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20)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他所说的一切,好像是在警告又好像是在……自嘲。 “清帝怨恨少主么?”如果刚才龙帘说的是真的,那么少主对他做的,确实有一些让阿千于心不忍。 曾经焱潲对他说过他与茛觿的过往,将他捉来只是单纯的复仇,他明明

他所说的一切,好像是在警告又好像是在……自嘲。

“清帝怨恨少主么?”如果刚才龙帘说的是真的,那么少主对他做的,确实有一些让阿千于心不忍。

曾经焱潲对他说过他与茛觿的过往,将他捉来只是单纯的复仇,他明明有几千种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办法,到头来哪一种都没有下手,每天每夜将他关在他的房间里面,到底是怎样的煎熬,终究还是毁了他……

“朕累了,你快些回去复命吧。”茛觿没有回答,但是有意赶他回去。

阿千明白他不想回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撞见在门口等着的龙帘。

“我说……你今天问得有点多啊?”龙帘说话并不是好脸。

“那是我与清帝之间的事。”

龙帘冷笑一声:“你和殿下之间的事情?真是可笑,能把殿下折腾成这副模样的,不就是你家少主么?如果炎尚书不做那种事情,殿下也不会决定变回原来的样子。怎么,这个时候开始装起老好人了?当初殿下身陷黑暗之中的时候你在哪里?!”

龙帘看着阿千一副预言又止的样子,心底生死一种邪恶的念想。

“你……唔……”阿千瞪大了双眼,盯住突然吻上来的龙帘。

那双眼睛,分明就是也想要让他尝尝羞耻的感觉。他紧紧闭着唇,不让龙帘有近一步侵入的机会,无奈对方实在太过狡猾,舌尖滑入他的口中一阵乱绞。

阿千想要退,可他每后退一步,龙帘贴着他的身子前进一步,根本脱不了身。

“羞辱么?”龙帘看好戏地欣赏着他好像受尽折辱般羞耻的复杂的表情。

“你……王八蛋!”阿千愤怒至极,拔剑对着他。

“啧啧……这表情真好,今天第二遍叫我王八蛋了。”龙帘戏虐的笑容僵住,留给阿千的是严肃冷漠的言语:“你给我记住,区区一个吻而已,殿下收到的羞辱还不止这样!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阿千顿住。

龙帘在后面还不忘加了一句,“如果你想试试看,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一定会让你尝到……”

“住口!”阿千恨不能一剑刺下去。

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给……

不可饶恕!总有一天,他一定要狠狠捅他一剑!

“哼!”阿千出气一般的哼了一声,转头便走了,留下龙帘一人细细回味方才阿千唇的感觉。

第二卷:阑珊灯火(五)

“收了?”焱潲听言,可是并没有满意的意思。

“是。少主……还不高兴么?”阿千瞧着焱潲的脸色,小声道。毕竟还没有从龙帘突如其来的吻中挣脱出来,愣是这样被焱潲问,心里一阵慌。

焱潲凝神,虽然他不够了解茛觿,但是以他的性子,应该是知道自己是故意挑衅,做法应该是不但不收而且退回去啊,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开始就说收下?”焱潲看着阿千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还有什么没有说。

果然问到了……他深吸一口气,“不是,一开始少爷……清帝并不知道我们头领是少主,果断退回。”

“你的意思是说,君茛觿他是知道战书是我下的才接受的?”焱潲继续问。

“……是,清帝还说,他在那里……等着少主去杀。”

他猛地愣住,手中一个用力,陶瓷茶杯碎得彻底。

听到他的名字就接受,这算什么?怜悯么?轻视么?鄙夷么?这样被接受还不如被退回!他君茛觿到底把他当做什么!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做敌人,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什么叫等着他去杀,是在嘲笑他兵弱杀不了他吗?幼稚、可笑!

“好你个君茛觿……这就是你说的心甘情愿不会反抗?千万别再落到我手里,否则……”他低沉阴冷的笑了一声:“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到不能再反抗。”

现在一旁收拾碎掉的茶杯的阿千听到后,以后冷汗就没少流,硬生生的开口道:“少主接下来要怎么办?”

焱潲颤抖的身体慢慢归于平静,启唇道:“告诉所有领队,都给我撤回来。”

“……什么?”阿千怀疑自己听错了,少主居然说退兵?这仗这打的凶猛,怎么能突然退兵?这不是向敌方低头么?

“谁要是敢恋战,我就让他倒着走。”

“……是。那要是地方追着不放怎么办?”

“不会,以君茛觿的性子,他会第一时间退兵,养足兵力然后等待时机,所以,有他们一段时间安分的了。”焱潲停了停,“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是。”

然后焱潲以一个人需要静一静为由,支开了营帐周围的侍卫。当日,阿千按照焱潲的去做了,真的就如他所说的,北国立马就退了军,自己这里的几位大将虽然有些不服,但因为焱潲是皇帝亲封的上将军,所以不敢违抗,乖乖收了军。

晚上,阿千去焱潲营帐服侍,却被他挡在了门外,理由是他要好好计划计划,当然阿千也没有起疑心,当即就退下了,直到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有人急报说北军攻过来了。

慌乱之下,阿千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焱潲。掀开帘子,里面涌出一股奇怪的味道,熏的他一阵头昏,定神一看,这里哪还有焱潲的影子?

“少主!少主!”四下寻了一番都没有结果,他急得不知道怎么办,眼看着北军的步步逼近,他只好自己先硬着头皮上了。

阿千调动了大部分人马迎上去,与敌军碰头时并没有见面就打,只见骑马立在最前面的龙帘举剑指着他质问道:“说!你们把殿下弄到哪里去了?”

阿千找不到焱潲心情烦躁,听他说了更是感到莫名其妙,“你说什么?清帝不见了就怪到我们头上来,龙帘你不要太蛮横无理!”

“少废话!你到底交不交人?不交我就踏平你们南国!”龙帘气势汹汹,昨天半夜去找茛觿谈事,却发现他不见了,今日又偏偏是月初炎毒发作之时,怕就怕在茛觿会有不测,龙帘怎么想都不对,最后将茛觿失踪的元凶指向阿千焱潲。

“我坦明了告诉你,我们没有捉走清帝,倒是你们,把少主交出来!”阿千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乱,隐隐的觉得少主不见说不准就和他们有关系,昨天晚上少主无意间支走了侍卫,倒让他们有了可趁之机了。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