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18)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朱帝,好久不见?”茛觹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这个缩到角落惊恐地看着他的朱帝。 对于他和龙帘来说,潜入皇宫轻而易举。 “你你……你是君茛觹?”朱帝满脸惊慌,大声喊着救驾有刺客,谁想到门外侍卫只要是活的都一

“朱帝,好久不见?”茛觹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这个缩到角落惊恐地看着他的朱帝。

对于他和龙帘来说,潜入皇宫轻而易举。

“你你……你是君茛觹?”朱帝满脸惊慌,大声喊着救驾有刺客,谁想到门外侍卫只要是活的都一一被龙帘收拾的一干二净,根本没有人理他。

茛觹玩弄般的靠近,“不错,我是君茛觹,一个月前你让炎焱潲暗中捉拿的那个。”瞬时,他的目光冷了冷:“也是你多年前斩杀北国皇族中幸存下来的一个。”

朱帝吓得话都说不完全,“……所以……你今天是来……”

“取你的性命。”茛觹后退两步,转身对龙帘说:“动手。”

“是。”

在朱帝不断求饶和惊恐的惨叫声中,血光飞溅。

“其实殿下不必杀了朱帝,当年朱帝并没有杀了陛下。”龙帘想了想,道:“其实殿下是为了保全炎尚书吧?”

如果两个月到期炎焱潲交不出殿下,那就是死路一条,这样下去,杀了朱帝才是最好办法。

茛觹没有说话,龙帘就当他是默认。

“回宫。”

现在的他,只有想做,没有不能做,他的心,他的身体,受过血的洗礼,所以,血债血偿,他要用血来浇灌自己。

也许会有很多人会死在他的手上,即使杀光天下人,也解不了他对世间的恨。

他恨自己,也恨上天,他所在乎,所爱,爱自己在乎自己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他周围能感受到的温暖一层接着一层的散去,现在,他只有烈儿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那么狠心,残忍,说走就走,为什么要留下他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

还好,他还有烈儿……

第二卷:阑珊灯火(一)

丙辰二十三年七月,南国朱帝驾崩。

丙辰年二十三八月,南国新帝登基。

同一日,北国清帝上位。

“少主,陛下说要改国号,朝中大臣拿不定注意,特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阿千将宫里传来新帝的亲笔信递给焱潲。

焱潲眼皮都没抬一下,眯眼当做没听见。

如今新帝登基,对焱潲更是器重,又是赏黄金又是赏宅子,那日焱潲十八岁生辰还送了一批美女过来,全部被焱潲退回去。原本与苏月定下的亲事也给推掉了。

阿千见焱潲无意查看信的内容,就搁在桌上,“少主,还有一个消息不知你愿不愿意听。”

焱潲还是老样子,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君少爷他……以清帝为名号,在陛下登基的那天,在北国继位。”

焱潲听言,长长的睫毛颤了颤,随后缓缓睁开。

阿千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少爷离开的那天开始,自家少主就和吞了几百斤冰块一样,冷淡的不行。面对任何一个人的言语,哪怕是皇帝的,能不动口就不动口,任何一个人来访除了皇帝一概拒之门外。脸上整天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听到君少爷的消息之后才偶尔展现喜怒。

“我知道了。”焱潲把阿千赶了出去。茛觿离开第二天就传出朱帝驾崩,他与朱帝有仇,焱潲脑子都没怎么动就知道是茛觿干的好事。他没有下令去找他,他明白,茛觿要走,他拦也拦不住。

一年后。

北国派兵攻打南国,双方连打五天还僵持不下。

“少主不打算出手么,目前看来,我们并不占上风。”阿千立在焱潲身侧,二人现在城门上观看战势。

“急什么。”焱潲淡淡道。

想不到一年之内,他竟然能让北国变得如此强大。听说这一年北国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之前损失南国抢走的财富也加倍补了回来,一步一步踏上比之前还要强大的道路。

“少主,战报表示我们又损失一名大将,皇上都要急疯了,少主,你到底在等什么?”阿千急了。

焱潲半天才开口说一句话,让阿千欣喜若狂,“你去打探打探地方头领是谁,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他的士狂,还是我的兵强。”

焱潲的话无疑是默认阿千的,他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来了,是了一声连忙退下去为焱潲打点了。

焱潲凝神,无缘无故的怎么就开打了呢,这一年北国南国都很安分没有正面冲突啊,难道是君茛觿……

是又怎样?在游戏还没有结束之前,他永远都是他胯下受辱的宠物。

第二卷:阑珊灯火(二)

焱潲来到前线的第三天,连面都没有露过,一直呆在营帐里,士兵门也只是听说皇上亲封的上将军来了,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三天来,连续死了两位大将头领,兵力也损失不少,看北国那边好像什么事也没有,见面就打。

“少主,前两天替换到三小营的将领被敌方射中,生死未卜。”阿千进来汇报情况。

焱潲斜眼看他,身上没什么伤但也都是血了,“你没受伤吧?”

“没有。”

这种关键时候,他最亲近的手足可不能消失,“我们的探子呢。”

阿千愣了愣,低沉道:“一个都没有回来。”

焱潲起身取来纸笔,沾墨提笔,“我让你打听的事情,你可都办好?”

“都办好了。敌军的头领……是他。”

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说话,直到焱潲停笔,将手中的纸折好交给阿千。

“你想办法把这个送去给他,务必要让他看见。”

阿千接过,疑惑的问:“少主写了什么?”

“没什么,战书而已。”

“少主这个时候写战书,是想到办法了么?”

“不,只是单纯的挑衅。”

“我明白了。”阿千识相的没有多问,安静退出了营帐,他没有权力质问焱潲为什么这么做,他需要做的,就是不顾一切的相信他。

阿千尽量避开战争范围,走小路以保证自己和战书的安全。见到北国军营近在眼前,阿千在常人难以注意到的地方下马,趁着士兵巡查的空,挨个的找寻他所在的营帐。

“这不是阿千小猫么?”龙帘守在茛觿的营帐,未得命令不得进去,东看西看打发时间,不巧发现了混进来的阿千。

“不准那么叫我,王八蛋!”阿千自知是找到了茛觿的营帐,走近听到龙帘这么说气的想打他。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