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7)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或许他们就应该这样,永远针锋相对,做永远的敌人,永远,触碰不到彼此。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七) 他会一直做他的清帝,他也会一直做他的尚书,永远不会再见。 “是啊,你我终究,还是不能……”和谐地站在一起,

或许他们就应该这样,永远针锋相对,做永远的敌人,永远,触碰不到彼此。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七)

他会一直做他的清帝,他也会一直做他的尚书,永远不会再见。

“是啊,你我终究,还是不能……”和谐地站在一起,和谐的做朋友,甚至……恋人。

“……明天早上我们就走……话说,你哪来的钱住客栈?”茛觿突然想到了这么关键的一点,问道。

“闲来无事去西周王那里寻了来,也便当做是盘缠吧。”焱潲打了个哈欠,茛觿病着一直占着榻他也不得空去好好休息一下,趁着茛觿现在醒了,他但是想去榻上躺着了。

“小七呢?”茛觿见他上榻躺下闭了眼。

“这我哪里会知道?他可是你的人。”

茛觿听着一阵好笑,他什么时候说小七是他的人了,确实想收了小七,可他毕竟还没有问过小七。

焱潲轻轻的鼾声传来,茛觿无奈,取来纸墨给龙帘写信,意思大概就是他们没事马上就会回去之类。

还好,他们都没事,否则,该怎么好?他杀了西周王,要赶紧给他们西周人找个好君王才好,实在不行就吞并了一起管理。

一封信终了,正好公子七推门进来,看到茛觿醒了,眼里飘过惊喜,“殿下醒了?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恩。”茛觿将信折好,“小七,真的想好了要跟着朕?”

公子七没有犹豫,“是。”

“为什么是朕,西周王死了你就可以解放了,又为什么要找朕束缚自己呢?”

“公子七的一身只能为自己的主子存活,所以,主子必须精明,有资格让我辅佐。”

茛觿点头,总觉得不是自己收他而是他在选他。

“其实焱大人也可以啊。”

“焱大人固是好,不过殿下潜意识里早就想收了公子七吧?”公子七语序平淡,问道。

茛觿轻笑,算是默认,“小七,想办法把这封信送到战场北国首将龙帘手里。”

公子七接过,轻点了头,“公子七明白。”于是便推门出去了。

像是放下重担一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要是龙帘知道自己多了一个一起被折腾的人,不知道会怎么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外吹进来一股凉风,将发呆好久的茛觿吹醒了过来。

起身去关窗,不料回身对上焱潲的眼睛。没错,自小七走后,他就一直默默的看着他。

“君茛觿。”焱潲坐起身子,“你过来。”

“有什么话这样说就可以。”茛觿若无其事绕过去换了窗户。

“以前的君茛觿从来不会忤逆我,看来你变化真的挺大啊?”

茛觿不理,站在原地也不做什么动作。他又要干嘛?想要像上次一样强吻他吗?开玩笑,他觉得犯过一次的失误还会发生第二次吗?当他傻啊?所以这一次,不会上当。

“君茛觿你站着是干什么,要我抱你过来吗?”焱潲将脚探下地面,想要过去。

茛觿终于按耐不住,“你想干嘛直说!”

“你过来啊你怕什么。”焱潲一副你不过来我就过去的样子,让茛觿看了觉得过去也不是不过去也不是。正犹豫着怎么才好,焱潲猛地过去一把抱起茛觿。

“你!放开朕!”茛觿一惊,感觉到身体的突然悬空,气愤的话都说不出来。

焱潲哪能这么简单当他下来,直接把人丢到榻上,然后自己压上去。

“炎焱潲你别……”

然后焱潲就贴了上去,茛觿在身下闹得厉害,手脚并用对焱潲就是一阵乱打。

“炎焱潲……唔……呜——放开,朕让你放开听见没有唔……”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八)

狂野粗暴的肆虐,比那次更的让人意乱情迷。

茛觿无论怎么拳打脚踢,焱潲就是不放手,“炎焱潲……你……唔……快给朕停手!”

“休想。”焱潲从他凌乱的衣襟中抬起头来,果断拒绝。

“要泄欲去找女人!唔……朕可是男人!”

焱潲停住吻向他锁骨的唇,“男人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要。”

茛觿推开他向下滑去的手,暴怒,“不要碰朕,你要是再敢,朕就废了你!”

焱潲大笑,“既然你和我都是男人,那还有什么好介意的?”

“重死了,给朕下去!唔……”

焱潲再度封上他的唇,吻到他因为气愤而咬破了他的嘴唇,“君茛觿你还真下的了手!”

茛觿顾着自己喘气,心想自己还真蠢,这么快就被妥协,一年前是这样,现在也这样,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下流!他绝对不能让自己毁在这个人手上!

“你别再这样了,一次又一次到底有什么意思。”茛觿别过头。

“因为我,就是卑鄙。”焱潲笑意凝固,拉下了脸,“君茛觿,如果我现在对你说我原谅你了,你会怎么样?”

茛觿愣住,转过头来看他,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原谅他?按照焱潲的性格,不该啊。又想耍什么花招。

“不会怎么样。”茛觿随口答道,忽觉下巴吃痛。

焱潲捏住他的下巴向上抬了抬,“说实话,你会怎样?翻脸离开,再也不想见到我么?”

茛觿不知道回答,十分不理解为什么突然他要说那样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漏跳了一拍。

“君茛觿,如果我们不是仇人,我们可能会一辈子不见,就像你说的没有任何瓜葛,但是老天的眼不瞎,他看得见人的心,该遇到的终究都会遇到,你好好问问你自己的心!”

问他的心?问什么?问他和焱潲么?问了又怎样,几天后一个南,一个北,还是各走各的,见一次面都难上加难,说不定这次分别,再见面就要付出几十倍的光阴。

这还用想吗?

“朕的心?呵……炎焱潲,你觉得你有资格在朕的心里留下一席之地么?老天虽有眼,那也不是随便一个路人拉来他就能认的!原谅朕?那再好不过,省的朕哪天翻脸了不忍心用剑对着你。”茛觿狠下心将话一次全部说了出来,瞥眼去注意他的神情。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