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歌留半殇 下——君迹

时间:2019-09-27 16:19 标签:
第四卷:凝血成殇(十一)孤翼侯没想到他会要人要的这么直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焱潲站起身子,对孤翼侯行了个礼,低声道:侯爷是聪明人,也应该知道北国清帝失踪的后果,到时候南国北国兵戎相向,侯爷

第四卷:凝血成殇(十一)

孤翼侯没想到他会要人要的这么直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焱潲站起身子,对孤翼侯行了个礼,低声道:“侯爷是聪明人,也应该知道北国清帝失踪的后果,到时候南国北国兵戎相向,侯爷要怎么对付?你我同为南朝臣子,理应保护国权,可是如果侯爷做了有伤情理的事情,我炎焱潲第一个不放过。”

孤翼侯深知事情已经败露,也没打算继续装蒜,道:“炎尚书不是一向最讨厌处理政事的么,怎么今个倒做起大丈夫了?”

焱潲肃穆而视:“大丈夫时时刻刻都有,只不过侯爷不屑在意罢了。”

孤翼侯冷笑,放下茶杯站起身。此时两人的距离不过三步之遥,平视着对方,眼里都有不一样的跳跃闪烁。周围的空气忽的下降,二人的视线如坚不可摧的冰山一样,重重的压在对方身上。阿千龙帘在一边默默看着,手上握紧了藏在袖口的匕首。

孤翼侯盯了焱潲看了许久,轻蔑道:“就算发现了那又怎样?清帝现在已经是本侯的怀中人了。”

焱潲听言顿了顿。他明白孤翼侯的意思,八成茛觿是被这家伙强迫的,趁他不注意硬上,得知消息的焱潲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不过他还是不忘反咬一口,“怀中人又怎样?清帝的心不在侯爷身上,侯爷再怎么强迫也没有用。对了侯爷,有个坏消息,其实我跟清帝,早就已经做了闺房之事了。”

孤翼侯听到后脸都黑了,再也忍受不住焱潲的放肆,猛的抽搐腰间的长剑指着焱潲的脖颈。焱潲一脸淡然,因为下一刻,阿千和龙帘的中长匕首夹在了他的脖子上。

“竟然敢拿匕首威胁本侯,放肆!”孤翼侯一个回身撞开了他们两个,怒道。

这就是焱潲想要的效果,他并未打算亲自与孤翼侯动手,孤翼侯武功好,阿千龙帘两个人却已经有足够能力去应付,如果孤翼侯喊帮手,那也不怕,侯府附近那二十几个高手也不是吃白饭的。

“不知道清帝有没有对侯爷的放荡说过放肆?侯爷,我今日前来没有其他目的,也想客气行事,只希望你能把人交出来。只要你交出人,我们立马走人。不管你怎么想,今天清帝我是一定要带走,他对我,很重要。”

焱潲严肃认真,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用眼神示意阿千龙帘,困住孤翼侯,准备自己去找茛觿。

还没迈出门槛呢,便有一人出来拦住,“大人,好久不见。”

焱潲看到他睁大了眼睛,而后恢复平淡,“小白也好久不见,原来来侯府给侯爷做差事了?能来侯府,也是你的福气了。”

骆白握紧了腰间的剑柄,轻浮地笑了笑,“不然大人以为,小白是个什么样的人?”

焱潲蹙眉看着他,“‘我一直相信什么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人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骆白切了一声,在炎府隐藏了这么久,不能碰刀子也不能伤人,憋得他浑身痒痒,正好今天可以拿焱潲试试剑。

“如果识相,就滚开,不要妨碍我做事。”焱潲看他有要开打的阵势,低低怒道。

他见他一脸“你再不滚就立马杀了你”的杀气,嘲笑道:“大人一向好脾气,今天也有生气的一天?还真是……”

骆白被身后的那几个高手的翻墙落地声怔住,话也没说完。回头看去,一个一个都是宫里出了名的高手,炎焱潲哪来的那么大本事,皇帝身边的护卫都能请到?看来他今天被算计了。

“好好招待,回宫有赏。”焱潲瞄了一眼骆白脸上精彩的表情,冷冷道,转身向侯府庭院走去。

庭院外,是剑与剑之间摩擦相切的刺耳撞击声,还有孤翼侯呼喊救兵的声音。焱潲听着那些杂乱无章的声音,破天荒的笑了。对无知无能者的嘲笑。武功再高,计略再好,那又怎样?孤翼侯的焚尸案确实困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到头来也只有喊救兵的下场。为什么?因为孤翼侯只有满脑的占有欲,忘却了他不只要防茛觿,还要防焱潲这号人物。

第四卷:凝血成殇(十二)

他几乎找遍了每一个房间,孤翼侯的房间下人的房间,他都找过了,根本没有茛觿的影子。还能藏到哪里?

焱潲知道茛觿肯定在府上,藏在哪里谁都不知道。他站在小花园的桃花树下,想着对策。

也不知是怎的,眼睛一瞟,恰好看到了花园角落处被柳枝挡住的一扇小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边上的大石头上刻着“牢”字。焱潲眼前一亮,快步走过去看了看。门有明显被打开过得痕迹,看来这几天经常有人进入。先前听说过侯府有一地下牢狱,里面的刑法惨不忍睹,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而且,十之八九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焱潲突然开始担心茛觿,不多想推开那扇小门进去。

首先是一段螺旋状的楼梯,隔几部便有一盏小灯照明。灯光十分暗,泛着淡黄色的光,仔细看还可以看见印在土墙上已经快要消失的驳驳血迹,说不出的黑暗恐怖。

楼梯尽头,便是一间挨着一间的牢间。没有什么人把手。地牢的布置极为奇特,中间小路曲曲折折,这边绕出去,那边又绕回来,就像迷宫一样,这大概是专门为了防止犯人逃跑的。茛觿该不会被关在这鬼地方吧?

因为不太清楚状况,也为了避免突然出现一个机关什么的,焱潲没有直接呼喊茛觿的名字,而是选择沉默一间一间找。

找了大半天,一点发现也没有。而且还走很多弯路、远路。明明还是春天,他的额角已经溢出豆大的汗珠,有些按耐不住。再加上找不到茛觿,他愈加的烦躁了。他一定要带着茛觿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等他出去就要把这地牢给拆了!这地牢太过麻烦,找个人也要花去大半时间。焱潲狠狠锤了旁边牢间的铁门一下,发出很大一声声响。

“谁在那里!”

焱潲听到这话,抬头四周望去,并没有什么人,那头又重复了一遍,他寻着声源摸索过去。那是一个很隐蔽的牢间,在地牢的尽头了。焱潲站在不远处看不见牢间里的人,只看到早上那个进去通报的侍卫,站在门口一脸警惕。

那侍卫看到焱潲,才稍稍放宽心,“炎大人?您怎么在这里,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焱潲觉得不对,慢慢向那边踱步过去,那侍卫讶然,上前拦住,不让焱潲前进一步。

只要一步,只要再走一步,他就能见到那个牢间里的人。那是一种预感,茛觿就在那里面。这半个月来让他坐立不安,寝食难安的那个人,只要再走一步便可以见到!

焱潲将身体向前探了探,那双一前一后弯着的白皙纤细,却布满红痕的双腿,让他犹如五雷轰顶。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