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6)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不是玩弄,是欲望。”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五) 不错,欲望。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焱潲会有这样的感觉,除了茛觿。 “如果你这么想要,那么……”他凑近。 “你敢? 陛⒂劽偷匾煌仆瓶遂弯捌鸬厣系某そV冈

“不是玩弄,是欲望。”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五)

不错,欲望。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焱潲会有这样的感觉,除了茛觿。

“如果你这么想要,那么……”他凑近。

“你敢?!”茛觿猛地一推推开了焱潲,拾起地上的长剑指在地上划出一道银白色印记。

“如果你今天晚上不想死,从现在开始不要越过这条线。”茛觿淡淡道。

“为什么,我这人就那么不可信么?”焱潲失笑。

“炎毒发作,同室之人无一存活。”

焱潲怔了怔,炎毒发作已经这么厉害了么,会使他理智全无,只要没有解药,炎毒就会不断发作不断恶化,折磨茛觿到死为止?

“炎毒有解药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茛觿寻了一处离他最远的角落坐下,然后不再多说一句话。

焱潲见他不愿意再回答,也觉得多说无益,也就没有再问。

时间就是这样,你想要他快它偏偏就是慢了,你若是想要它慢,它就偏偏是快了,怎么也阻止不了。就如他们两个,彼此不说话,一个捂住自己的伤口不知道在想什么,另一个也是闭着眼睛,时尔蹙眉,时间很慢,却又很快,焱潲游神之际,夜已经来了。

“君茛觿,你还好么。”

“君茛觿?”

见他的眉一次比一次蹙得更深,他像是与他连同在一起,茛觿痛他也痛,这下好了,现在叫人也不应了,该不会是痛晕过去了吧?

他起身想要过去看看他,临近那线,茛觿又好像是活过来了一般。

“别过来……”

焱潲听见声音便抬头看他,正巧望见他布满血丝的眼,充满疲倦。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时候门破天荒的开了,进来的是西周王。

“情谊深厚啊?”他一脸坏笑扣上了门,完全不知情的去到茛觿身旁,抬起他的下巴就是一阵啧啧。

“清帝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虚弱的样子?难道是本王昨天下手太狠的缘故吗?”

焱潲愣,估计这个人是不知道茛觿炎毒发作的事情吧,这个时候如果茛觿失去机智,估计也就活不成。

“焱大人,有没有好好劝劝清帝呢?怎么他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真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焱潲终于明白怎么茛觿就那么讨厌他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西周王自以为聪明,看到了地上的那条线,放开茛觿,却不想他在放手的那一刻,他的双眼睁开,那是一双不敢让人直视的眼。

“咦?”听到身后有声响,西周王下意识回头去看,不想看到了已经没有理智的茛觿。

……

然后,血水染红了西周府。

只要是靠近茛觿两步之内,没有活口,要不是公子七在关键时刻从背后敲晕了茛觿,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六)

“西周王呢……”这是茛觿醒来说的第一句话。

“死了。”焱潲见他醒了,倒了一杯水给他。

死了……看来是自己炎毒发作的事情,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是很简单的客房,应该是在客栈。

“……朕……睡了几天?”他揉了揉发疼的头,问道。

“两天,本来想逃出来之后直接回去,可你这副样子我们也没办法赶路。”

“我们?”这话听着不对,还有谁?

“还有公子七。”

“公子七?他不是西周王的死士么,怎么与我们一起了?”茛觿掀开被子想要下榻,焱潲连忙上前。

“主人死了,你说还能怎么办,西周王没有子嗣,他自然也没有了去路。”

焱潲见他脸色苍白不方便自己穿鞋,上前帮他,弯下腰时明显的顿了一顿。

“……你的伤怎么样了。”茛觿察觉,推开焱潲自己动手。

“托你的福,到现在都还没好。”焱潲在桌边坐下,继续把玩手里的茶杯。

茛觿轻声切了一声,“你的意思是朕下手重了?”

本来就不是故意要刺他,是因为西周王突然进来,为了不让西周王怀疑焱潲和自己,只好将计就计,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好在焱潲看破他的计谋,一起配合,否则这事也无法演得那么真。

“呵……”焱潲一笑带过,“等你好了一点我们就走,从西周回到南北战场少说也得要三天。”焱潲不得不佩服西周王的勇气,绑了两个大活人去了西周,也废了不少时日吧?

“朕无所谓,倒是你,如果伤没有好就不要逞强,要是半路死掉没人替你收尸。”茛觿尽管的挖苦。

“不用,死不了。”

茛觿长叹,也不知道龙帘那边怎么样了,最好就是死守战场等他回去,他回去就收兵,再也不打了,要是每一次打仗都被人捉,那还有没有意思了。

“君茛觿,你说我们要是不是仇人,没有那么多的过节,我们的现在,会不会不一样?”焱潲放下手里的茶杯,垂下眼帘说道。心里复杂,他想要他的答案,不管是什么样的。

茛觿沉默,手里的动作相继停下,良久他启唇,“就算没有发生,我们之间,也应该不会我们任何的瓜葛。”

焱潲凝神,没有瓜葛,好一个没有瓜葛,或许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他做他的清帝,自己做自己的尚书,着实,没有一点联系。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说话,他曾经说过,就算身败名裂也要毁了他,如今同一屋檐下,该说的狠心的话,该做的狠心的事情,再怎么强迫自己狠下心,都做不到。

他对世人掩藏自己的名字,清歌二字从未出现在北国百姓的耳中,听过这个名字的人是很少很少。而他青涩时的模样,白衣说着自己叫做清歌的样子,作为焱潲的他,不知道在梦里见到过多少次,或者他的心早就在见到他的第一面的时候就开始融化。

没有瓜葛,是啊,他是北国人,他是南国人,是一不小心就可能死在对方手里的敌对国家。

他们从生下来开始,就是敌人。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么?为什么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该不会是喜欢上君茛觿了吧?如果真的是,那么爱上自己的仇人而且还是个男人也太可笑了吧?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