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17)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焱潲不满的握紧了拳头,怎么有事那个小鬼!他想要他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偏偏提到了那个小孩! “君茛觿,我说过你想要救烈儿要做什么?” “取悦你。” “我要的取悦是你心甘情愿,而不是为了那个小鬼 膘弯煽

焱潲不满的握紧了拳头,怎么有事那个小鬼!他想要他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偏偏提到了那个小孩!

“君茛觿,我说过你想要救烈儿要做什么?”

“取悦你。”

“我要的取悦是你心甘情愿,而不是为了那个小鬼!”焱潲松开他,看着有些惊讶的茛觿,冷冷道,“君茛觿,两个月期限过去一半,只剩下一半时间,我倒要看你,能有什么办法!”

第一卷:近水楼台(二十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一定会想到办法救烈儿出去的!

只要烈儿可以平安无事,他什么都可以做!

真的什么都可以……

望着身上焱潲的深邃目光,茛觹没办法再淡然下去。他这算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停手,生气了么?茛觹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惹他生气了。

他说的很明白,如果焱潲想要,他就会给,绝对不会反抗,就当是为了烈儿为了自己。可,若他真的继续下去,自己把一切都给了他,多年以后,自己到底会不会后悔……

如果烈儿知道这是用茛觹身体换来的代价,那么他长大后,还会不会认他,会不会原谅他,在别人心里,这个高高在上即将登基的北帝又算什么?

“你不是要我取悦你吗,好,我给你,不管你怎么要用什么方式要,我君茛觹,不会反抗,你要我心甘情愿,为了烈儿我可以。”

焱潲低头死死盯住茛觹微红的脸,气不打一处来。

“心甘情愿,不会反抗!好,好一个心甘情愿不会反抗,君茛觹你好样的!今天我就要你尝尝,什么叫做耻辱!”

“你……”唇狠狠的被封住,他的怒火一触即发,丝毫不漏的全部撒在茛觹身上。

掠夺,侵占,肆虐,他君茛觹居然会……

君茛觹啊君茛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是换做往日的你,面对焱潲一次又一次的挑逗与折磨,你不是拔剑相向还能是什么。

胸口一阵凉意,衣裳被撕得彻彻底底,身体各处不时传来焱潲蚂蚁般的啃咬,他只能咬紧下唇,颤抖着由他来。

焉得,他想起焱潲的话。

——你知道么,一个六岁的孩子,跪在这里整整三天是什么感觉么,他大哭,哭到晕过去,那一刻开始,他下定决心要报复,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做代价!

这就是所谓的报应,所谓的游戏吗?他认了,他君茛觹都认了。

他口中发出悉悉碎碎的低吟,痛苦与羞耻之感充满他的心头,他以为他可以淡然冷笑的看着所有的一切,他以为他的善良与纯净会让焱潲有一丝丝的温暖,可是他想的太过简单,这一切,在焱潲进入他身体之后才全部明白过来。

即使是这样,焱潲也不可能会还给他的烈儿,他要变回他的本性,变会他原来的样子,他要用自己的力量而不是用这种手段去保护他身边最重要的人!

茛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抓紧了身下的床单,最后,终于因为痛疼而晕厥过去。

——殿下,你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啊?你为了烈儿把自己都给卖了你知不知道!

——我不会让任何人在伤害烈儿,我活着就是因为他,他死我必死,我生他必生,我……再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十恶不赦的梦。梦里各种恶魔妖孽朝他伸出双手,嘲笑他是个无能之人,不净之人……

没错,他就是无能之人,不净之人……

醒来的时候身上一丝不挂,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紫色痕迹,焱潲已经不在,在他身边守了整整一天的人,是龙帘。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炎焱潲那个王八蛋不会放过殿下,可惜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殿下……你觉得怎么样?”

全身无力,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在痛。

“你流了血,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给我幻灵。”

“诶?”

“给我幻灵。”

龙帘一惊,抬头去看茛觹的双眼。

目光的冷,是给人彻骨的凉。

他的殿下好像……回来了呢。

第一卷:近水楼台(二十七)

龙帘勾唇笑着,“殿下果真下定决心了么?属下认为,现在的殿下即使不服用幻灵,也与之前没什么两样了。”

茛觹冷眼扫过龙帘的脸,“我是怕,遇见那种场合会下不了手。”

龙帘点头,取出幻灵丹药递给茛觹,他接过,本以为他会再三思虑,没想到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吞下。

龙帘笑,他所熟悉的那双邪魅冷血的狐眼,精致五官,擒着似有似无冷笑的完美嘴角,那才是他的清歌殿下,不,应该说是茛觹殿下。

茛觹翻身下榻,赤脚站于铜镜前,上下打量自己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身体。

之前焱潲的折磨,不值一提,这具身体,才是他真正的惩罚么……

大大小小,青青紫紫布满了他白皙的皮肤,微微有些红肿。茛觹以为自己可以一笑而过,可以蔑视这些痕迹,可当他看到胸膛上用血勾成的“焱”字印记,恨不能一拳打碎那面铜镜。

——看来我要想想办法了,君茛觹,做好被我标上印记的准备吧。

这就是他说的印记?趁他昏迷之刻用刀子刻下的印记?炎焱潲,你还真是出了一个好主意,说不定他高兴,会让这个印记陪他过上一辈子。

“真可笑。”他抚上还在出血的印记,发出了一声让人发颤冷淡诡异无比的笑。

从背后看着殿下光洁的悲伤刺眼暗淡的吻痕,咬牙暗骂焱潲下手之狠,俯下身拾起散乱一地的以上,替茛觹披上,一一着好。

“烈儿呢。”茛觹闭眼问正在给自己束发的龙帘。

“已经救出去了,估计正在回宫的路上。”龙帘用发带将他的长发扎起,“殿下接下来什么打算,直接回宫么?”

“不,既然来了南国,不去拜访拜访南国皇帝,有失礼数。”茛觹冷道。

多年以前,烧我皇宫,杀我皇族,抢我国库,北国一夜之间变得虚空无力,百姓不再安康,国力不再强大,南国皇帝,兴许我真的应该去拜访你呢。

龙帘打点好,正准备走,却发现凌乱床榻上的点点血迹,他扶额摇头,正欲上前收拾收拾,听到茛觹离开的脚步后,顾不得什么急忙跟上去。

来到炎府一个月的夜,月色皎洁的让人心生涟漪,他离开了这里,连头也没有回。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