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你就是一个傻逼 by 内衣

时间:2019-09-11 16:40 标签:
你就是一个傻逼 by 内衣

简介

你就是一个傻逼的内容简介……

傻逼是一种天分。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的。

傻要傻的天然才惹人疼。


你好(2031字)

你永远不能和一个傻逼讲道理,因为傻逼是不讲道理的。

如果哪一天,你发现你可以和一个傻逼摊事实讲道理了,你最好也去检查一下下。

有的人傻逼,让我烦的不得了,但有的傻逼,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

白谦杰就是两种傻逼的集合体。

他是我的编辑,他也老说我傻逼,我反正不信。

第一次签约的时候,激动的快出来,但我忍住了。

我先想到要拿这笔钱去大吃特吃,但似乎又不大妥当——对!我应该存起来!多有意义!但我好想吃隔壁小笼包子……

反正我本来就是喜欢吃,我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再多的肉也能减掉,但是好吃的……不能减掉……

犹豫再三,我想起来刚才和我交流过的编辑,就开了扣扣敲他。

咩咩猫:编辑你在吗?

编辑:在。

咩咩猫:你现在有空吗?

编辑:没。

咩咩猫:……

编辑:什么事?

咩咩猫:为了庆祝我的签约我想和编辑一起吃一顿饭反正以后要一起工作不如先熟悉一下。

编辑:不用了。

卧槽要不要这么冷淡,编辑很牛逼吗很野吗作死理理不行吗卧槽!

当时的心情如上,不过很久以后才知道,他一般都很话唠,惜字如金的时候肯定很忙。

不过我当时才不管那么多,大概是才签约,心里本身就开始傲起来(不对我才不承认。)。我就觉得这个二逼编辑是不把我当回事,好歹才签约,热情点又不会死。

于是我下足了狠心,堵住了气,我想你不理我,我有办法让你理我!你丫有本事继续装清高啊!我就——赶了一万字给他……

一万字好嘛!我现在想想都好崇拜自己啊!现在还记得那一口气半吐半吞的状况啊!!按完保存之后,脑子完全当机,缓了好久才想起来要发给那个二逼编辑!

咩咩猫:收邮箱!

二逼编辑:恩。

二逼编辑:诶?你赶了那么多?

咩咩猫:小CASE啦。

二逼编辑:真厉害啊。

哼哼哼。

二逼编辑:毛章吟我一直以来都看错你了。

咩咩猫:诶——?

二逼编辑:我说出来你不要觉得我在损你,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好吃懒做,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站着,能睡着绝不躺着的人。今天你这一万字,让我意识到,之前对你的偏见都是错的。

咩咩猫:……滚蛋。

我不想和他……再说……任何一句话了……

也许是因为提前写了一万字,我的日子过得很悠哉。

我没告诉爸妈签约的事,本来是打算等拿到工资,再给他们一个惊喜,但妈妈不太领情。

“你还打算在床上赖多久?”

“你再不出去找工作,你的狗腿就挂在菜市场的店头了。”

“起来啊小兔崽子!!”

……

我只能选择蒙住头继续睡。

我好想发一些卖萌的颜文字表达我的心情,但,我怕你们把我当一个脑残看。

断句断出我的忧伤——我,还不想,起,床。

还有,我真的想让我妈妈知道,我,还不想,起,床。

都说爸妈是最懂你的人,我很相信这句话,同时我也相信垃圾桶真是我亲妈。

唯一能让我起床的原因只有一个。

“妈妈我憋不住了我要去厕所。”

中午刚吃完午饭,我就接到了二逼编辑的电话,他说他叫白谦杰,想请我喝杯茶。

我才不想喝你那杯茶你个傻逼原来是你。

白谦杰是我的高中同学,自小就是很聪明很聪明很聪明的“别人家孩子”。

虽然对于他这种人我是很不屑的,但一点点的憧憬总是有的。

直到我发现他是个傻逼。

这不是指智商方面,他的智商的妥妥的没问题的。

为什么我会发现他是个傻逼呢,就是因为他请我出去喝茶。

他那时候穿了件看似很纯情不过的确很纯情的白衬衫,下面一条牛仔裤,破破烂烂的,我对他满含同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一种时尚,而且那条裤子很贵的。

他点了一杯XXXX(忘记了),问我要什么,我说:“你赶紧的我还要回家吃饭。”

“这样啊……那个,毛章吟,我,我……我觉得你挺可爱的。”

“你说谁……?”

“你。”

“傻逼……”

“真的啊,我,我我,我挺喜,喜欢你的!”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傻逼的喜欢我啊!”

就是啊!怎么会喜欢我啊!我可是一个好吃懒做,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站着,能睡着绝不躺着的人!(不对我才不承认。)

“我觉得你挺好的!”

如果要给他的表情配上一个表情那就是TAT

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吓跑了……之后也没怎么见着了,虽然是一个班级,但各自有各自的小集体,真要说相处,也没多少机会。

现在他又一次请我喝茶,我怕怕的,有种犯错见班主任的感觉。


白谦杰 (1247字)

约好的茶馆离我家很近,就是因为近我才乐意去的好吗?

虽然同是男性,但毕竟对方是从前和我告白过的,不论是优越感还是其他原因,我还是在出门前把自己收拾了番。

平时在家不大在意,真到出门的时候发现衣服实在少到不行。总有几件好看的,但要么才穿过,要么没干,要么和挑好的另一件不搭。

最后弄得满床都是衣服,我还是选择套了件再普通不过的汗衫出门——之前究竟都在忙什么……

踏了双洞洞鞋,丑不丑的就不讨论了,我真的觉得穿着很舒服啊……比别的鞋子舒服多了啊,反正我又不出席什么大型活动。

以前我穿洞洞鞋很自豪的好吗!第一次买专柜鞋很激动啊!穿出去都不舍得走路的!结果朋友见了,居然抬起他的香港脚,也穿了一双土不垃圾的洞洞鞋,说:“大润发的洞洞鞋又有新款式啦?”

“放屁!这是正儿八经专柜买的!”

“真的假的啊?”

哼!

“洞洞鞋你买个屁专柜啊。”

……你管我。

“大润发就十块左右啊!”

“大,大润发的,有我的时尚吗?”

朋友,王践仁,这个小贱人听不出我的不爽,又说:“洞洞鞋都是一个搓样。”

想起这事,我就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茶馆里人不多,一进门我就看见白谦杰了——穿的真骚包啊!

他把头发都利落的梳在了额后,

他看见我就挥手:“嘿!这呢!”

我在他对面坐下,他搓着手问我:“喝点什么?”

“你点了什么?”

“龙井。”

……干嘛啦,那有什么好喝的……我比较想喝可乐。

不过不太像样。

“和你一样吧。”

“章吟,恩,好久不见了。”白谦杰喝了口水,绿油油的茶叶在杯底荡啊荡。

“还好吧,我们昨天才在扣扣见过啊。”

“呃,那不算。”

“噢!”

绿茶真的不好喝,苦不溜丢的,还贵。同样是苦的,我比较喜欢咖啡!

“现在我当你编辑,说明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呵呵。”

我看见白谦杰的脸红了,眨巴眼的工夫,我就挺不自在的了。我想起来他以前和我告白的情景,和现在几乎融合。只是他壮多了。

总之我坐立不安……超级……

我忍不住问:“呃……那个……你喊我出来,是要干嘛啊?”

“这个,啊——”白谦杰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又“啊”了声。

我也不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啊,超级尴尬,打哈哈笑几声,笑完就更尴尬了……

“你发我的那一万我看完了,不错,就是太仓促,细节不够,还有很多错字。”

……你就知足吧。

“我会改的。”

“恩。”白谦杰掏出手机,“把你家里号码也给我吧。”

我很老实的报了号码,报完发现不对劲:“你不是有我手机吗!要家里的干嘛!”

那一瞬间,我看见了,看见了什么叫天下编辑一般黑。他说:“方便以后催稿啊。”


好饿啊 (2299字)

叙了一杯茶后我才回家,想想和白谦杰会面的全过程,印象最深的果然只有他说方便催稿的那句话。

果然人都是会变的,尽管当年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多么美好,他还是会成为这样一个……死编辑。

我刚把鞋子甩在鞋架底下,就收到了白谦杰的问候短信。

“到家了吗?”

我戳了个“恩”就把手机丢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迷迷糊糊梦见了高中的操场,大家一起在打篮球。有谁把球传给我,我特兴奋去接,结婚刚到我手上,就变成了一个球大的灌汤包!我好开心啊!抱着就要吃,就听见白谦杰大喊:“不能吃!不能吃!!”一下就醒了。

醒来的同时,我注意到手机一直在响“车车车车车车车车冲向你爸爸!”我很喜欢这个铃声。

是白谦杰的电话。

他问我怎么不回他短信,我心想回了啊,但再看手机屏幕根本没发出去,好吧我没话费了。

“对不起啊,我发现我停机了……什么事?”

“哦,看你一直不回我,问问你。”

“行我没事,那我睡了。”

“……”

“……”

“……”

“……”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啪。

我比较喜欢等别人先挂电话,后来才知道白谦杰更喜欢。

倒头又要睡,传来砰砰砰有如,厄,很吵的砸门声。妈妈说:“吃饭了快出来!你王阿姨来了!”

我说:“诶你等等穿裤子呢!”

王阿姨是妈妈的好朋友,姐妹俩高中认识的,是一起罚过站喊过家长的生死之交,生孩子也是约好了时间,一起度蜜月的时候捡回来的。

跳着下楼,正好看见门口放了一双青春少女才穿的鞋,我就猜到王阿姨的女儿,王木美,也跟来了。

王木美的名字一听有点土气,但她这人却无比时尚,是在国外渡过金回来的。她总好拎个包,穿个鞋问我:“好看吗?我在xxx新买的!”

对于牌子,我只知道channel,gucci,dior。而且我都不会拼……

今天王木美穿了条白色的长裙,好看是真的好看。但——

“毛章吟!你又搁楼上干什么好事呢!”

我妈也跟了句:“他今天一进屋,灯都不开,半天不出来,也不知道都忙活些什么。”

王阿姨和王木美都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看着我,唯独我爸打哈哈说:“吃饭吃饭!”

……你们不要这样好吗,ballballyou。

王木美坐在我的右边,吃饭的时候一直摸我的大腿。

我瞪她,意思是,女流氓你又想干嘛!

王木美根本不理会我,自顾自的摸,还假惺惺的给我夹菜,说:“阿姨今天这盘菜最好吃!章吟哥哥你也多吃点哇。”

边说边摸,有时候还掐掐。

其实我完全可以摔了筷子就走,但我没种……我俩一直到大学,都是一所学校。高中时候泡妞的事她都知道,要是传到我妈耳朵里,要是我妈妈还知道没有一个女生愿意和我交往,是因为她们都觉得我和白谦杰是一对的话,她非弄死我不可。

说起来,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就被传和他是一对了。前面说过,高中大多是小团体,不参与就基本没有交际。

不过现在想想,解释就只有——他是一个傻逼。

他那实诚的性格,估计什么都敢说出去,指不定和我告白,也是被人怂恿的。再想想,那他至今不是吃了挺多亏的?

“想什么呢!吃饭!”

妈妈给了我一颗爆栗子。我想起来《麦兜响当当》里面,麦兜说:“我已经快咬开糖炒栗子了。”我又嗤嗤笑,于是我又吃了一颗爆栗子。

晚上我突然特别想和白谦杰聊一聊,但又觉得太突然。我就扣扣敲他。

咩咩猫:《麦兜响当当》好可爱啊!

咩咩猫:我发错人了……

我特别喜欢这么干,既成功吸引对方注意力,又不尴尬。但是它有弊端,就是不能用太多次,而且如果——

半小时了他依然没有回我。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我。

我看了看他的头像,彩色的啊。

我关了窗口,看了几个郭德纲,再看看我的小企鹅,还是很安静。

有点不放心,我给他发了个短信。内容是:“能帮我看下稿子吗?你好像扣扣不在啊。”

过了几分钟,白谦杰给我回了电话,我特别特别特别的激动。因为我特别特别特别讨厌被人无视。

“白谦杰你怎么扣扣不理我我一给你发短信你就回我你有本事你彻底不理我哇!”

连珠炮说完一串,我才发现对方是个女的:“不好意思,他喝醉了……”

“他人呢?”

“刚到家,不好意思。稿子的事明天联系吧?”

我听着听筒的动静,挺不放心:“你在他家?”

“恩?怎么了?”其实她的声音好好听啊。不对,重点不对!

“没事。他家在哪啊?”

“啊——xx小区。怎么了?”

不就在我家边上吗!我还以为是体谅我才选离我家近的茶馆!……白谦杰!……懒蛋!

“你方便回家吗?”

“没事啊,我有房间的,不用担心。”

……那、那就随便你们咯。

哼,有钱人的夜生活我才管不着。

亏白谦杰还和我告白过,我还以为他多纯情,骗我!

我说:“好吧,你们随便啦。恩,晚安!”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晚都没睡,(也许是才睡饱),又写了不知道多少字。看见窗外泛出白光,听见爸爸出去晨练的声音,我才迷迷糊糊趴在桌上睡着了。

插话:刚才更了,再看发现没有()于是又发一遍重了再删吧……不要光看不回嘛……来点评论好嘛QAO


热(冻)死我了 (1370字)

我是被手臂麻醒的,而且全身都疼。估计是昨晚在电脑前呆太久,又趴着睡了很久的原因。

我勉强爬起来,可怜兮兮的跑下楼,看见妈妈正在做午饭,有红烧鱼。

我说:“妈妈我脖子好疼啊……”

“你又干嘛了?”

我心想我要是告诉她我在桌上睡了一上午,她会不会揍我。琢磨来琢磨去不知道怎么解释……

“家里有没有药啊,筋骨贴之类的。”

妈妈眼皮都不抬,哼道:“没有!”

真是我的好妈妈,我心想。反正药店也近,留了句“给我多留点红烧鱼!”就出门了。

一出楼道我就后悔了——太太太太太热了啊……!!!!!

出来之前我应该看看扣扣天气预报,尽管不太准。说起来忘记关扣扣了,虽然知道妈妈不至于去动,我还是怕怕的!

我就一狠心一咬牙又一跺脚冲进了大太阳下,汗水顺着我的背往我的内裤那流去。

药房里特别的凉快!特别特别特别的!药房阿姨对我一直挺关照的,看我来了就问:“哟,怎么啦?哪不舒服?”

就跟我亲妈似的!

“阿姨,我落枕,想买点能治脖子的。”

“哦!来,这几个都挺好的,你看看。”

我就拿着三个药盒看,看来看去都差不多,决定不了。

药房门“叮当”一响,阿姨说:“谦杰,好久没看见你了。”

诶——?我跟着扭过头,就看见白谦杰拿了几盒药,站着和阿姨们叙起了话。

居然没看见我!!

你没看见我,那我也没看见你。

我随便拿了盒,掏出钱包:“阿姨,就买这个。”

白谦杰这才注意到我,笑盈盈向我走来:“我听说你昨晚打电话来,不好意思我喝醉了,没法看你稿子,不过我今天下午会看完的。”

想起昨晚接的电话,我心里翻了个白眼,不光是喝醉吧。

“随你咯——”

“你不高兴吗?”

“你来买什么?”

阿姨看着我俩直笑,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我觉得我变成了一个笑点。

“头疼,买点止痛的。”

“昨晚干嘛去了?”

我本来想说是药三分毒,有什么好吃的。不过毕竟在人家店里还是算了……(我的是贴在脖子上的!不算!)

白谦杰一直跟在我后面,他究竟要不要回家的。

“来亲戚了。”

“啊——?”

“……姑妈一家。”

“哦……我多想了。”

白谦杰的手突然捏住我脖子,我啊的叫道:“你干嘛!”

“不是、你不是脖子痛吗?这里吗?”

“唔呣,下面点,左边的,就这——好痛!”

白谦杰用的力不大,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在走路,他使不上劲。

“你下午来我家我帮你按一按吧,啊不、我是说你有空的话——”

“有啊有啊,当然有!”

有人主动帮忙按摩,我肯定乐意啊!而且这么热的天,我干嘛要推辞!热死了!

“行,那我下午找你去,你家住哪!”

“呃……xx栋xxx室……”白谦杰扭过脸挠起了头发。

“好!——慢着,那不就是我房间对面?”

以后我就逐渐意识到了,他说“呃”的时候,大多比较心虚。

坑品不行()继续求评论。爪机敲真心苦逼。没动力只能哭或者——()


我又来啦 (1181字)

这天睡觉之前,我特意跑到窗边,把窗帘撩开一个细缝看对面。

嚯,好一副出浴美(有待斟酌!!)男!他怎么这么不检点!!我视力不好都能看见!何况视力好的!

想想我就生气。

不对不对不对,我管他呢!

不过他搬来多久了?估计不满一周要不然我早发现他了!

那他是故意搬、搬到对面的吗——我在乱想什么……

妈妈今天的红烧鱼很好吃……——不对啊。诶?他房间里有个女的!!!

刚才看到白谦杰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浅色牛仔裤,头发都是湿的,这肯定是才洗好澡。他拿了一罐啤酒在沙发上坐下,开了电视。

然后我就在七想八想了,现在房间里又多出了女人。我本来以为白谦杰不穿衣服还不拉窗帘够不检点了,没想到这女人居然穿那么性性性性感的睡裙!!

她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到白谦杰旁边,右腿还是蜷着的!

我想起来那个电话,难道是她么……?

那难道,白谦杰结婚了?

大概是太激动,我完全忘记隐藏自己,再抬头时,白谦杰已经站到窗口。虽然看不太清表情,但他摆了摆手。

……哼!

他肯定当我偷窥他,我才没有。

接下来几天,我们也就在电脑上交流。反正把稿子交掉就基本没我事,别的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懂。

沿海地区的夏季总是有台风,一来就是大风大雨。我家处于稍内陆,总因为台风停课,却从没看过海,即使下雨,也

下不了多久。

况且大夏天的我也懒得出门,用不着东跑西跑,无所谓天气。我妈妈也是这样,但她喜欢使唤我跑,而且还喜欢往难了使唤。

“宝贝儿啊,我想吃A街的小笼包~”

“妈妈——那离这公交二十多站呢还要转车。”

“去啊!我就想吃个小笼包!”

“……那我打车……”

“二十多站呢打车?!”

妈妈朝我扔来了一个坐垫,正正好砸到我的头上。

于是,我现在望着这密麻的

雨线发呆………………

妈妈………………我真是你亲儿子吗………………

我都湿透了……她还说………………你慢慢来……我不急着吃……………………

……去你的!

还有辆车一直在冲我按喇叭

,按个屁,我又没挡你路。

还按,按你妈——“白谦杰,好巧啊哈哈哈哈……”

“我喊你半天了,快进来!”

我啪啪啪跑过去,坐进车里的时候很尴尬,车里铺了毯子。我这一身水啊泥啊的,一坐下来脏成一片。

我又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啊,这大雨天的。”

“没关系,你要不把衣服脱了吧,我这后头有身新买的你先换上。”

“啊没事……不用了。”

“别担心,我是不会,偷窥,你的。”


鼻尖 (1236字)

“呵呵……那肯定不会……”

麻痹,老子也没偷窥你好吗?

“你来这干嘛的?”

“我妈妈要吃包子?”

“这种天?”

我努努嘴,耸耸肩:“是啊……”

“你喜欢吃这个吗?”

“还好还好——”我看到他边上放了和我手上包装相同的东西,“哦,你也是来买这个的。”

“没办法啊……我妹妹喜欢吃。”白谦杰也学我的模样耸肩,“她很缠人的。”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