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兴家 作者:万钟一心(三)(40)

时间:2017-10-28 12:30 标签: 欢喜冤家 种田
恰好此时沈慎卿和黄天化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已经将份额的事情谈妥了。黄天化拿出一万两现银,占这家小酒坊的四成份子。本来他死活还想跟沈慎卿在这酒坊值不值三万两的问题上纠缠一番。可沈慎卿一口咬定修建这间酒坊
    恰好此时沈慎卿和黄天化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已经将份额的事情谈妥了。黄天化拿出一万两现银,占这家小酒坊的四成份子。本来他死活还想跟沈慎卿在这酒坊值不值三万两的问题上纠缠一番。可沈慎卿一口咬定修建这间酒坊花了这么多,黄天化终究也没有办法,这年头又没有发票,他想查都没地方查。即便有发票,不是也可以虚开么…………
 
    “这位大人,请喝茶……”萧惠欢见俩人谈得差不多了,这才举着托盘端着茶杯跨进了办公间。酒坊这边除了自己和慎卿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因此,虽然心中不情不愿,可这端茶待客的事情还是得她自己来做。抬头一看那老东西望向自己那显得有些狂热的眼神,萧惠欢心中又有些恼怒:这个老东西,都多大年纪了,竟然还如此下作。同时心里又在谋划着,眼看着自己和慎卿的事情越来越多,是不是该请两个使唤的丫头和小厮了?这年头家中稍微有点资产的,不都兴这个么?
 
    萧惠欢上了茶之后便飞快的退了下去,她一刻都不想在那老东西面前多呆。黄天化见状,心中甚是不满。但是他也隐隐知道萧惠欢和沈慎卿之间的关系,只好将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藏在心里……沈慎卿现在对他还有用处,他不能因为一个女子而得罪了沈慎卿……
 
    “沈大人,既然事情已经说定了,本官就不再多做打扰,这便告辞……呃,险些忘了正事儿,敢问沈大人这酒坊在施工之时挖出来的那口铜棺,现在何处?此物乃赵庄那桩命案的关键证物,本官今日正好一并带回县衙……”茶过三巡,黄天化便站起身来准备告辞,今日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他还在这里磨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呵呵,太守大人谬矣,如今这酒坊可不是下官一人的,太守大人也有分子呀。那口铜棺,如今就在我们这酒坊储存酿酒粮食的屋子里,大人着人去抬回去便是。不过那铜棺颇重,当中的金银财宝即便被贪墨一次之后,重量亦是不轻,大人的随从怕是要辛苦些了……”
 
    黄天化闻言点点头,然后漫不经心的问了句:“那里面还省下多少金银?”
 
    沈慎卿被他这个冷不丁的问题问得一愣,随即便笑道:“下官惭愧,到现在为止,下官都还不曾打开那铜棺看过数过,真不知里面还有多少金银。太守大人不妨命人当场清点一番……”
 
    黄天化的眼中精光一闪,这小子可真是个滑头啊,这也逮不住他的话柄。当下只好笑道:“就凭这一点,本官便足以断定沈大人绝非摸金盗墓之辈了。若是那类下三滥的缺德鬼,挖出了这样的宝贝,哪儿有不急急忙忙分银子的道理,岂会将其安安分分的放在此处一动不动?如此,本官公务尚多,便不再多留了。本官答应给的入伙银子,不日便会由家人送来,届时沈大人当面清点无误,咱们这合作的事情便算是成啦……”
 
    沈慎卿连忙点头拱手:“些许小事而已,大人何时送过来都无关紧要,下官恭送大人……”
 
    黄天化打着如意算盘,笑得贼奸贼奸的走了。随着他一起走的,还有那口从地里面挖出来,现在由近二十名护卫抬着的铜棺。此时他的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谋夺沈府就家财的事情,到今天终于有了一个顺利的开头……
 
    萧惠欢听见黄天化消失的声音,这才从里间出来,挽着沈慎卿的手臂问道:“慎卿,这老狐狸究竟来做什么?”
 
    沈慎卿:“黄鼠狼给鸡拜年……”
 
卷一 翩然而至 第一六零章 又见洪灾
 
    第一六零章 又见洪灾
 
    萧惠欢心中有些郁结,这明明是自己和爱郎俩人一砖一瓦建造起来的酒坊,是俩人未来美好生活的基础。如今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股东,而且这个令人反感的股东还占了四成的股份。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当中,突然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杂质,让人心中极度不舒服。
 
    “黄鼠狼给鸡拜年,人家好歹手上还拿着些东西呢。这倒好,那老东西竟然空着两手就过来了,而且还拿走了咱们整整四成份子。慎卿,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沈慎卿神色严峻的摇了摇头:“欢儿,这个你放心,这老狐狸一定会很快就将那一万两银子送来的。唉,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他送银子过来啊……”
 
    萧惠欢有些不解:“担心他送银子过来?慎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慎卿再次一叹:“欢儿,你虽然冰雪聪明,可终究还是不明白官场和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呀。你以为这老狐狸是傻的么?咱们这酒坊,现在能值得了多少银子,你以为他心中不清楚?可是他明明心中清楚,为何还如此心甘情愿的当这个冤大头?你可曾想过?那可是一万两银子啊,这一万两银子到手,咱们这酒坊的所有投入,便算全部回本了。可是他却只占了四成份子,这又是何故?”
 
    萧惠欢闻言有些沉默,是啊,这是为什么?那老狐狸虽然看起来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可他却绝不是那种傻不拉唧的凯子,心甘情愿的为自己二人送上万两白银,这当中,隐藏着什么阴谋?这样想着,萧惠欢再次将疑惑的眼神投向沈慎卿,关键时刻,还是这个冤家的脑子比较好用……
 
    沈慎卿见伊人那副询问的眼神在此扫过来,不禁一阵苦笑:“欢儿,现在我也不知道那老东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我可以肯定一点,他的目的绝不是咱们这家酒坊。否则他定然不会宁愿吃亏,也要拿这么多银子砸在咱们这酒坊上了。我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测,这老东西或许是想利用咱们这酒坊,达到他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萧惠欢闻言翻了翻白眼,这说了不是等于没说么?酒坊建成之后的前面几年,即便再赚钱,一年下来恐怕也就是几千两银子。那老东西又不傻,回报率这么低的投资,他怎么可能干?连她自己也知道这老东西有着其他目的啦……
 
    这未婚的小两口心事重重,明知道有阴谋,却碍于权势跟情面,不得不被迫接受。那感觉,就像被人强迫吞了一只绿头苍蝇一样难受……
 
    ……………………
 
    在返回洪泽县衙的路上,黄天化一个劲的呵呵直笑。他的幕僚下属见他心情不错,纷纷上前讨好于他,询问他何故如此高兴。黄天化眼见围在自己身边的都是心腹,也不隐瞒,得意的将心中的奸计向众人解释起来。
 
    黄天化之所以千方百计,不惜代价也要入股沈慎卿与萧惠欢的酒坊,当然不是看上了这个酒坊的发展潜力。他的打算是,先入股沈慎卿的新酒坊。然后官商合营,依靠他在官场上的关系和门路,渐渐让沈慎卿新酒坊所产出的酒,挤兑沈家酒坊的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沈慎卿和萧惠欢不得不依靠他的关系和门路,也就是说,他间接的绑架了这家新的酒坊。
 
    等到新的酒坊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和沈家酒坊撕破脸皮决一死战。依靠他在官场上经营数十年来,那种盘根错节的关系,他有这个信心,完全可以让沈慎卿那个酒坊的产出的酒水,取代沈家酒坊的三才酒。众所周知,沈家酒坊乃是整个洪泽沈家的支柱。沈家酒坊若是倒下了,洪泽沈家也必将从此一蹶不振,再不复昨日辉煌。而等到将洪泽沈家彻底击垮之后,沈慎卿和他的沈家酒坊也已经被他黄天化握得死死的了。如此一来,现在流向洪泽沈家的财富,不就源源不断的进入了他黄天化的腰包了么……
 
    这便是他的通盘考虑,出于这样的考虑,别说是一万两银子,即便是五万两,甚至是十万两,黄天化也会咬着牙拿出来。哪怕在今后的几年中,沈慎卿和萧惠欢的酒坊经营当中出现了资金断裂,黄天化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银子来支持。同时,这个新酒坊产出的酒,他也会暗地里动用一些潜藏的门路和关系,帮它打开销路和市场……
 
    一众心腹幕僚闻言之后眼放精光,纷纷抚掌赞道:
 
    “太守大人真是老奸巨……呃……老谋深算……”
 
    “呵呵,太守大人目光如炬,高瞻远瞩。咳……咳……不知大人能否大发慈悲,让属下等人也跟着沾点光……”
 
    黄天化听得眉头一挑,不错啊,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这个财,他黄天化一人怕是发不过来。毕竟今后想要帮沈慎卿那个酒坊的酒打开销路和市场,这办事的人,还不是得依靠现在手下的这一帮官吏。身为多年的老官油子,黄天化自然知道,他这些一个个看起来一本正经两袖清风的下属,暗地里都干了些什么勾当,结识了些什么人……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