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姜太公钓“于” by 星若伊幽

时间:2019-09-11 16:36 标签:
姜太公钓“于” by 星若伊幽

原本以为有生之年都得孤独终老了,没想到上天还是眷顾他的,通过一次小小的意外,最终得到了从来不曾奢望过的幸福生活。

且看他如何抓住并且守住给予他幸福的那个冤家吧(

1、天降萌物

  刚刚走到大楼门口,就眼睁睁的看着电梯的两扇门缓缓的向对方靠拢,紧走两步还是来不及了。算了,等下一部吧。也就是分钟的功夫,电梯就到达了楼顶。就在我站在电梯前,刚刚要准备按动往下的按钮时,一个穿着统一服饰的物业工作人员从我身边擦过。也不用那个人开口提醒了,低头就已经发现了立在腿脚边维修电梯严禁使用的警示牌,尚有一丝气力的身体顿时软弱无力。拖着疲惫的身躯,举步维艰的一下一下的往楼梯上迈。苍天啊,你用不用这么对我啊。在外面辛苦一天本来就够累的了,就想马上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你……,你早不停电晚不停电,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这是个什么样的概率竟然让我赶上。好死不死到我这儿就不能用了,你等我回家之后再坏行不行啊。我家住在10楼诶,平时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我哪儿有那力气爬啊,这不是要人命么?!总共就两部电梯,本来就坏了一部,已经给上下楼造成了大大的不方便。人家是汽车高峰期,这儿可好,电梯高峰期……。坏了好久投诉也投诉过了,还是没人来修,唉……。那部不管修就算了,总归还有一部能用不是?得,连这部也坏了。这也不错,倒是不用为了挤电梯而苦恼,顺便还可以做运动。没辙了,爬吧。
  3、2、1,终于到了。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带着LED灯装饰的钥匙,正准备往门眼里插,还没等转动钥匙开门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就听到了呜呜呜呜并且微弱的低泣声。侧耳倾听,貌似还是小孩子的声音。呃……不是这么现世报吧,昨天刚看完一部有小鬼的日本恐怖片,那小孩子叫什么来着?我去!这个时候我还有心思琢磨这些,我都服了我自己了。这就叫做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吗?先是电梯故障再是闹鬼,我是不是应该去买张彩票?这种事情都能让我遇上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月黑风高杀人夜,再加上透过玻璃映出的枯树剪影和耳边传来的瑟瑟风声,不得不说,好带感。别自己吓唬自己,再仔细听好像又听不到什么了。莫不是听错了?总不是出现幻听了吧。摇摇头,把脑中的胡思乱想甩去。本来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啊,为什么想要去探个究竟呢?太奇怪了。算了,少一事不如多一事。若是真的因为这一刻的不在意,造成了让我后悔终生的事情,那就得不偿失了。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屏住呼吸站定了这才有听见刚刚那几声细小的哭声。呜呜呜呜……,放轻脚步慢慢往出声的方位走去,越靠近哭声就越清晰。猛地一拍脑门,晕死,刚刚只是因为懒,仗着钥匙上有照明的小功能,就把手电忘记了。黑灯瞎火的玩什么听声辩位啊!把包轻轻放在地上,从里面翻出手电。有没有搞错啊,连手电都玩没电?用最后那一丝微弱的灯光左扫一下右扫一下,只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底呼。啊!终于被我找到了。用手电远远的照了一下,依稀能看个大概,果然是个小孩子呢。
  与此同时
  “TMD!废物!你们这帮废物!连个小孩儿都找不着,还活着干嘛,死了算了!找不回来,你们也不用回来了!”面对着站在身前的这几个人,怒发冲冠的一阵炮轰。先是双手猛的用力一拍桌面,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再是稀里哗啦,桌面上的物品被这位气急了的人全数奉献给了地面。
  “还愣着干嘛?!COS望夫石还是怎样!还不快去找!”骂骂咧咧的同时,桌面上仅剩的物件—烟灰缸,从对面最靠近此男人的一位人士的脸上擦过,嘣的撞在关着的门上,然后落在地上,哗啦啦摔的粉碎。
  被骂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敢怒而不敢言,满心腓腹。腓腹的首位当然就是光荣挂彩的那个悲催人士了。连个小屁孩都管不住的人,你有毛资格数落我们啊。新鲜了,那是你孩子,又不是我们的。再说了,那小祖宗分明就是在你眼皮子底下溜了,关我们屁事儿啊,有本事你找那个小祖宗解决问题去,冲我们发什么邪火?
  “我们这就继续找。”吐槽归吐槽,情谊归情谊,兄弟有难,也不能不管啊。语毕,挂彩男带着众人作势就要离开此地。
  暴躁男连头也懒得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滚了。颓废的摊在座椅上,抽出一支烟叼在口中,打火机开开合合,也不点燃,根本就没有抽的心情。为什么?因为只要一想抽烟,脑海中就浮现一个孩童圆圆的脸孔,小嘴一开一合说出人小鬼大的话语;“哈!这回可被我逮住了吧。又抽烟,奶奶说了,不许你抽烟。你每次都跟奶奶说没抽没抽。看,这次不能耍赖了吧。爹地骗人,羞羞。”说话不够用,还要配合动作。伸出食指在脸颊蹭了几下,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再接着,背着小手,摇头晃脑,来回踱步,颇有几分古人要吟诗一首的感觉,故作高深状:“唉!你怎么就学不乖呢”
  “小兔崽子……你到底去哪里了?”烟早已经燃烧到了尽头,烫到了手指却没有丝毫感觉,剩下的只是阵阵心痛和悔恨。痛,为的是这小家伙不顾这些爱他的人担心,为的是他的任性妄为而心痛。悔,为的是自己的不用心,为的是没有真正听懂这小家伙心里想要说什么耳悔恨。
  院长的话此时在耳边出现。“姜先生,那些虚话我就不说了。我只想说几句心里话。有一点,您嫌我啰嗦我也得叮嘱您。院里的孩子和外面的孩子相同却也不同。相同的是,他们和那些孩子一样都需要父母,家人的爱护。当然,我指的不是溺爱。做了对的事情会受到褒奖,做了错的事情自然也会受到批评。千万不要因为他自身的缘故就区别对待,一定要一视同仁。绝对不能不忍心职责而使他放任自流,这么做不是爱,反而会还害了这孩子。不同的是,他们对事对人的感觉更敏锐,一点点儿的异样他们都能察觉的出来。我不可能要求您立马就能和这个孩子沟通无碍,更不会去指导您去怎么做,我只会在适当的时候给您一些建议。只拜托您务必要真心对待这个孩子,一定要和他多做一些情感上的交流,不要因为他只是个小孩子而敷衍他。有很多大人们所谓不能和孩子说的一些事情,实际上他们都懂。你完全可以和孩子说,你只需要改变一些字眼就可以。也许他们的理解或许会和你们所想要表达的截然不同。那是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没有一个坏人,就算命运给了他们一些挫择,他们还是会在这些遭遇当中找出那一些美好。这个时候就需要你们用心加耐心的和他去交流,而不是对他的看似无理的要求做出一味的无视或者是哄骗的行为。我相信您一定能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的。”
  平静下来细想,把手放在胸口上,扪心自问,我真的做到了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若是真的认真的听进了院长对自己的嘱托,兑现了当日自己对院长的承诺,这个懂事的孩子又怎么会不声不响的离开呢
  “奶奶的电话,快接,不接打屁屁哟,呵呵。”一声稚嫩的童音飘入耳内。听到这个自制铃声,心口就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那种痛根本不能用言语来描述出来,昔日的生活情景就像放电影般出现在眼前。事情已经糟糕到这地步了,绝对不能再扩展下去。当务之急是先要顾好老人的心情。呼一口气,稳定心神,赶紧接起电话。
  “喂,妈”心痛的就像被滚油浇过一样,却还要表现出故作平常的语气。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她老人家听出什么来。
  “儿子啊,妈想宝宝了,我记得清楚着那,这个时候,他一定在你身边。快!告诉宝贝儿,让他过来陪奶奶说说话。听见没有?还不快去把我的乖孙子给我叫过来。”
  “噢……”这真是不想死都不行,这时候,我往哪儿给您叫人去啊。妈的!怎么把事情弄到如斯田地,可是这场戏不演又不行。“儿子?儿子?你在哪儿呢?快出来,奶奶要和你说说话。听见没有?”一边自说自话,一边还要忽悠老妈,这是造的什么孽哟。“妈,您别挂电话,我去看一眼。这小家伙指不定干什么呢,玩的连叫他都没反应。妈,您等着啊,我这就给您叫去。”
  围着客厅转了一圈,定了定神,继续演下去。“啊!妈,你看,我也是忙糊涂了。我想起来了,小家伙今天一大早就去同学家玩了,说是要在同学家住一晚上,明天再回来,没在家。要不,等他一回来,立马就让他给您回电话保平安?”
  “你说的是真的?”知子若如母,这可不是说假的。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小子刚刚回答的没一句实话。
  “啊……,当然了,我哪儿敢骗您啊。”老妈这句话一问出口,本来就心虚,现在更不用说,一点儿底气都没有了,就只剩下说好话了。
  “臭小子!连你老妈都敢骗!”这兔崽子果然有事儿想瞒我!
  “这哪儿的话啊,没有啊,我说的这都是真的啊。我怎么可能骗您呢?妈,您别多心。”
  “没骗我?没骗我,你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怎么吞吞吐吐的?难道孩子在不在你身边,还得想这么久?你再忙,宝贝儿从早晨到现在都没回来,你能不知道?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你啊,就别蒙我这老婆子了,快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我的宝贝儿孙子出什么事儿了?”
  “妈……”面对着老妈这咄咄逼人的攻势,终究是招架不住了。唉……,这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吗?
  “怎么,难不成真的出事儿了?”此时说出口的话语已然变了音调。哪儿还有一点儿强势可言,再多说一个字也已经不能了。听到儿子这般无奈的语气,不往坏处想都不行了。
  “您孙子他……”豁出去了,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就等于纸里包不住火,想瞒也瞒不住了。
  再加上一听老妈说话的声音都不对了,再不说,非得把老人急出个好歹不可,那可就麻烦了。
  “您孙子他离家出走了。”
  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动静,只隐约能听见那沉重的呼吸声,还有那只有用心才能听到的哭声。
  “妈,您千万别着急。他只是个小孩子,又没带太多钱,走不远的,我已经叫兄弟们去找了,不会有事儿的,您放心吧。”最不想面对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现在除了宽慰老妈,没有别的办法。
  “放心?不着急?亏你还说得出口。你……,你这个兔崽子,你就说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孩子刚放你手里就出事了。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突然要离家出走呢?唉……,我也不说你了,这孩子什么时候不见的,在哪儿不见的,到底因为什么原因不见得,你现在知道吗?”
  原本以为肯定会挨一顿臭骂,没想到这么通情达理,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了。
  “就今天下午,停车场离麦当劳有点儿远,我去取车,让他在那儿等我,回来就不见了。”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肿么能把一个小孩儿独自留在哪儿里呢?”
  “这……这不是他今天玩的太疯,走不动了,我才……我……。我问过里面的服务生了,没人注意到他,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往哪儿个方向走的。”
  “这……,这会不会被人贩子拐跑了?还是……,被绑架了?”
  “这绑架肯定是不可能的,咱家又不是什么名门望族,我就更谈不上是有钱人了,咱就根本就不在人家的业务范围内。”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还有心情在这儿和我开玩笑?!”这臭小子,这不是存心想气死我吗?
  “妈,我向您保证,小家伙一定能找回来。”
  让我们在把镜头再转回来吧
  多年以后,某人每次想起,都不能给自己一个足够让自己信服的解释,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做出如此决定呢?如果当时换一个做法,结果就会大大的不同。以至于每每看到那张欠抽的脸,就算是自己如此冷漠的性格,也很想一拳打过去。唉……,世事果然都是注定的啊。
  慢慢的走过去,在离着这孩子只有半臂距离的时候,单膝跪地,长臂一伸,手举到半空中,用没有一丝邪念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小娃娃。昏暗的灯光根本看不清楚小娃娃的面貌,只是通过哭声来判断,这张小脸上八成被鼻涕和眼泪弄成了个小花脸。
  小娃娃抬起头,就这么着用泪水模糊的双眼直直的看着他,一动也不动,屈膝坐在瓷砖地面上,双手抱着膝盖,小书包放在小小的臂弯里,下巴抵在书包上,要不是还有呼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仿真娃娃呢。
  他也不急,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就见那小娃娃稍微放松了一点儿防备,不过只是对着他微微歪了一下头,依旧还是没动窝。
  想想也是,要是谁伸手都肯跟着走,那不就成了傻孩子了么。不过有一点儿值得欣慰,小家伙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真觉得我没恶意,哭声小了一些。跪的膝盖疼干脆就盘腿坐在地上,胳膊的姿势倒是保持了原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不光要做动作,还要开口说话。当然,不可能让小孩子先开口。“来,我保证我不是坏人,绝对不会伤害你。如果我是坏人,也不会一直等着你了,对不对?”
  或许是他那平稳的声线让这个小家伙无比安心,也或许是他那几句大实话让这个小家伙无比放心,小家伙终于肯挪动他的玉臀了。先是把书包放在腿边,然后慢悠悠的站起来,揉揉小屁屁,把被地砖坐脏的衣服拍干净。有可能是坐的时间太长了腿麻了,就见小家伙晃晃悠悠
  的迈着那双小短腿朝他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就又不动了。
  离得近了,就算手电的灯光微弱,也足以能看清小娃娃的面孔了。果然,圆圆的脸上爬上了
  斑斑驳驳的污渍。见那孩子又是这么盯着自己不动,他只好又抬了一下手,示意小娃娃把手给他。原本他想的是自己要是不说只做动作,小家伙怕是不会理他,刚要开口再说一句,意料之外的是小娃娃真的照做了。不但如此,更让他意外的是,小娃娃不是只有把手交给他如此而已哟,是整个来了个熊抱外带加蹭蹭。由于他是坐着的,这个年龄段的小娃娃再怎么矮小,也是可以达到面对面的。要不是看这小娃娃真的可爱,就要怀疑这孩子是故意的了。你蹭就蹭吧,蹭哪里不行,蹭脸,鼻涕眼泪全蹭在他的脸上了,眼泪就算了,但是鼻涕就……。蹭够了自己的脸,小脑袋就直直的往胸口贴上去。软软的发毛紧贴着自己的下巴,痒痒的却很舒服。手轻轻的抚摸着头发,借此给小娃娃一些安慰。
  觉得哄的时间差不多了,小娃娃原先变小了很多的淅淅沥沥的抽泣声也渐渐的没了,感觉再耗下去手电就真的要灭了,一个人倒还好,现在又带了个小娃娃,凭着那LED小灯的照明力度,就只能开个门什么的,其他的就不行了。要是让这小娃娃摔了碰了都不好。稍微用了些力气,把小娃娃的脸抬起来。起身,一手拉着小娃娃的手,一手拿着手电向防盗门走去。
  还别说,小家伙还真的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进了屋,打开灯,把小娃娃先安置在沙发上。再去卫生间把毛巾浸湿,给小娃娃擦了把脸,这才把小娃娃的样貌看真切。
  圆圆的小脸,只有在刻意的情况下才能看到尖尖的小下巴。大大的眼睛,深深的双眼皮,浓密却并不纤长的睫毛,还是那样直直的盯着自己,粉嫩的小嘴微微撅起,委屈又可怜。至始至终,他就只说了一句话。小娃娃居然一点儿也不怀疑,指哪打哪,清洁完毕之后乖乖的跟着他一起去卧室睡觉。


2、缘分开始

  恩……,刺眼的光线从窗外透射进来,捏捏鼻梁按了按太阳穴。由于是高度近视,再加上睡得迷迷糊糊,那眼神要有多迷茫就有多迷茫。呆愣半晌,自语,窗帘这个问题绝对不能再拖下去了,要立马解决才是。本来睡眠就浅,夜里出现的动静就容易醒,好不容易睡个懒觉,还被阳光叫醒,真真的是折磨人。刚搬到这个小区还不到一星期,要不是最近工作实在忙得□乏术,怎么可能天天忍受这样的睡眠质量。
  右手从床头柜摸到眼睛带上,同时左手摸到绒绒的毛发,澄的一激灵,人即刻清醒无比。低下头,小人儿双手还紧紧搂着自己的腰,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胸口上面,侧着脸躺着,脸颊呈现粉扑扑的色泽,嘴巴微微上翘,慵懒的姿态就像只熟睡中的小猫崽。如果用动漫来形容的话,貌似还可以看到只有动漫里才能出现的画面,那就是从鼻孔里吹出来的鼻涕泡,随着呼吸的动作放大和缩小,睡得是异常香甜。
  啊……,原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做梦啊。转头看了一眼左边墙壁上的挂钟,时针正停在8这个数字的位置上。上一次能这么安安稳稳一觉睡到天大亮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貌似搬家到这儿里之后就没能好好的睡上一觉,离开曾经熟悉的环境,顿时觉得好不适应,以至于夜夜不能安寐。性格虽然略显冷淡但却是个不喜欢独居的人,这应该是托了这小家伙的福吧。
  还好今天是休假日不用上班,要不然奖金工资什么的是扣定了。右手托着下巴,肘部支撑在床上,歪着头斜眼瞄着这个小东西。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分针指在6,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哦……,对了,趁他睡着熟,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联系到他的家人的东西。那个书包里面应该有吧。书包,书包,嗯,找到了,只不过有点儿麻烦,这小家伙看着傻傻的,实际上可是一点儿都不笨啊,把书包当枕头牢牢的被压在头下,这怎么弄?不管了,先试试再说。本来是好心的,弄得自己跟做贼的一样,缓缓而轻轻的拉了几下书包带。这一拉不要紧,本来小家伙是侧躺着睡得,现在变成仰面朝天成大字型。得,除非先把小家伙弄醒或者是在不弄醒小家伙的情况下,把他的头从书包上挪开,否则是别想了。不过细想,这两条我都不可能成功的。第一,要是小家伙肯让我联系他的家人,就不用拿书包当枕头用了,摆明了是不想让我碰。更不用让我琢磨着怎么让他同意翻他的书包或者是偷偷摸摸翻不被他发现,而是主动交给我了,这条可以PASS。第二条就不用再说一次了,直接PASS掉。昨天是自己一时糊涂了,没想起来这茬,这一晚上,他的家人不定急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可不能在拖了,无论如何也得让小家伙把书包里能联系到他家人的东西交给我。
  本来是想等着这小东西自然醒的,奈何这厮实在是太能睡了,在光线这么刺眼的情况下,还能睡的这么熟,甚至于连眼皮也没掀开,眼珠都没转动过,全身上下动都没动一下。难不成这就是小孩子的特权?是睡眠质量太高还是睡相太好,真不知道该先吐槽哪儿一条了。
  不行了,等小东西自己醒实在是不可能完成之任务。轻轻的捏了捏小东西肥嘟嘟的脸颊,轻叹,好好摸,滑滑嫩嫩的手感像极了煮熟了剥了皮的蛋白,白里透红的皮肤被捏了之后更是
  呈现出一种浅浅的粉红色。这边邪恶的手才刚刚放下,那边被骚扰的小东西眉头就用力的皱了皱。醒了啊这句话的第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吞进了肚子。以为这小东西终于醒了呢,哪知道等来的不是睁开的眼睛,而是一只肉肉的小爪子。揉了揉被捏的粉红的脸颊,鼻子微微动了动,眼睛紧紧闭着,小嘴撅的足可以挂个油瓶,之后嘴巴开开合合,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不过,也能猜个□不离十吧,不外乎就是干嘛不让我睡觉觉,不让我睡觉觉的都是坏人之类的那些童言吧。
  无奈的摇头,还是狠狠心叫醒他吧。肉肉的小脸被轻轻抬起,低下头,嘴放在耳边,柔柔的声音轻启。“醒醒,太阳晒屁股喽。”一句话说完,小东西没什么反应,倒是把自己惊了一下子。什么时候自己曾对人这么温柔的说话过?天生性格冷淡的自己,只有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才会这么做。就算是好朋友也很少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纵然是自己不讨厌小孩子,但并没有到了喜爱的程度。怎么就会对这么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孩子这么有耐心呢?简直是不可思议。深知自己虽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但也不是这么好管闲事的性格啊。连这个孩子住在哪儿里,为了什么事情,才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哭泣都没问,就这么主动想把
  他拉进来,并且也这么做了。只因为怕他一个人睡会害怕,还共处一室睡在一张床上。虽然对方只是个孩子,但是按正常人正常的做法,应该是报警交给警察来处理,而不是放进自己屋里吧。
  还是不醒?稍微加大了些音量,再说一次。依然是皱眉、眼睛紧闭、撅嘴、鼻子动了动那一套。啊……,不是,这回有新鲜的了,软软的肢体不耐烦的扭来扭去。唉……,有反应就好,要不然我还以为这个小东西是聋的呢。看看这精致的五官,真是这样的话,那多可惜啊。
  呜~~~,终于出现了一个让人能听得懂的词了,虽然只有一个字。手扶着的小脑袋先是前后晃了三晃,又左右晃了三晃,眼皮掀了合合了掀掀了合,最后终于是张开了。好吧,确切的说是呈半张开状态,这也是一种进步不是么?一只手拍了拍O形状的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另一只小手握拳揉揉眼睛,再配上那睡眼惺忪,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现在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这样的状态就是萌,这样的生物就叫萌物。
  “这回醒了?”这小东西总算醒了啊。手又放在毛茸茸的头顶上揉了揉。
  就像是电脑卡机一般,小家伙先是眨了眨眼睛,然后抬头望天花板,手里抱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没有任何回应。就在我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小家伙的大脑终于倒带完毕,这才把
  昨晚两人相遇的片段想起来。呜呼,你这个小东西啊,终于是回过神儿来了。
  “恩!大哥哥~~~早安。”用力的点了点头,彷佛能给人一种错觉,好像这一秒头点下去,
  就不知道下一秒还能不能抬起来一样……。像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张开露出一个童真的笑容。即便是再冷漠的人,面对着如此灿烂无比的笑容,也不能不动容。无奈自己真的不是个热情的人,最多只能做到嘴角略微上挑。这对于一个不爱笑的人来说,已然是上限了。
  “好了,快起床。看看你这儿小脸都脏成什么样子了?”抖,还是抖,鸡皮疙瘩已经掉满地了,我什么时候变成老妈子了。
  “哦!”根本不用人带,虽然只住了一晚上而已,就好像住了很久一般,屁颠屁颠的朝卫生间跑去。盯着小家伙的背影,第一反应出来的竟然如此抽风,小东西现在的行为算不算裸奔?小孩子也算吧……,大概。
  看看小东西皱巴巴的衣服,呃……,好像箱子里还有自己小时候的衣服,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愿不愿意穿。想了想,还是先找出来吧,小东西的那身衣服经过昨天他那一番折腾
  是真的该换了。不出片刻,便拿出一套看起来合身的衣服出来。
  “大哥哥?这是什么啊?”在我找东西的时候,小家伙也梳洗完毕,从卫生间出来的他
  好奇的望着我手里的衣服,话语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
  “来,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了。”把衣服朝小东西那边递了递。“换上这个吧,看看合身吗?这已经是最小的了。再不行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小东西接过衣服,放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看起来好像还是大了一点点,不过没关系,凑活凑活还是能穿的。左瞅瞅,右瞅瞅,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这衣服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呵呵,看出来了?没错,这是件旧衣服,是别人穿过的。”这小东西傻乖傻乖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是别人穿过的?”由于身高差距的关系,我只能上身尽可能的前倾,双腿呈半蹲状和小家伙说话。大概是小家伙实在不忍心看我这么别扭的姿态吧,脚后跟努力的往上抬,脚尖点在地面上,双手高高举起衣服,试图要拉近我和他的距离,让我可以舒适一点儿,实在是太让人窝心了。
  “是啊,我这儿能穿的衣服只有这个了。你要是不乐意也没关系。这样,你先去被窝里呆会儿。大哥哥的洗衣机是带有烘干功能的。衣服我刚刚就放进去洗了,洗完后拿出来直接就可以穿了,很快的。”虽然不太懂牌子什么的,但是,一看这小孩儿的穿着,摸一下料子的质感,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是不是便宜货。再说了,现在的孩子,一个个娇生惯养的,大多数都是喜新厌旧的,自己的衣服并没有破损,只是旧了一些或者是不流行了就不乐意穿了,更何况是拾别人的旧衣服呢,几乎没人肯穿啊。
  看着大哥哥从卧室的箱子里又翻出了几件衣服,咦?这箱子看着好眼熟哟。哦哦哦!想起来啦,是樟木箱子,奶奶就有一个的,一模一样哒。听奶奶说里面全都是爹地小时候的东西哟。诶?这屋子里除了自己和大哥哥就没有第三个人了,衣服是小孩子的而且又旧旧的样子。难道?
  看着小东西一直抱着衣服没有下文,一会儿看看卧室,一会儿又用忽然亮起来的眼神猛盯着自己,再加上贼兮兮的笑,顿时纳闷了。“怎么了?”
  “嘻嘻,呵呵。我知道了。”
  “嗯?知道什么?”
  “衣服是大哥哥的对不对?豆豆是绝对不会猜错的!”
  “呵!小人精。是,你说的都对。”咦?刚刚这小东西说什么?豆豆?我去!折腾到现在
  都没把最重要的问题搞清楚,搞什么啊这是。
  “原来你叫豆豆啊。那豆豆,你要不要穿?”
  “嗯,不过豆豆是小名哟。豆豆要衣服,豆豆要穿大哥哥的衣服。”抱着衣服就往卧室跑,生怕大哥哥会反悔不给自己穿,就像是谁在屁股后面抢他似的,转眼就到了房门口。进去前
  还不忘人小鬼大的把门带上,关门前还不忘跟他说:“大哥哥,豆豆要换衣服,你不许进来看哟,这样做是很不礼貌的。”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