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兴家 作者:万钟一心(三)(38)

时间:2017-10-28 12:30 标签: 欢喜冤家 种田
从开始动工到现在,农庄内的酒坊已经建了近两个月,此时除了一些收尾的工作外,大部分工程都已经结束。占地超过三亩的酒坊,比萧氏宗族祠堂显得更加雄伟气派。当然,这只是相对于萧家庄的房屋来说 此时,萧惠欢和沈
 
    从开始动工到现在,农庄内的酒坊已经建了近两个月,此时除了一些收尾的工作外,大部分工程都已经结束。占地超过三亩的酒坊,比萧氏宗族祠堂显得更加雄伟气派。当然,这只是相对于萧家庄的房屋来说……
 
    此时,萧惠欢和沈慎卿俩人,便在新建成的酒坊内打扫着卫生。从洪武县请来的那几个大工匠,其中两个已经返回洪武县。另外一个因为命案的事情,现在还在洪泽县的监狱里呆着不曾放出来。本庄请来的帮闲们,萧惠欢也为他们结算了工钱,让他们回去准备秋收了……
 
    “咳……沈大人啊沈大人,本官实在搞不明白,你为何要在这穷乡僻壤之地修建宅子……”
 
    俩人正在忙碌,却冷不丁听见屋子外面传来这样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萧惠欢不曾见过黄天化,闻声颇为诧异的向门口望去。而沈慎卿却已经见过好几次,对他的声音已经比较熟悉。闻言连忙放下手中的扫帚,拍着身上的灰尘迎了出去:
 
    “下官不知太守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万望大人恕罪……”
 
    黄天化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双眼四下打量了一番。当他的眼光看到萧惠欢的时候,明显一亮,随即竟然有片刻的愣神。沈慎卿将他这个动作看在眼里,心下顿时便警惕了几分:这姓黄的不会见色起义吧?
 
    好在黄天化只是愣了片刻之后便回过神来,若无其事的转头面向沈慎卿,脸上挂着一副淡淡的笑容道:“难怪沈大人连人人羡慕的京官儿都不愿去做,原来是有这样的如花美眷相伴,真是令人好生羡慕啊,哈哈哈……”
 
    沈慎卿心中愈发警惕了,这姓黄的莫名其妙的杀到萧家庄来,难道就是为了夸我家欢儿长得漂亮?
 
    “大人取笑下官了,下官之所以不做京官儿,非是不愿,实不敢尔。想那京城之内,达官显贵多如牛毛,下官一个小小的钦天监监正,若是真的到了京城,怕是连个立身之处都难以寻得。倒不如住在这萧家庄内,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嘛。而且住在此处,亦方便随时接收家师的警讯,为陛下和朝廷提供天灾预警……”
 
    黄天化眼珠子咕噜噜一阵乱转,心中颇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也是个滑头。没几句话便将他的资本给扯了出来,让自己无论打着什么主意,都不得不有所顾忌。莫非,他已经猜到自己今日的来意了?这样一想,黄天化便开始出言试探:
 
    “沈大人倒是好算计,既然如此,那沈大人可知本官今日上门,所为何事?”
 
    沈慎卿心说“鬼知道你无端端的跑上门来做什么?”,嘴上却谦虚恭敬的答道:“下官愚昧,无法亦不敢妄揣上意,还请大人明示”
 
    黄天化眼睛微微一眯:跟老夫装糊涂?好,老夫索性便给你来个单刀直入,吓不死你,震一震你也好啊。这样寻思着,黄天化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
 
    “沈大人,本官日前接洪泽县县令的公文,言沈大人涉嫌以修房造屋为名,行摸金盗墓之实。只因兹事体大,洪泽县令不敢自专,故而奏请本官,让本官亲自查办。本官今日来此,便是想听听沈大人你的亲口解释,此事的真相究竟如何?”
 
    沈慎卿终于听出味儿来了,这官腔拿捏的调调如此明显,这位黄太守今日来此的目的,绝对不会是那摸金盗墓的传言。只不过,他真实的意图究竟是什么?沈慎卿还有些拿捏不准,不过看到端着茶水上来的萧惠欢,沈慎卿心中又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起来……
 
卷一 翩然而至 第一五八章 三万两……
 
    第一五八章 三万两……
 
    “大人明察,下官自幼便身世清白,从无不良前科。前翻几次得蒙圣恩,派人相召入京为官,下官都婉拒了,这已经充分说明下官并非贪财好利之人。既然如此,下官又怎会干那摸金盗墓,掘人祖坟的丧尽天良的勾当……”
 
    摸不清楚太守这个老东西的来意,沈慎卿只好先把姿态做足,先把这撞天屈给叫得震天响,然后等待着黄天化的反应。只是这声音语调却显得平静无边,完全不像是一个蒙受了冤屈之人在为自己抗争,仿佛是在陈述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
 
    黄天化显然没想到沈慎卿会如此平静,在他的印象当中,无论贪官清官,面对他这种开放式的提问,多少都会显得惊慌失措。毕竟摸金盗墓,这放在普通民众身上就已经是了不得的罪行了,何况朝廷命官乎?若是那样,他就好赶快乘虚而入,大度的宽慰一番示之以恩,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好办得多了。而自己方才的暗示如此明显,此事最终的定论如何,完全在于自己的喜好。这小子竟然装傻充愣,硬要装作不知道?
 
    “唔,沈大人的人品,本官还是信得过的。不过兹事体大,本官也不好过于回护。沈大人,今日本官前来,便是要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希望你能理解本官的苦心……”
 
    沈慎卿当然理解他的一片“苦心”,闻言连连点头抱拳道:
 
    “下官惶恐,大人回护之情,下官铭感五内。不过这摸金盗墓之事,下官是决计不敢贸认的,亦希望大人能尽快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以证下官清白。当然,太守大人若有驱使,下官当全力以赴,配合大人查案”
 
    黄天化闻言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沈大人呐,你是此案的关键人物。所以为了避嫌,这查案之事便不需要你掺和了。本官倒是对沈大人先前所言极为感兴趣,沈大人先前说,你自幼身世清白,从无不良的前科。那本官倒是想问问,这有何人可以作证?根据本官的调查,沈大人迁来这萧家庄不过两年左右的光阴。这两年之前,沈大人居住在何处,家中是否还有其他的亲人?这些在吏部的册子上都无从查询核实。而且沈大人居于萧家庄,本身却又姓沈,这又是何故?不知沈大人和洪泽沈家是何关系?还望沈大人为本官解惑……”
 
    “来了,这才是戏肉”。沈慎卿心中暗自警惕起来,查个摸金盗墓的案子,哪里需要如此详细的刨根问底,恨不得将自己的祖宗三代都刨出来?这也就罢了,若是这位太守大人真的不清楚自己和沈家的关系,他又为何要将自己的身世往沈家头上引?而若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沈家的关系,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好叫大人得知,下官本是洪泽沈府前任家主的庶出第九子。先父过世之后,新任的家主嫡兄容不得下官这个庶出兄弟,处处刁难。下官一气之下,便带着一个老仆愤而离家,打算到老仆的老家苏南郡耕种度日。没想到才住下了不过旬月,便被马匪袭扰。下官那老仆气不过,与马匪们起了争执并动起了手脚,击杀了数十名马匪,自己却也身负重伤,只好带着下官拼命逃命。到这萧家庄的时候,下官和老仆都已经支撑不住。幸得……幸得当时的内子一家出手相救,这才捡回一条性命。
 
    伤好之后,下官偶遇家师鬼谷子,本要传下官观测天地,预测福祸的本领。不曾想拜师之后还来不及学艺,家师便又不幸落入马匪之手……”
 
    反正这些事情,苏皖郡和洪泽县内不少人都已经知道了,想要隐瞒也是隐瞒不了的。既然如此,沈慎卿索性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一股脑的说得干干净净,清楚明白,反倒还能落下个光明磊落的印象,先赚点印象分再说。当然,他这些话里面有真有假,将一些绝不能为外人所知的事实隐瞒掉了。但是这些事情都是极为隐秘的,相信即便以这位黄太守的权势和能力,也无从知晓……
 
    黄天化听得频频点头,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沈慎卿和洪泽沈府的关系。身为这一地的父母官,若是连这点消息都探听不到,他这父母官当得也太窝囊了。等沈慎卿说完,黄天化当即重重的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开口道:
 
    “真是岂有此理,想不到在本官的治下,竟然还会发生兄弟相残的人伦惨剧唉,此乃本官的失职,教化无方啊……”
 
    沈慎卿渐渐品出点味儿来了,这位黄太守……看样子并不是冲着我来的呀。相反,他似乎是针对沈家……等等,沈家?将这位太守大人方才那句痛心疾首的话,和自己以及自己跟沈家的关系结合起来一想,沈慎卿的脑海当中灵光一闪,他似乎隐隐猜到了这位太守大人的真实目的了……
 
    “大人言重了,自从离开沈家的那一刻起,下官便再不曾将自己当作沈家子弟。而且打从下官离开沈府之后,沈家的新任家主,业已将下官从沈氏族谱之上除名。如今下官和沈府再无半点瓜葛,倒也谈不上兄弟相残了……”
 
    黄天化闻言眼珠子咕噜噜直转,他已经醒悟过来,这臭小子已经大概猜到自己的来意了,因此才说了前面这番话,堵住了自己的话头。这样一想,黄天化对沈慎卿不由有些刮目相看。这小子,嘴上的毛都还不曾长齐,心思倒是比自己这个活了四五十岁的人还要狡猾,不简单呐。沈府那帮蠢材,怎地舍得让这样的奇葩流落在外?……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