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陌语雪绯 by 月下妍翎

时间:2019-09-11 16:37 标签:
陌语雪绯 by 月下妍翎

文案

  这是一个有关于凌驾于皇权的世家公子和不受宠的小白皇子的爱恨纠结的故事。

  注:CP不止一对,大家要细心看哟~


  1、序章、无尽之上

  很久很久以前,凌月大陆不叫凌月大陆,叫无尽大陆,取其面积广大无穷无尽之意。那是的无尽大陆上有许多的国家,国家之间的战争几乎从未间断过。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出了个传奇女子,他叫向云清。此女子形容姣好美艳动人,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十五岁只身一人闯荡江湖二十一岁将武林收归羽下,二十五岁已经成为了无尽大陆上凌驾于皇权的存在。当时一个国号为殷的小国国君凤氏,投靠了一再殷山定居的向云清,借助向氏的力量,一统无尽大陆,定都殷山脚下,命名殷城。

  数百年过去了,殷国凤氏凭借向氏威压统治着无尽大陆,一代又一代。向云清隐居殷山之上,引起武学已到了高不可攀的境界,衰老的非常缓慢。向云清共有五个儿子,所以向氏一门分成了五个脉系,突进已发展得异常壮大,在向云清的带领下,繁盛至今……

  2、一、攻君登场

  “老祖宗,让我下山去玩玩吧,山上闷死了。”少年跟在老妇人身边磨叨,“在山上除了练功就是练功,我又不是那块料怎么练都白搭啊。老祖宗,让我下山吧~”

  “陌儿你便是不能努力些!”老妇人恨铁不成钢地戳少年的额头。

  “老祖宗您可不能冤枉我~我才不是不努力呢~我努力您也看见了,那我就是学不会嘛~”少年叫屈。

  “唉!”老妇人叹了口气,“也是怪我当年没有好好照顾篱儿……你想下山便去吧,把令牌带好了让我放心些,下月十五之前要回来,记住了么?”

  “记住啦~”得到应允,少年迅速的不见了。

  “这孩子,偏偏只有轻功学得好……”

  眼前这位老妇人,便是无尽大陆的传奇,向云清。而那少年,是她最喜爱的三子向篱的后代。至于具体是第多少代,她也记不得了。

  向氏门人因习武修炼的缘故大都长寿,唯独三脉凋零。当年向云清诞下三子时正是帮助凤氏夺权之际,不曾好好照顾导致向篱落下病根,只有体弱,无法习武。一方面向云清觉得亏欠,一方面三子向篱的性质着实讨喜,向云清最疼爱他。可惜先天不足,向篱只二十出头便去世了,只留下一子。三脉承了向篱的体质大多体弱,在尚武で向氏一门极受排挤。可向云清始终念着向篱,保着三脉在五个脉系中的一席之地。

  向陌的父亲因不能够习武,不愿在宗门中生活,幼时离了宗门独自在外生活,大些了在学堂做教书先生,去了学堂家的女儿,丈人去世后学堂便由他经营了。生下向陌后一家人过得很幸福快乐。向陌的父亲不曾暴露过向氏门人的身份,但宗门的傲骨却从不曾泯灭过,也因此得罪了权贵找来杀生之祸。向陌六岁时,其父母被陷害致死,惊动了宗门宗门来人惩治了陷害他父母的人,接了尚年幼的向陌回了宗门。

  向陌的相貌像极了向篱,向云清极宠爱他。若向陌武学上有几分成就,恐怕就能成为三脉长老了。可是,向陌除了轻功,别的怎么学都学不会。

  向云清无法,只能由着他以及加倍的宠着他。

  向陌再一次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老祖宗的应允,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地下了山。向陌总是往山下跑,找各种理由不留在宗门之中。今儿个说一脉的大哥武功太好打击了他,想出去散散心,明儿个说二脉的小弟练功太勤让他无地自容,想出去躲一躲。要么干脆说哪哪有个有趣的市集想去见见世面……其实都是借口,他就是不喜欢宗门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为了自保他还得戴着一副面具。就好像他文不成武不就的表象,那是他故意表现出来的。他若是文成武就了那一脉二脉的长老能让他好过么?

  前几日听了个传闻,说皇宫里十二个皇子被皇帝丢进林子里玩野营去了,他也想去凑个热闹。想着,运气轻功,往城北的林子进发。

  =====翎子の分割线=====

  向陌在林子里逛了很久也没看见来野营的皇子们,眼看太阳也快下山了,爬上一棵树打算睡上一觉先,明早起来再找。

  这一觉可没怎么睡好,晚上林子里还是挺冷的。早上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了,却很快被一阵喧闹吵醒了。

  “哎呀,三皇兄长得真是漂亮啊,近看更好看了,比我屋里那些丫头都漂亮呢。”

  “是像他娘亲何贵妃吧,听说何贵妃真是个美人呢。”

  “啧啧,这皮肤真好,手感也好,不知道吃起来感觉如何?”

  “试试不就知道了?这白白嫩嫩看着都那么……”

  向陌算是被这些话彻底弄醒了。循声望去。离开树下六七步的地方站了四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仲间地上躺着一个你年纪差不多的少年,被绑了手脚,口中塞了布,双眼泪汪汪的。那四个少年开始动手动脚扯开中间少年的衣服,向陌本有些看不过去想下去阻止的,却在瞥了一眼后彻底愣住——中间那个少年左边锁骨的位置,有一块雪花形状的胎记!

  =====翎子の分割线=====

  向陌出生在殷山南边的一个小镇上,父亲是镇上学堂的教书先生,母亲算是书香世家,二人郎才女貌夫妻和睦是镇上出了名的。向陌也一直过得很快乐。

  他三岁那年林家来了一位漂亮的阿姨,九个月后生了一个白白嫩嫩软软甜甜的可爱到不行的小宝宝,他喜欢得不得了。动辄跑去阿姨家抱着小宝宝逗他玩,给他讲故事念诗,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八个时辰和小宝宝在一起,小宝宝最先会说的不是“娘亲”而是“哥哥”。

  向陌最喜欢小宝宝奶声奶气的叫他哥哥,那软绵绵的调子抻的老长,听得他心肝直颤,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给他。小宝宝会走路了以后尤其有趣,会颠儿颠儿的跑过来,抓着他的衣裳角说:“哥哥~抱~”他会把他抱起来颠两下,逗得宝宝咯咯直笑。

  家中父母,家中父母出事后,若不是有小宝宝在,他说不准会做出什么样的傻事来,被带回宗门之初他很不适应,小宝宝是他坚持下来的动力。被允许下山后他回去过,可是阿姨已经带着小宝宝搬走了。他一直在找,可以一直没有找到。宾静那时的他还小,记得的只有宝宝的乳名雪儿。现在宝宝也应该有十五岁了,早该有个正式的名字了,除了他娘亲,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叫他雪儿了。还有就是,宝宝左边锁骨的位置,有一块雪花状的胎记!

  3、二、受君何人

  “你们几个给我适可而止!”属于少年的声音传来,隐隐透着怒气。

  “四皇兄。”四个少年急忙起身,恭敬地给刚来的少年行礼。

  “不过是庶出之子也敢如此放肆,你们娘亲没告诉过你们要尊重兄长么?”四皇子凤凛见四人哑口无言,皱眉挥挥手赶人,“不想看见你们。”

  四人迅速的消失了。凤凛蹲下/身,扶地上的少年起来,拿出口中的布,解开他的手脚。“小非哥,你也真行,我就转个身的功夫,你就不见了。”

  “对不起……”看他那副衣衫半敞满面绯红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子,你绝对想不到他就是当朝三皇子凤非。不过,他一直是这样的,要习惯。

  说到凤非就不得不说他的身世,若是要说他的身世,那……就要从二十多年前说起了……

  二十多年前,皇帝凤丘刚刚即位,在丞相的施压下娶了丞相之女立为皇后。但那时,凤丘心中已经有了挚爱之人。那女子就如深冬的一株白梅,素洁高压,带着淡淡的清香,傲立风雪之中。只是平民的身份让朝中大臣难以接受。凤丘力排众议接那女子进宫封为贵妃。这边是众人口中凤非哪位美人娘亲,何贵妃——何飘絮。凤丘的一颗心都给了何贵妃,对皇后虽是相敬如宾却也相待如冰。皇后和丞相心中自然是不满的,可也无法有什么大动作。

  不久,皇后有孕,皇后得意,丞相也很高兴。可没想到何贵妃也怀了孕。皇帝高兴,却愁坏了何贵妃。何贵妃央求好的,不管她和皇后谁先生,是男是女,都只能立皇后的儿子为太子,说她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当皇帝,受累又受气。皇帝应允。

  皇后诞下一子,便是如今的太子凤鸣,19岁已基本接手朝政。何贵妃也生下一子,是二皇子凤离。凤离的性格像极了何贵妃,不显山不露水,不争权不夺势,安心当他的二皇子,等着日后混个清闲王爷当。凤鸣被皇后教育成了准皇位继承人,文韬武略都很出众。凤离则要逊色很多,人淡如水,什么事都不怎么上心,待人和善,没有野心,完全不是当皇帝的料。

  皇后自从儿子被立为太子,也安心了许多。但在孩子三岁的时候,何贵妃再次有了身孕!而皇后自生下太滞后皇帝就再也不曾宠幸她了。皇后被深深地刺激到,联合其父陷害何贵妃,皇帝信以为真将何贵妃打入冷宫,不料何贵妃三日后便失踪了。

  何贵妃离开了皇宫,在殷山南边的一个小镇上住了下来,在那里生下了凤非。两年后,带着凤非回到了老家。听说自家妹妹以为自己被害,入宫给她寻仇去了。何贵妃的妹妹隐姓埋名进了皇宫,一步步接近皇帝,暗中调查当年的事情和照顾凤离。如今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四皇子凤凛便是她的儿子。一次回家探亲见到了姐姐,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以及凤非的存在。何贵妃病逝后她央皇帝将凤非接回了宫中。

  可是皇帝将凤非接回宫中后并不关心他,虽有哥哥凤离护着,可毕竟没有娘亲,也不像凤离那般受宠,在宫中备受欺负。13岁回宫如今已有三年,凤非的相貌越发出众。可皇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光子,相貌好又不受宠的皇子,只有被兄弟们扔到床上欺凌的份。

  凤离平时看的紧,凤非只是时不时的“摔个跤”“滑进水池”,像今日这样被绑走,还是第一次。凤凛和他娘亲洛妃虽也照顾着他,但也不太敢太过明目张胆,只能暗中帮忙。

  “别说对不起,不是你的错,是我粗心。”凤凛帮凤非理好衣服,“哥要骂死我了。”

  “别告诉个哥了,他要担心,你要挨骂的。”凤非捏着衣角,“我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凤凛犹豫了一下,“不成,我挨骂也得告诉哥,你小心了也总被欺负。”

  凤非扁扁嘴,那是大家都欺负他。当皇子当成他这样也真够悲剧的。

  “走了,我送你回哥那儿。”凤凛对他这个软软嫩嫩好欺负的小非哥极度无语,可毕竟是自家娘亲最爱的姐姐的儿子,自己的哥哥,总是要护着的。

  凤非可怜兮兮的点点头,跟着凤凛往回走。

  =====翎子の分割线=====

  “非儿,凛儿,你俩跑去哪里了?”凤离从太子处回来便不见了二人,急得团团转。

  “哥,是这样。”凤凛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凤离听得直皱眉,“太子他果然是故意的。”

  “太子?”凤凛一时想不通。

  “太子一大早叫我出去,我前脚刚走后脚就出了这事,怎么可能这么巧。再说你当时也在,若每个人撑腰,那几个庶出之子又怎敢动菲儿?”凤离分析道。

  “也是,小非哥就算再怎么不受宠也是入了排行有名有份的,那几个连族谱都入不了……果然是太子搞的鬼!”凤凛不满“我早晚把他从太子的位置上拽下来!”

  “凛儿,有志向是好的,但不要说的那么大声……”凤离扶额。

  “哥……我……总是给你们添麻烦……”凤非嗫嚅。

  凤离揉揉凤非的头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们去吃早饭。”

  凤非点点头,照做。

  “凛儿,那太子不是省油的灯,皇后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切不可轻举妄动。”凤离嘱咐,“皇后和丞相陷害我娘,我们只是要报复,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知道么?”

  “我理会得。”凤凛点点头,“我先回去了,你可看紧了小非哥,别让人欺负了去。”

  “你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这不算停更吧不算吧……反正也没几个人看来着……话说看过了的亲们能不能按个爪什么的让我知道你们在啊……写给自己看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苦逼了有木有啊……

  4、三、呆攻呆受

  向陌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一阵清风吹来,是他清醒了许多。

  第一次,他有了一种无力的感觉。想要去保护,却什么也保护不了;第一次,他想到去争取,为那个软软的小娃娃争取一片可以平静快乐生活的天地。

  向陌开始着手调查那“三皇子”的经历以及现在处境。12年来,他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什么也不做的。他的功夫不错,按照本门武学的划分,他已经到了七阶巅峰,隐隐有突破之意(向氏武学名为九重天,共分九阶。各脉长老皆为九阶,而向云清的境界已经超越了九阶,处在九阶之上的第十阶,为绝无仅有的)。

  本来,有老祖宗的宠爱,以及自身的实力,向陌自保是没有问题的。可现在他越发的不满起来。因为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他真正想要保护的那个人。

  看着他暗中培植的势力送来的资料,向陌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触目惊心。这许多年来,他过得舒适安逸,有人疼有人爱,他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些。可是那个曾经被他放在心尖上的小宝宝却先是经历丧母之痛,得不到父亲的疼爱,又被同父异母的兄弟欺负,过的凄惨。其实不用看这些,只是早上那一幕,向陌也可以想象得到这些年来他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了。

  “老祖宗,我要闭关!”回了宗门,向陌直接冲进了老祖宗的院里。

  向云清吃了一惊,这可是向陌头一次主动提出要练功。向陌见老祖宗吃惊的表情,便将小时候的事情以及进入所见同老祖宗讲了。

  “……”向云清想了想,“你若是真心喜欢他,将他接过来不就好了。你是我向氏三脉的长公子,去同皇帝要人他也不会不应的。”

  向陌摇了摇头,“我想凭借自己的能力保护他。向氏公子的身份终究是接了老祖宗您的光,但若我自身弱小,还是会有人欺负他的。”

  “也好,”向云清点点头,不管目的为何,肯下功夫习武破镜自然是好事,“你专心练功,我会叫那皇帝帮忙盯着的,不会叫人欺负了去。”

  “多谢老祖宗。”

  =====翎子の分割线=====

  众皇子野营结束,回了皇宫。凤凛回了皇宫就跑去跟他娘告状,说自家哥哥又被欺负了。洛妃挑眉,开始寻思怎么折腾那几个庶出的皇子。

  太子得知了事情没办成,心中不满。只是被凤凛坏了事,开始寻思怎么折腾凤凛。

  凤离则是给凤非讲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凤离三岁那年,何贵妃被皇后陷害获罪。何贵妃性子清淡,却是一身傲骨,想来在冷宫之中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又有了身孕,便打定主意逃出皇宫。何贵妃将计划告诉了凤离询问他的意见,凤离让娘亲自己走,他留下给作伪证,就说娘亲被一位高人带走了。他留在宫中,父皇宠爱他,她也一直表现低调没有争位之心,应该没人会害他,是安全的。也可以偷偷接济娘亲。其实,那救走何贵妃的高人从未存在过,一切都是杜撰的,何贵妃是自己逃出去的。

  何贵妃本是向氏五脉的后代,血脉虽然远了,但祖上留下的武学还是在的。何贵妃本身就是个五阶巅峰的高手,只是从不为人所知罢了。何贵妃走前将一半的功力传给了凤离,留了武学典籍给凤离钻研,至少可以自保。凤离如今刚满19岁,已在四阶巅峰,太子也敌不过他。

  何贵妃去世前,将剩下的功力全部传给了凤非,却不曾来得及教他运用,是以凤非空有个五阶的架子,却使不出来。凤离每日将功法掰开了揉碎了的讲给凤非听,却始终不见什么成效,凤非还是不会。凤离愁是愁,也是好加倍看紧凤非。

  “原来娘亲那么厉害啊……”凤非一脸崇拜,“哥也好厉害啊……”

  凤离无奈的看着自家弟弟那天真的模样,那不是重点啊……

  “哥明明比太子厉害,为什么又处处忍让呢?”凤非不解。

  在没有勾心斗角的环境中长大也是有好有坏的啊……

  “我是比太子厉害,可是我若抢了太子的风头,丞相一派又怎么会坐视不理?父皇本来就宠我,丞相已经看我很不顺眼了。我倒是不怕什么,但若我出了什么事,可就没人能罩着你了。你这么呆,被欺负惨了都不知道。”

  “我才不呆,被欺负我我还是知道的。”凤非反驳。

  “哎。”凤离叹气摇头,“去背书吧。”

  凤非想了想,跑回房背书去了。

  =====翎子の分割线=====

  皇帝凤丘放下向氏送来的信。信是向云清写的,这可让他受宠若惊。将信念完,凤丘叹了一口气,神色凄凄地看向窗外。

  “飘絮,你来告诉我,我该拿咱那孩子怎么办……我爱你,到头来却害了你。非儿那么像你,我怕也害了他……可我还是害了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文的时候听了薛之谦的传说,想起了教主坠入地狱时的情境,也忆起了当年的感动。虽如今对《傲风》的执着已不似当年了,但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毕竟曾经喜欢过的人和事并不是那么好忘却的。

  翎子今天文艺了……所以二更了……

  哎,翎子难得如此勤奋,你们真的舍得连个爪印都不给翎子留么?

  5、四、期年之后

  转眼过了一年。

  这一年里,向陌不吃不喝不睡的修炼,终于是突破了八阶壁障,现已接近八阶巅峰了。所以说,物极必反,三脉弱了这么多年,终于出了这么一个习武的天才。

  按说较有天赋的二十岁突破五阶,到六阶要5年,七阶10年,八阶20年,八阶巅峰怎么说也得有90岁了。这还的是天赋好的。九阶基本上就遥不可及了,有人活到200岁也突破不了。

  向云清着几千年才出了一个的天才,也是二十五岁才突破了九阶。所以说向陌的天赋可能还在向云清之上。

  可能也是修炼太久了,向陌最近都没什么进展,于是出关来散散心,寻找机会突破。

  向陌刚一出关就被老祖宗带了个正着,一试之下向云清吓了一跳。在向云清心里,一年前的向陌不过是个四阶都不到的还不愿修炼的懒小子,不过以你那就跳到了八戒巅峰,委实太吓人了。

  “老祖宗,我一年前就已经七阶巅峰了,是怕一脉二脉的长老长老找我麻烦才没说的。”向陌道。

  向云清一拐杖把向陌拍地上了。“老身打小修炼,认认真真踏踏实实,也是二十二才突破八阶的,你个混小子才二十就八戒巅峰,你是要气死老身啊!”

  向陌抱头在地上滚来滚去躲着老祖宗的拐杖,“饶命啊老祖宗~”

  向云清打了半天累得够呛,拿着拐杖照着向陌屁股来了一下,“行了,你下山去接你那小宝贝上来吧。”

  “再等等,”向陌摇摇头,从地上爬起来,“等我破了九阶当上长老再说。”

  向云清举起拐杖又想揍人。

  “不过我也想他了,我去看看~”向陌运气轻功眨眼不见了踪影。

  向云清扔了拐杖发脾气,“臭小子,轻功越来越好了!”捡起拐杖乐呵呵回自己院子里了。

  =====翎子の分割线=====

  凤非再次从树上跳下来摔了个结实。爬起来可怜兮兮地看他站在不远出的哥哥。凤离彻底无奈。走过去,扶起凤非,帮他拍拍身上的草屑,“摔疼了没有?”

  “没……”凤非摇头,“还是不会。”

  这一年,凤离放弃了单纯地理论教学,开始实践。今天是要讲轻功的基本功法的,可是讲了半天也不见效果,凤离一气之下把凤非扔到树上,说跳下来就会了。可是跳了三次,摔得够呛还是不会。

  “歇会儿吧。下午父皇要带我们去狩猎,你若不想去就去姨娘那里,别落单了知道么?”

  “嗯,我吃过午饭就去。”

  =====翎子の分割线=====

  “你怎么不叫哥送你过来呢?你一个人也敢在宫里乱晃,你知不知道太子有多少眼线盯着你啊?”凤凛埋怨着给凤非上药,“你可吓死我了,要不是我早回来,你……”

  凤非也阵阵后怕。中午吃了无烦恼他就往络缨宫走。想来也没多远就没让凤离送。那边小太监催促凤离说皇上要出发了,凤离也就没坚持。可没想到前脚跟凤离告了别,转头还没迈出三步呢,就让人从后面打昏了。再醒来的时候就被绑在太子宫的寝殿里了。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凤非想着这回死定了,那太子向来看他不顺眼,这次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果然,还没醒透呢就挨了几鞭子,还沾了凉水,打在身上怎一个疼字了得。这下他倒是完全清醒了,才发现身上就剩下一层薄薄的内衫了,上面一道道的血痕。他就说怎么那么疼呢。

  看见打他的人后,凤非从头顶惊到了脚底板,太子殿下居然也会亲自动手打人啊!

  “你这张脸还真是漂亮,比你娘还好看呢。”太子捏着凤非的下巴左看右看,“好看的让人讨厌。”

  凤非这辈子最恨别人说他娘的闲话,虽被打的够呛,也还是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瞪太子。

  “还有力气瞪人?”凤鸣阴测测的笑起来,“就连这不服软的性子都像。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到何时!”

  说吧,一把扯开凤非内衫的前襟,在凤非胸前狠狠捏了一下,疼的凤非一个激灵,却忍着不肯出声。

  凤鸣的手继续玩弄着凤非的身体,慢慢欺近,在他耳边道,“凤离今天回不来了,我们有整整一晚的时间可以好好玩儿。”说着,左手向他身/下探去。

  就在凤非打算咬舌自尽一了百了的时候,太子寝宫的大门“砰”的被撞开,一道劲风直取凤鸣,凤鸣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凤非也稍被波及昏了过去。

  凤非再醒来的时候,凤凛争念念叨叨的给他上药处理伤口。

  “……你知不知道宫中有多少人想上了你啊!”凤凛气呼呼的继续念叨,“那太子对你心怀不轨好久了!看着就来气,早晚收拾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翎子已经连续更两天了呢~要是有留言我就日更肿么样?

  6、五、兴师问罪

  向陌一路兴冲冲的奔到皇宫,好不容易找到他家小宝贝,就差点被吓得血液都凝固了——凤家那太子正欺负他家小宝贝呢!

  向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掌隔空劈去,没想到力道没掌握好,连小宝贝一起震晕了。向陌本想过去看看情况,凤凛急三火四地冲了进来。向陌认出是当年救过凤非的人,便没动作,看着凤凛将凤非带回络缨宫了。

  向陌想了想,觉得不是办法。他本想等他破了九阶当上长老再接凤非上山的。凤非喜不喜欢他那是以后的事,他总不能让凤非再受欺负。本以为老祖宗发了话,那皇帝会好好照看凤非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情况,这一年凤非指不定又多吃了多少苦多受了多少罪!

  向陌下定决心马上要接凤非走,等不得了。想罢,向陌奔着城北的狩猎场去了。

  =====翎子の分割线=====

  晚饭的时候已过了,皇帝凤丘正在城北的别馆里休息。听小太监说门外有个叫向陌的公子求见,凤丘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冲了出去。向陌公子,那可是向氏老祖宗向云清最疼爱的后辈啊!

  “向陌公子。”这位可怠慢不得。

  “那三皇子真的是你的儿子么?”向陌劈头盖脸地问。

  “当然是。”凤丘不解,怎么提到非儿?

  “那你怎么那么不关心他,还由着被人欺负他?”向陌也没表现出太多不满,他总是觉得不太对。

  “朕不敢。”凤丘摇头苦笑,“非儿是朕最心爱的女人同朕的儿子,朕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可是这皇宫之中,人人都盯着朕,朕越是喜欢的人就越是危险。朕怎么能将非儿置于危险中?”

  “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他被太子绑了起来,挨了打,还差点……”向陌渐渐压不住怒气。

  凤丘皱紧了眉头,“还差点怎样?”

  “我听说,皇宫之中,相貌好又不受宠的皇子,只有被兄弟们扔到床上欺凌的份。”向陌冷声道。

  “……向陌公子为何突然对非儿如此关注?”凤丘反问。

  “你没见过他小时候的样子吧?他刚出生的时候特别可爱,软软的特别乖巧,像个甜甜的糯米团子,眼睛亮亮的还特别爱笑。”向陌陷入回忆,“讲话的调子也软软的,听的人心肝直颤,只想把全世界都给他……”

  凤丘傻眼。

  “他小时候我都当个宝贝抱在怀里护着,没理由长大了让别人欺负了去。”向陌只是凤丘。

  凤丘揉揉眉心,觉得有些穿越,“向陌公子喜欢非儿?”

  “我只是想护着他。”向陌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他是喜欢凤非,一年前他再次见到凤非的时候他就清楚了。可是他离开的时候凤非还小,可能根本就不记得有他这么个人!

  “朕也想……可是朕谁也护不了。”凤丘苦笑,“向陌公子若是有这个能力,就带他走吧。”

  向陌看着眼前这个身不由己的父亲,突然觉得很悲哀。

  “可总要有个理由。”向陌有些郁闷的找水喝,本想先和凤非联络一下感情再拐他走的,可现下却等不及了。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