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1)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你胡说八道什么!交不出殿下就诬赖? “你又在胡说什么,难道少主不见了和你们没有关系么?” “……你说什么?炎尚书也不见了?” 龙帘和阿千先后察觉到,双方都没有藏人,只怕是有小人趁着大战乱的很将二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交不出殿下就诬赖?!”

“你又在胡说什么,难道少主不见了和你们没有关系么?”

“……你说什么?炎尚书也不见了?”

龙帘和阿千先后察觉到,双方都没有藏人,只怕是有小人趁着大战乱的很将二人劫走了!这事情,不妙啊……

第二卷:阑珊灯火(六)

一头阿千龙帘正在拼了命的想办法找人,而另一头,二人糊里糊涂被捉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清帝醒了。”

“哦?带上来。”西周王来了兴致,停下手中的事。

西周王是西边小国西国的国君,一直想要统领天下,上位十几年来一直培养着军力,据说还培养了一群高能力的死士,一共十三人。这一次南北大战,他认为有利可图,大战一开始就开始计量,他要两国的兵和江山,这野心大的十足,如今他把茛觿和焱潲全部捉来,为的就是早日满足自己想了十几年的愿望。

满意的看着面前这个被压住的红衣男子,人都说他武功高强天下没有多少人可以和他匹敌,根本想不到会这么容易会得到他。

他低着头,额前碎发垂下盖住了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周身确实冷的非常,胸口上上下下起伏,衣襟微微敞开,精致的锁骨印入西周王的眼中,他不禁啧啧两声,伸手抬起他的下颚。

“清帝果然名不虚传,长的相当漂亮啊。”

“……把你的脏手给朕拿开!”茛觿别过头,挣脱他的手,扯着干涸的嗓子放狠话。

西周王也不恼怒,轻笑一声,“清帝这说的什么话,难不成在清帝眼里,本王就那么肮脏?”

茛觿抬起头,恶狠狠看着面前这个双面人。一年前他登基的时候,又是丝绸有事金子的往他宫里送,尽在他耳边拍马屁说不尽的好话,现在好啊,直接给抓起来了,他是不是真的该佩服佩服他?!

“呵……西周王何出此言?你怎么会肮脏呢?再怎么不干净也总比门前看门狗来的强,你说是吧?”茛觿冷笑一声,话说出口,身后压着他的两个人抓住他的手大力地收紧,抓得他一阵疼。

可恶!什么时候不抓这个时候抓!现在月初炎毒眼看就要发作,身上根本使不上什么劲,等他脱身,定要将西周王碎尸万段!

“哪里哪里,本王怎么能和门口的狗比呢,本王现在想的不是狗,是案板上的羔羊……清帝你说,我要拿它怎么办呢?”

茛觿明白,这羔羊说的就是他,他真的不明白,西周王到底想要什么,连他都敢绑。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他质问。

西周王将茛觿愠怒蹙眉的样子尽收眼底,笑道:“清帝真是好表情……”

“少废话!你到底什么目的!”茛觿看他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就一阵作呕,瞪眼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清帝把帝玺交出来……”

“休、想。”茛觿还没等他说要,冷声拒绝。要帝玺就等于要了他的江山北国,这北国是他祖父曾祖父历尽千辛万苦打下来的,他接任帝位,就发誓世世代代守护这里,绝对不会让它落入歹人手中。

西周王听言脸色僵了僵,拉下脸来,“清帝可不要不知好歹,早知道,本王折磨人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清帝不交,本王就有千种万种的办法让你交出来!”

“真是好笑,你以为朕这一年皇帝都白当了么?你有千种万种的方法折磨朕,朕就有千种万种的方法反咬你一口,西周王,有什么破招就使出来!你以为朕会怕你么!”

“清帝可不要不知好歹!”西周王明显怒了,脸涨的通红。

“不要得寸进尺的人是你!少在朕面前装好人,朕不吃这一套!只要朕在一天,就不会让你得逞。”

哪怕是……鱼死网破!

第二卷:阑珊灯火(七)

西周王的黑了黑,抓紧了茛觿的肩膀,面目狰狞地说道:“清帝殿下,如果你不想收到伤害,就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

茛觿一阵吃痛,嘴角扯了扯,冷笑出声:“就算朕再怎么懦弱,也不会让帝玺落到你这种狗贼手里!”

西周王牙根咬的直痒,而后大笑三声,“好!清帝果然名不虚传,人长的不仅美,还这般桀骜!那么清帝,你准备好让本王折磨的准备了么?”

他不屑,“你觉得朕会怕你么?”

西周王没办法下台,哼了一声挥手示意压住茛觿的侍卫,随后他被带下去了。

之前就想着要提防着这个人,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南北大战的时候动手,不知道龙帘找不到自己会急成什么样子,该不会自己这边已经败了吧?这一年来这么精心调兵富国就是为了今朝战胜南国为北国皇族报仇,所以这一次如果输了可怎么好。

一年前他亲手杀了南国朱帝,现在明帝和他同一天接手江山,心中那份快要熄灭的怒火再一刻燃烧起来。只要是南国皇帝,不管年龄多少明昏是否,他都要让他们一一屠死自己手里,朱帝创下的罪孽,就让他的后代来一点一点偿还,总有一天,他要让朱帝以命偿命,当初他杀了北国多少人,他就要他双倍的换回来!

他和焱潲的心中都充满了恨,但是他们不一样,焱潲的恨是对他一个人,而他的恨不仅仅是对朱帝,还有对天下所有人。

只要他活着,就不会停止屠杀南国皇族的脚步。

他所追求的没有束缚,追求的自由,追求的温暖,追求的关爱,上天却一次次剥夺了他被爱的权力,剥夺了他的希望,不只是焱潲,在意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失去,即便是心态再好,也会崩溃。

曾经为了掩盖身份不虚张声势服下了幻灵,曾有那么一刻他感受到了自由没有束缚的快乐,可惜,他还是他,从来就没有变过。

滔天大罪又怎样?他只要能够报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报还一报何时才能终了,这个道理在皇爷爷在世的时候一直教他,也根本没有想过要让他上位受皇帝的操劳,要不是朱帝,还能轮得到他么。

茛觿冷眼看着眼前的水池,池子是用寒玉铺成的,水上浮着一层薄薄的雾。

“殿下,这寒池你应该听说过吧?除了本王受过训练的手下,没有人可以承受得了这严寒,殿下要……”

“少废话,有什么招数就尽管使出来!”茛觿不想再多一刻听到西周王的声音,厌恶的立即打断。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