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5)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茛觿双眼眯开一天缝,隐隐约约看到有人走过来在他身旁蹲下,手里还拿着一小罐子和一卷纱布。 “殿下伤的厉害,还是包扎一下吧,这冻伤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人看着茛觿痛苦的蜷缩在一起,道。 “……你是谁?”茛觿

茛觿双眼眯开一天缝,隐隐约约看到有人走过来在他身旁蹲下,手里还拿着一小罐子和一卷纱布。

“殿下伤的厉害,还是包扎一下吧,这冻伤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人看着茛觿痛苦的蜷缩在一起,道。

“……你是谁?”茛觿无力。

那人没有表情,“我叫公子七,是西周王的死士。”

死士!茛觿微弱的目光瞬间变得警惕起来了,质问:“死士为什么会来这里,要杀人灭口?”

“不是。我只是来给殿下上药。”公子七淡淡道。

茛觿单字音的发笑,“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公子七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殿下既然不喜欢我,那就自己涂吧,对那天捉殿下来,我感到非常抱歉。”

茛觿听着这话不对,抬头看他,“原来是你捉的朕……”

“是,也只有我一个人了,为了捉你,王上大费周张,十三死士只要有一个没有完成任务,就得连着另外一个死士一起死去,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十三个人死了十二个,都是精英人士,西周王果然残暴无度。这么说来,这十二个人去死还都要去怪他了?而面前这个叫做公子七的,兴许就是十三个里面最强的,如果有机会,他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殿下自重。”他离开,那扇门又重重的关上,他听到了被扣上门锁的声音。

世道就该是这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像每个人都是逆我者亡的样子,留下来的只会是强者。

等痛楚稍稍过去,他双手撑着地直起身子。还好是白天,不然到了晚上炎毒大兴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你……没事吧?”焱潲见到他摇摇晃晃向自己走来,似乎是关切道。

“别说话,朕给你涂药。”

自己还没管好自己呢就去管别人,真是逞强好胜。

“可那是公子七,给你的。”焱潲见他将手放在了剑柄上,闭上眼转过头去。

剑出,混着有些快要凝固的血,新血旧血一起出来,红红的撒了一地。

“嘶……”茛觿拔的还算利润,但还是让焱潲倒吸凉气。

“你何必说那样的话,你不说,我就不会下手。”焱潲扶着他倒下的身体,将他平放在地上,小心的挑开他的衣襟。

“既然你演得那么卖力,我这个做配角的,可不能毁了这么好的场景。”

茛觿不说话,专心的继续手里的动作。美好外现,细致的皮肤比不上茛觿的白皙,却也是极品了。

伤口处血肉模糊,他看着有些于心不忍,迟迟下不了手。

“你在害怕。”

“朕没有。”

茛觿嘴硬,取过公子七送来的金创胡乱倒在他的伤口上,小心翼翼的将成团的药粉抹开,而后取来纱布,示意焱潲做起来。

“我怎么坐的起来?”

“那不包扎了,随你去死好了。”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四)

“那不包扎了,随你去死好了。”

焱潲无奈,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角把自己撑起来。

茛觿找到纱布的一头,展开伏下身子将他的伤口包好。

“那是公子七送来给你的,为什么不自己用。”焱潲突然想起这么一件事情,想想那是人家给茛觿的药,自己拿来用会不会失了礼数。

“少废话。”

“那你的伤怎么办。”

“不用你管。”

“担心我?”焱潲玩弄他垂下的黑发,逗笑道。

“你再说朕就勒死你。”他伸手环住他的腰部,伸到背后去将纱布打结,因为看不到,再加上冻伤手指更加不灵活。他只能贴着他的身体,不停的摸索手里的纱布。

“你别动,你……”

茛觿后背吃痛,贴上冰冷的地面,就这么直接被焱潲给推倒。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若无其事的压上来,半边衣服滑下至腰部。

“放开朕。”他伸手抵上他的胸膛往外推,而他纹丝不动反倒一步步逼近。

他不是受伤了么,怎么还有力气,茛觿真的后悔方才没有一剑捅死焱潲。

“你在害怕。”

茛觿哪里听见他说什么,加重了手里的力气。

“你还在担心什么,反正我抱也抱过了,吻也吻过了,睡也睡过了,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多这么一次也不会怎样吧?”

“不要!你放开朕,听见没有!”

“没、门。”

“唔……唔……”

他低头含住了茛觿的唇瓣,满意的眯眼看着他瞪大的双眼。轻轻的吸吮着,似是有意无意的挑逗,茛觿想要别过脸去躲开,焱潲出手钳住他的下巴,让他动弹不得。

吻进一步的加深,焱潲撬开他的唇齿,勾过他的润滑,强逼着他与自己纠缠,游走在他的唇腔各个角落,扫过他的皓齿每一寸。

茛觿的嘴角挂上了让人羞涩捂脸的银丝,被焱潲不留痕迹的舔去。

茛觿被折腾的喘不过气,用力一推,将他的唇脱离。

“呼……”他大口吸气,“你别再……唔唔……”

再一次深深的印上那份柔软,无论茛觿怎么推,怎么折腾,他都紧紧的将他压在身下,像是守住自己的珍宝,不愿被人看见。

两股清泪从他的眼角滑下,放弃了挣扎,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被自己的仇人给强吻了,这对于高高在上的清帝来说,是莫大的羞辱。

“清歌……”

唇齿摩挲间,焱潲呢喃,一遍又一遍唤着清歌,吻了放,放了吻,直到茛觿只剩喘息的力气方止。

他低头看向他绯红的脸,眼角泪水还未干去,他伸手替他擦去,却对上了他晶莹满是殇意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给过他求饶的机会,那一夜也一样,从未有过。再说,就算他求饶,他会选择大发慈悲的放过他么?显然不会。就如他们之间的游戏,他炎焱潲绝对不会轻易说出他原谅的。

焱潲松手,直起身子坐在他的腰上,“我……”

他承认一开始是为了逗弄他,到后来,只是……情不自禁。

他被茛觿的冷笑吓到,“怎么不继续,怎么不像那夜一样继续?炎焱潲,朕就那么……让你想要玩弄么?”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