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上——君迹(14)

时间:2019-09-27 16:20 标签:
“……君茛觿……”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摊软在地上强忍着痛的茛觿,后悔自己怎么没早一点来,今天一个下午他的状态都不对劲,都是因为炎毒。 “你……回去,不要,管我。”他粗喘着气,胸口大幅度的起伏,今日

“……君茛觿……”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摊软在地上强忍着痛的茛觿,后悔自己怎么没早一点来,今天一个下午他的状态都不对劲,都是因为炎毒。

“你……回去,不要,管我。”他粗喘着气,胸口大幅度的起伏,今日刚刚有些好转的伤口再一次裂开,渗出血来。

“你说什么傻话!你中毒为什么不告诉我?!”焱潲气极,跪坐在他的边上,“我怎么样才能救你,怎么样才能让你不痛苦?”

茛觿的脸色惨白,双唇止不住的颤抖,“你……救不了我……没有,办法的……”

这一夜,焱潲只能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晕厥,又一次一次的陷入痛苦,心一阵抽痛,却什么也做不了。

第一卷:近水楼台(二十一)

窗边透进来一丝光,黎明了。

焱潲送了口气,出门唤了阿千。

“少主有什么吩咐呢?”阿千见焱潲从茛觿的房里出来,疑惑的眯了眯眼。

“去准备清粥,送到君茛觿房里。”焱潲不等回答,独自离开茛觿的房间。

阿千原本还想问问怎么回事,见他离开只好作罢。

焱潲回了寝屋,坐在榻边揉了揉发疼的眼。这君茛觿还真是能忍,疼成那样都没有抱怨什么,还有,怎么小白会知道这件事情,当初发现小白在后门假山鬼鬼祟祟就开始怀疑,现在有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让他起了戒心。

真是折腾了一夜都没睡。

昨日君茛觿的炎毒发作,他在边上什么也做不了,等到他痛楚平息才抱他上榻。他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他到底要怎么做才好,明明决心要报复,可为什么总是让他看见他脆弱的一面呢,总是……下不了手。

“殿下?”

茛觿应声回头:“……龙帘?”

龙帘是茛觿在北国的贴身侍卫,无时无刻都会跟在他的身边,那日茛觿消失在无名客栈’让他一阵好找。

“殿下让我好一阵苦寻呢。”龙帘端过桌上的清粥,坐在榻边:“殿下要我喂你么。”

“不,我自己来就好了。”

龙帘蹙了蹙眉,果然是药效的关系么,现在的殿下还真是难以让人适应。

“他们没有对殿下怎么样吧?”

“没有。”

“那殿下的肩伤是怎么来的。”

茛觿无言,接过他手里的清粥,低头喝了一口。

“你……怎么进来的?”茛觿有意别开龙炎的问题,问道。

“炎府的防守对于我来说,要进来轻而易举。”龙帘的脸色一步一步的更加黑暗,深邃的目光想要把茛觿吞噬,“龙帘还是喜欢原来的殿下。”

“……你快点离开吧,被发现了就不好了。”茛觿垂下眼帘,轻声说道。

“殿下……小侯爷不见了。”

瞳孔猛地收紧,身体怔住,僵硬的抬头看住龙帘:“你说什么?”

“殿下……”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不住!烈儿要是……”等等!前几天听到了孩子哭声,乍一听十分像烈儿的哭闹,只是那一刻他没有在意。难道说,难道说,是焱潲捉走了烈儿?不行,他一刻也等不下去,掀开被子就要下榻,哪知重心不稳,要不是龙帘扶住,早就跌倒。

“殿下去哪里?身体还这么虚弱,不要随意走动。”

“你……明明知道烈儿对我的重要,他是我表姐的孩子!表姐临死之前我答应过她我会好好照顾烈儿的!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她!”茛觿跪倒在地上,龙帘忙上前扶住,“那年烈儿出生,南国狗贼潜进皇宫,大规模杀人,其中包括表姐。她对我如同亲弟弟一样,她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我只是想,完成她最后的愿望,帮她抚养烈儿,可为什么,我总是做不好呢!”

一滴泪划过,落在地上那样的不起眼,却深深的印在龙帘的眼里。

“殿下……”

“龙帘,你快走吧,等到两个月到期我自会和你回去。”

“可是殿下……”

“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是吗!”

“……是。”

第一卷:近水楼台(二十二)

龙帘不放心的回头瞅了瞅,还是忍心的翻过窗户离开。他不该喂殿下吃下幻灵。

幻灵,是君家皇族的特制药。人是有双面性的,一面是善良纯洁,另一面也是黑暗与邪恶。幻灵则可以把这两种不一样的灵魂更好的显现出来,殿下的本性黑暗邪恶,他没有任何理由的憎恶所有人,从他生出来就开始。要不是为了掩盖身份,他的殿下才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唉……”龙帘叹气,忽闻身后传来脚步声。

“谁?”

“外客为何叹气?”阿千走近,拒他一步之遥停下。

外客?龙帘放松了警惕,敢情是把他当做客人了啊。

“与你无关。”他冷冷答道,细细打量这人。长的倒是机灵秀气,看样子和自己差不多大,身体看上去挺适合做北国内侍。

“外客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呢,正巧府里今日取了新茶来。”阿千失笑。

“不需要。”龙帘转身欲走。

“外客刚来就要走?”阿千没有拦住的意思,问道。在此之前阿千没有接到任何的指示说会有客人前来,估计这个人是混进来的,不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企图,他一概不知。

阿千握紧了剑柄,随时都准备出剑。

“你这人……”龙帘回头,却发现阿千的剑尖正指着他的眉心。

先是那么一刻的错愕,随后冷笑一声淡然抽出腰间佩剑,“看来我遇上麻烦了。”

声音妩媚妖孽,相貌也是如此,看样子也是个高手,阿千见状就打,不给对方一丝思考的时间。

“说,你来此有何目的!”他趁龙帘回身之际,一剑突的刺去。

龙帘早就料到阿千会这么做,早就做好准备,轻松躲开。

“目的?什么目的,我倒是听说炎府管事叫做阿千?怎么连个正经的名字也没有?与街头流浪无人怜爱的猫狗有何差别?”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