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4)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他跃上房梁,取下挂在那里的红袍,摸了摸大概干了,丢给茛觿。 “朕送你出去。”茛觿接过空中飘下的衣服,摇头冷冷一句。 焱潲停住,向他投去目光,不知是被他的那一声朕字惊到还是被他的话。为什么要送他出去,真

他跃上房梁,取下挂在那里的红袍,摸了摸大概干了,丢给茛觿。

“朕送你出去。”茛觿接过空中飘下的衣服,摇头冷冷一句。

焱潲停住,向他投去目光,不知是被他的那一声朕字惊到还是被他的话。为什么要送他出去,真的以为自己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了么?还是间接取笑他不留意给捉了来?一年未见,自称改了,服饰改了,地位改了,连性格也改了么?

“谁要你送。”焱潲愠怒。

“你……你要是死在这里,谁来替你报仇?倒不如为南国省点棺材费,也省的拖朕后腿。”茛觿掀开被子,美好外露,飞速被红色袍子盖去。“你若是留在这里,死的人,就不止是朕一个人。”

他越听越不悦,“我的死活,和你无关!”

“就像当年君茛觿一样么?”他的眼里流露过一丝忧伤,苦笑一声,低头望着自己被冻的有些发紫的手臂,心里不知想些什么。

那年榕树月下的白衣男子,笑着对他说,兄台也是来赏月的么?那样青涩的他,那个叫清歌的他,那样让人印象深刻的他,真的是他么。

“你是不是想问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起身,倚在墙上一阵冷笑,“炎焱潲,谅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君茛觿会是这个样子吧?那么朕今天就告诉你,这才是朕原来的样子,一年前你看到的君茛觿,只不过是朕服药之后的样子,呵……什么清歌,什么白衣,什么青涩,都是假的,人总会想到梦里美好的那一面,炎焱潲,一年前你束缚了朕,朕就要让那个君清歌永远死去,永远只能活在梦里!”

他的笑给人彻骨的凉意,既有狐鸣的凄凉,又有高傲的嘲笑讽刺,这使焱潲真正的意识到,茛觿着实不再是那个茛觿。

为什么,难道他被他的假象骗了?听着他的笑他想起了过去的他,他从未见到茛觿在他面前笑过,如今见到确实一次更胜一次的冷意的苦笑。

活在梦里……么?

思绪被拉回,焱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眯眼道:“君茛觿,千万不要搞错了,游戏还未结束,我也没说我会原谅你放过你,要赶我走可以,最起码你要有可以和我一同面对面谈条件的资格!”

否则……觉不允许……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二)

否则他绝对不会就让他这么轻易的从他的眼前逃开!

茛觿无言。一年之前所谓的游戏,是他自己说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怨言。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啊,即便是当做是一场梦,也无法逃开这个该死的孩子般的游戏。

他们默默对视,一句话也不说。茛觿下意识的想要别开目光,却被焱潲呵住。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茛觿抬头,有点好笑的想他又要耍什么花样。而他,对上他目光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自己。

那副绝美容样,妖娆祸国殃民的样子,长发有些凌乱,红色长袍懒懒散散的披在身上,白皙的肌肤覆上了一层冻伤的紫,目光里闪烁着什么。

是对所有人的厌恶与仇恨,看上去那么的……可怕。

那是他的眼睛?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多了一份惊愕,那样沉重的眼睛,原先的清澈去了哪里?目光空洞,如果不会思考那就是一副行尸走肉。

“这就是现在的你。”

这就是现在的……他?

没有人样,浑身邪气的……他?

他到底有多久没有笑过了?几天前?几月前?几年前?还是……自那以后从未有过?

那又怎样?他活着本来就不是为自己而活,行尸走肉就行尸走肉,他早就什么都不顾了。是世界不要的他,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要的起别人?这样的他,就算在梦里,也不愿意多笑一笑。

“吱——”

茛觿眼尖,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他侧身踱步至门前一把抽出西周王腰间的剑,反手指向焱潲。

焱潲和西周王都被吓了吓,惊讶过后,西周王决定留下看好戏。

“少给朕来这一套,你要是再不走,你信不信朕现在就杀了你!”茛觿斥,举剑的手冻伤让他不停的颤抖,他却掩饰的好,没有人能发觉到那细细微微的颤抖。

“你……你不会。”焱潲垂头失笑,不再惊讶。

“不要一副很了解朕的样子!以你的武功,那些小喽咯怎么会拦的住你,炎焱潲,朕,不想再和你纠缠在一起,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现在,立刻给我消失!”

焱潲思量了一会,随即明白过来,暗笑他的精明,于是配合,“是又怎么样?君茛觿,仗着你手中有剑,我便怕了吗!”

“哈,你的意思是……”

“就怕你不敢。”

“你有什么资格配和朕过手,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茛觿握住剑柄的手紧了紧,蹙了蹙眉,在焱潲身上寻找入手点。

“你在看什么?莫不是在找机会……”话未说要,被突如其来的剧痛憋回了口中。

茛觿手里的剑刺去他的腹部,血水涌出来,焱潲退了好几步,他便进了好几步。

焱潲的眉间痛苦地拧成一块,茛觿的大脑有片刻的失神,咬了咬牙,手中一用力,剑又没入他的身体一寸。

焱潲没有想到他真的下的了手,还好他是几经训练过的人,也不至于那么快失去意识,还能够撑住。

茛觿低头送来剑柄,他的刘海太长遮住了他的脸,察觉不出喜怒。体内热血翻腾,血管像是要爆开,那种感觉伴随着那剑刺去焱潲的时候到来,报应么?

不多时,身体开始一阵一阵的剧痛,胸口好痛……他伸手捂住胸口,紧紧拽住胸前的衣服,再也立不住脚跪倒了下去。

西周王许是看不下去这血腥诡异的场面,干咳了两声将门反锁上离开。

身体好痛,痛……

焱潲靠着墙,明白过来茛觿是炎毒发作,想要做什么可又能如何?

第二卷:阑珊灯火(十三)

又是一阵死寂的沉默,谁都不说话,茛觿受不住干脆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狠狠喘气,焱潲倒是没什么大关系,只是伤口痛的厉害。

没事是必须的,茛觿找准了地方下手,既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还让西周王看得过瘾,看上去下手甚狠。

门再一次被打开,来者不是西周王,看他的服侍,侍卫随从别不多的身份。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