御膳房的活鸡给放了出来,还跑到茛觿的寝殿,害的他折腾了半夜才睡,第二天起的晚了错过了上朝时间。要不是这个人掌握着北国的一半民力,他早就杀了他丢到海里去喂鱼了!

“君小歌难得你还记得我。”他说完手上的力道重了重。

“你化成灰朕也认得你。”茛觿挣脱来,抚了抚身上的褶皱。

焱潲纳闷,君小歌?这就是传说中的昵称?这名字一看就知道他是知道茛觿第一个名字的,一见面就搂搂抱抱,这两个人难道就不会觉得丢脸吗?

“说吧,你这次出来又想干什么?”茛觿若无其事继续走,这次的行进的路途中倒是多了一个人,四个俊朗美男子站在一起,引起的注意更甚。

血梓祭耸了耸肩,“随便玩玩。”

“哼,当初你还不是随便玩玩,把朕的皇宫弄得一塌糊涂!不是说过没有朕的命令,不得乱走么?”

“喂,把我当狗呢?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这日子还要不要过?”血梓祭一向活宝,遇到这种问话,茛觿自然知道怎么接。

“像你这种人,朕还朕就想找个狗笼子把你关起来,免得到处咬人。”

这下把血梓祭憋急了,“你……我死了算了!”

茛觿听言,话都懒得讲,走的更快了。

焱潲公子七在后面听得迷茫,这两个人,怎么好像死对头一样,斗嘴斗的还真厉害。

“君小歌!”

“有话直说。”

“君小歌!”

“有话直说。”

“君小歌!”

“你有完没完!小心朕现在就掐死你!有话快说不然给朕走人!”茛觿不耐烦了,停下脚步吼道。

血梓祭见状笑的更欢了,“君小歌你看天色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而且这个灯笼节很好玩的,再说了,走一天也是走,走两天也是走,不如留在这里等过了灯笼节再走怎么样?”

茛觿挑眉,他现在真的想直接自己一个人跑掉,就这么一个话唠在身旁,不听出病来也要折寿几年。

“朕为什么要……”

“你不答应我我就天天跟着你,烦死你!”

焱潲下意识的去看茛觿的反应,满脸黑线不说,整个人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这种情况持续了好久,才缓过来。

“你竟然要挟朕……”

“君小歌你就答应我吧,就当还我个人情。”

“朕什么时候欠你了人情。”

“六个月之后。”

“你……”茛觿不再说什么,因为血梓祭是个明白人,不会乱说话,他说六个月以后他会欠他人请,他就会欠他人情,绝对不会假。“算了……那就就一天好了,不过你答应朕,明天必须跟着朕一起回去。”

血梓祭摆着一副没问题的样子,拉着茛觿的手往人多的地方挤,后面看了好一会好戏的两个人只能二话不说的跟上去。

正如血梓祭说的那样,灯笼节真的很热闹。在这个西周与北国南国交界的地方,人们完全没有因为西周王的死而忧伤,反倒是更加有精神了,一个个笑的都非常灿烂。

街上很热闹,夜色全部暗下来的时候,家家灯火通明,灯火阑珊,他们说着笑着,这般和谐让茛觿意外得怔了怔。

茛觿无奈的看着血梓祭拉着他的手到处走,只是苦了后面两个人跟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你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就快点回去睡觉。”

“没有呢你急什么呢。”

于是又过了好久,久到血梓祭累了。他一屁股坐在路边的小石头上,表示可以回去找个客栈睡觉了。茛觿气的双拳拽的紧紧的,一气之下甩头就走,却不想脚下踩中了什么扭了一下,他只是听到自己的脚裸咯噔一声,然后是疼痛。

焱潲见状连忙上去扶住,却被茛觿一把甩开,“不用你管。”

第二卷:阑珊灯火(二十)

焱潲愣住,“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你还倔,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说要不顾茛觿的挣扎,直接打横抱起。

血梓祭当然是情敌碰面分外眼红,帮忙找客栈落脚的时候还不忘嚷嚷,“喂警告你别对我家君小歌动手动脚,别看我是断袖,老子发起火来那可是半个北国的兵力!”

焱潲全当是耳边风,半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低头问茛觿疼不疼,他不回答,撇头冷哼了一声。

灯笼节深夜,街上狂欢的人群渐渐散去了,小贩们收摊的收摊,打烊的打烊,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栈,只剩下两间房了,四个人两间房,最理想的打算就是两个人一间。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