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树上醉后叶

时间:2019-09-27 16:17 标签:
文案:他,是杀手,亦是皇帝,而他,是捕快,亦是侠客,而她,是妃嫔,亦是复仇者,谁是谁的牵挂,是谁拥有了谁,谁的衣襟多了谁的心?是命运弄人,还是阴谋弄事?如果可以,就算满身鲜血,我也要护你到底,绝不会伤

文案:

他,是杀手,亦是皇帝,而他,是捕快,亦是侠客,而她,是妃嫔,亦是复仇者,谁是谁的牵挂,

是谁拥有了谁,谁的衣襟多了谁的心?是命运弄人,还是阴谋弄事?如果可以,就算满身鲜血,我也要护你到底,绝不会伤害你。

如果可以,我宁可你远离罪恶深渊,而不是堕入地狱。时光倒转,我还会喜欢你?还是会恨你?兜兜转转,最后却是一个死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恩怨情仇

主角:泠非,莫伤,瓴爱 ┃ 配角:阿散,戎乃,李裕, ┃ 其它:古代耽美,爱恨情仇什么的是浮云

1、第一杀手——死亡猎手

他,是杀手,是皇帝,而他,是捕快,是侠客,而她,是妃嫔,是复仇者,谁是谁的牵挂,是谁拥有了谁,谁的衣襟多了谁的心?

第一话洛阳城城北,第一酒楼汝月楼,人声鼎沸,客无虚席,红罗身着火红的罗裙,给了一锭价值十两的白银,随手拿了一坛女儿红,锁定目标便摇曳着身姿朝那少年走去,小二的吆喝声连连不断,少年约莫十九岁,一袭白衣似雪,正坐在大堂中央,他的手边已经空了三个坛子,隐约可以闻着一股醉人的酒香,红罗绝活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怪就怪她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那个白衣少年。

红罗跨坐在少年身上,纤纤细手玩弄着少年垂在胸前的黑色青丝,少年拿上酒樽,正欲饮下,红罗一手夺过便饮下,然后凑近少年的脖颈,梳理着少年的耳发,轻启红唇,“传言我是你下一个猎物,真感到荣幸……”少年捉住红罗的右手,嘴边扬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错,你是我现在的猎物。”红罗有一瞬的恐慌然后掩饰过去,“我喜欢你,第一个没吓跑的人。”少年轻吻红罗的手背,“能死在你的怀里,我也是第一个,那介不介意我再多一些特权,真想看看你是否如传闻一般……”红罗边说边将手探进少年的内里,少年脸色一冷,“恐怕你还没那个本事!”周围的喧闹还在继续,少年就看着红罗的脸色逐渐变成死灰色,那是一种把内脏活活撕扯成碎块的痛苦,红罗轻笑,“可惜可惜,我终究不懂,像你这种人为何还要在那种人手下做事。”血从嘴角溢出,红罗的手僵硬的垂下,杯子噌的碎成一地,少年将红罗放在桌上,放下了五十两的银票,拂袖而去,他,泠非,那名少年——洛阳城首府十大杀手之首,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但是,死神猎手这个名字却世人熟知,为达目的誓不罢休。

当莫伤收到线报赶到酒楼的时候,已人去楼空,他实在是受不了了,看着尸体更加的烦躁,不停的抓头发,这个案子已经很久了,不是一两次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证据,如果尸检一定又会像以前那样,做捕快真是十分的失败,戎乃看着四周看热闹的人,再看看自家少爷,不禁叹口气,然后拍了拍莫伤的肩膀,“干什么啊?”莫伤正烦着,不免有些火大。戎乃压低声音“少爷,四周的人正看着你诶,注意点形象好不?”莫伤看了一眼周遭,干咳一声,“看来死者死去不久,杀手定还在城内,戎乃,叫人把尸首抬回去,其余人随我去捉拿凶手归案!”,莫伤气势还是挺足的,但是,戎乃看着自家少爷装模作样的走出去,无奈的叹口气,少爷毕竟还是欠些气候,要不是相爷一再的吩咐,要看着少爷,谁会跑来当铺快啊,相爷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由着他还能怎么办?话说回来,他很白痴诶,(压根儿不是捕快的料)。

莫伤越想越生气,途中又去了白云榭,那个人一定会在那里的,如果他不是……如果他不是那么厉害,自己也不用那么烦的,泠非正在小酌一杯,莫伤走上前二话不说便打掉泠非的酒,咬牙切齿的怒视着泠非,拔出刀直指泠非的眉间,“戎乃,把他给我捆了!”,戎乃暗自抹了把汗,这京城怕是只有少爷敢这么做了。“少爷,你确定?”“当然,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呃,泠非公子多有得罪。”莫伤不愿意了,这谁是主子啊?“戎乃,你!”“少爷,抓人是要先上报的,何况你以什么罪名抓他啊?”“杀人罪还不算?”戎乃正欲开口,只见泠非轻启薄唇,邪魅的一笑,在场的人无一不动容,除了莫伤、戎乃,“证据?”一说到这证据,莫伤就要抓狂了,如果要找证据,这辈子都别想捉拿他了,自己和他天生相克吗?莫伤最最讨厌泠非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太瞧不起人了,(默默吐槽:还真没把你当回事儿)

一阵风迎面拂来,叮……一位灵巧古怪的小姑娘从空中飞过来,直撞过来,“泠非师兄,我好想你哦!咦?刚刚不是看见了莫伤师兄了?人跑哪里去了?”瓴爱左右晃动脑袋,只见戎乃及十名捕快对着自己拔刀相向,一脸杀气,瓴爱瞪大圆溜溜的大眼睛,张大小巧的嘴巴,“哇,泠非师兄,那些大哥哥干嘛那么对着我,好可怕喔!!!!吓得我心里小鹿乱撞……”泠非端起酒樽细细品尝,随即开口。“如果你再不让开,或许下一刻他们就会砍了你。”瓴爱嗖的跳到一边,莫伤正四脚摊开的趴在地上,戎乃及捕快迅速扶起莫伤,“莫伤师兄你趴在地上干什么啊?……”“你,师妹,我……”莫伤哀怨的看着瓴爱,瓴爱跳到泠非的背后,向莫伤做鬼脸,“莫伤师兄好像斗败的公鸡,好好笑噢,呵呵……”

莫伤不再看向瓴爱,拔出的剑扔向一边,“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休想离开,师妹,快闪开,别和这个冷血动物站在一起!”

瓴爱不满的嘟起小嘴,跺起小脚来,细小的链子发出细碎的声音。“二师兄,你怎么可以诽谤大师兄!对他成见很大诶!小时候你们明明那么好的啊?”

“你不知道他……”泠非冷看一眼莫伤,杯中酒即刻凝成一块冰,杀气四放,戎乃适时的堵住莫伤接下来的话,不然又是一场人间惨剧。“公子,小姐,少爷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呵呵……”说着就拖着莫伤原路返回,一溜烟就不见人影。身后的捕快早就受不了泠非的低气压,也一路飞奔,以破纪录的狂命奔跑出十里之外。

瓴爱不得不佩服,“大师兄,二师兄的手下功夫怎么这么好,真是教导有方啊!呵呵……”泠非身上的杀气似乎根本影响不了瓴爱,泠非收敛住杀气,放下酒杯,看向湖面,微启薄唇,“莫伤说的对,你不该来的,这里不属于你。听话,回去瓴家堡才是!”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