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15)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你 “你奈我何?” 两人剑法高超,不相上下。龙帘说的话确实是大家一直若疑惑的,堂堂炎府管事,连一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随随便便的取了一个阿千就当名字叫了,而且武功高超相貌也好,没有一个好名字还真是浪

“你!”

“你奈我何?”

两人剑法高超,不相上下。龙帘说的话确实是大家一直若疑惑的,堂堂炎府管事,连一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随随便便的取了一个阿千就当名字叫了,而且武功高超相貌也好,没有一个好名字还真是浪费了。

二人你一剑我一剑,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到后来龙帘似乎也察觉了自己的恋战,一个回旋强行将两个人分开。

“要不是那日刚好被你们撞见,谁会被你们捉走啊!害的我找了殿下好几天!近水楼台先得月说的都是什么狗屁!告诉你们家尚书,如果殿下伤着了,改日北国就来踏平你们南国!”龙帘收回手中的剑,冷道。

“你说什么?”阿千皱眉,这个人,闯进府邸不说,口气还这么大,当他阿千吃素的啊!他觉得自己气的又少了两年寿命。

“后会无期。”龙帘跃上屋顶,踩着瓦烁还不忘对阿千回头一笑,看到阿千气极败坏的样子不由得打心底的暗爽了一下,才不见了踪影。

“喂!混蛋!千万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就把你五马分尸,把你埋在最繁华的大街上让人踩!我还要……”

“阿千你在和水说话?”焱潲在不远处听到有说话声便过来查看,结果只看到阿千一个人。

“啊……那个,没有啊我在自言自语,少主……有什么吩咐么?”阿千红着脸低头尴尬答道。

“为什么,我要去君茛觿房里,听到有声音就来看看。”焱潲见没什么事情发生,猜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转身往茛觿房里走去。

留下阿千干瞪眼咒骂龙帘几千遍,王八蛋死流氓混蛋笨蛋大傻瓜……

第一卷:近水楼台(二十三)

焱潲步行前去,停在茛觹门前好一会儿,只手顿在门前老久却没有推开。

昨夜他看到了君茛觹最脆弱的一面,本来是最好的机会他可以报仇,不过他没有。到底还是下不了手。

“吱——”最终还是打开了那扇门。

“烈儿是不是在你那里。”

劈头盖脸的一句,焱潲愣了愣,直直看着榻上那个面无血色无力动手的茛觹,随后冷笑一声。

“居然被你发觉了。”

果然!茛觹心里咯噔一声,他捉烈儿来不就是为了要挟他么!烈儿还那么小,焱潲要什么自己给他就是了,为何要牵连一个小孩!

“放他走。”他带了一丝的恳求,双目对上焱潲的冰冷,“只要你可以放他走,我什么都可以做!”

焱潲嘴角的冷意又一步的加深,冰冷的诡异,他无情的目光落在茛觹的身上,冰冰凉凉让茛觹不由得身子颤了颤。

“君茛觹,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游戏?”

焱潲走近,逼得茛觹不禁向内缩了缩。

“没错,游戏。”

什么游戏,是不是他赢了就会放过烈儿,筹码又是什么,如果他输了,焱潲又会对他对烈儿做什么。

“什么……游戏。”茛觹的声音有一丝的发抖,他居然有些害怕这个站在榻前的男子。

“如果你赢了,我就放过你放过烈儿,如果你输了,我就会把君茛烈送去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树林,让他与野兽为伴,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可爱侄儿了。同时,你还要一生一世留在炎府,受我的折磨,做我的宠物,你说,如何?”

茛觹失神,这怎么算好像都是自己在受苦,输赢他本就没有任何概念,但是这一次的筹码却是烈儿!他绝对不会让烈儿受到任何伤害,绝对不会……辜负表姐。所以,他一定要赢!

“……好。”

“这个游戏就是……”焱潲将唇凑近他的耳边,轻喃:“我要你取悦我,如果在把你送到皇帝那里之前,我开心了,我高兴了,我解恨了,我说了我原谅你,就算你赢,反之,就是你输。”

取悦?如何取悦?自古都是女人取悦男人,他君茛觹是男子,怎么取悦……总之先做到他要求的吧。

“你可不要反悔。”茛觹呼了一口气,“在此之前你不可以伤害他。”

“好。”

“你……让我见见他。”

“代价呢?”

代……代价?见上一面也要代价?茛觹盯紧了面前的人,颤颤问道:“什么……代价?”

“既然你要见人质,就必须付出代价。”焱潲的气息呼在茛觹的脖颈间,却一不小心看到了铁环上那一道小小的裂痕。铁环居然……裂了?什么时候裂开的?他天天监视君茛觹却一点都不知晓。

“你要什……”

“看来区区一个铁环还困不住你。”焱潲打断他的话,心里想着罢了罢了伸手去解开了他的铁环。脖子上红红的一圈印记印入他眼里,那么刺眼,是时间长了的原因么?红红的泛着一些紫。

“你……”茛觹哑口无言,他以为可以掩藏的很好可还是被发觉了。上一次夜里他为了寻找谷无忧震开铁环,第二天回来怕被怀疑就带了回去,还好裂痕很小看不清晰。没想到,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看来我要想想办法了,君茛觹,做好被我标上印记的准备吧。”他阴冷的沉着脸,极其冰凉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等等!”要走了么?还没让他见烈儿就准备走?他君茛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烈儿平安无事!

“我说的代价,他日我自会从你身上取,要知道,炎家尚书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

“吱——”门再度关上,房内陷入安静。

取得他的原谅……么。

第一卷:近水楼台(二十四)

虽然是很担心,但是听到烈儿平安无事的时候,茛觹松了一口气。

烈儿是继茛觹之后北国皇族最重要的一代,将来是要做储君的,对于茛觹来说,也十分重要。当年南国皇族死士潜入北国皇宫,一夜之间杀了不知道多少人,北国皇宫瞬间变得鲜血淋漓,到处都是死尸。茛觹和所有皇族都是在那个时候中了炎毒,其他人一年才发作一次,唯独茛觹,发作次数频频,多到每个月月初都会发作。茛觹的父亲在那一刻也被杀害,母亲为了这件事情堕落了好久,整天把自己关在宫里,谁也不肯见,只是嘱咐茛觹,一定要报仇。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