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兴家 作者:万钟一心(三)(37)

时间:2017-10-28 12:30 标签: 欢喜冤家 种田
既然如此,那便按先生的意思,我先忍下这口恶气还跪在这里作甚么?还不快滚回去给我将那小畜生盯牢靠了?若是再出现之前这种状况,你便不用回来见我了,滚后面这句话,却是对福根吼的 福根如蒙大赦,连忙连滚带爬的
    “既然如此,那便按先生的意思,我先忍下这口恶气……还跪在这里作甚么?还不快滚回去给我将那小畜生盯牢靠了?若是再出现之前这种状况,你便不用回来见我了,滚”后面这句话,却是对福根吼的……
 
    福根如蒙大赦,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去安排人手,盯萧家庄的梢了。其实话说回来,前两次的消息都不知道,这真怪不得福根。萧家庄是什么地方?那不是城里,而是乡下的庄子。一个庄子里的乡亲,相互之间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熟悉得很。福根安排的盯梢的人,总不可能天天在萧家庄,在农庄和酒坊外面转吧?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是来盯梢的么?更何况在萧惠欢的安排下,萧家庄内的众人,现在对陌生人可是警惕得紧……
 
    ……
 
    另一边,苏皖郡太守黄天化,接了洪泽县县令移交上来的案件进展和卷宗,心里乐开了花。堂堂的朝廷五品官员,竟然涉嫌摸金盗墓,这简直丢尽了朝廷的脸面。可是这事儿现在还只是小范围的谣言,并没有官方定论。如今洪泽县县令将这案子递交到郡府,那就是由郡府来判定。换句话说,他黄天化只要认定沈慎卿是摸金校尉,那沈慎卿就是摸金校尉;反之,如果他说沈慎卿确实是在萧家庄里修房子,那沈慎卿就的的确确是在修房子。官字两个口,话要怎么说,完全存乎一心……
 
    有了这样的想法,怎能由得黄天化不高兴?洪泽沈府的巨额财产,他已经眼红了不止一日两日,也不是一年两年。自打五六年前,他就任这苏皖郡太守以来,便一直在想方设法的谋夺沈府的家财。可是沈府能够屹立不倒这么多年,自然有自己强大的关系网在。否则,恐怕老早以前就已经被人吞得渣都不剩了。他黄天化也绝对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过,他却是一个锲而不舍的人。别的人或许尝试过一番之后,便无奈的放弃了这只诱人的螃蟹。可他黄天化不会,因为他比别人更有脑子。
 
    既然这沈府的螃蟹壳如此坚固,用他手上的强权拿不下来。黄天化便想出了别的法子,最容易攻克堡垒的地方是哪里?是内部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无论之前他有多强大,一旦内部出了问题,那这个国家或者家庭就离瓦解不远了。因此,在尝试着用权利强取不成之后,黄天化便改变了策略。
 
    他一边和沈家的前任和现任家主保持和睦的关系,一边寻找可以代替他出面,和沈家争夺产业之人。可是一番努力下来,他却发现,现在和沈家有渊源的人一个个都是窝囊废;不是窝囊废的人又都和沈家没有多大渊源。而想要谋夺沈家的家产,没有渊源不行,没有能力更不行。于是黄天化只好等待,望眼欲穿的等待,等待一个既和沈家有渊源,自己本身有比较有能力,还能够受他黄天化控制之人……
 
    就在他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沈慎卿如同一颗划过天际的彗星一般出现了。通过黄天化精确可靠的调查,这沈慎卿不仅是沈家前任家主的亲生儿子,而且还颇有些能耐。听说前些年沈家遭遇了一场极大的危机,便是这个不受待见的庶子挺身而出,力挽狂澜的。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个被沈家逐出家门的庶子,正在自己的辖地为官,而且还有了把柄在自己手上……
 
    “如此天赐良机,若是错过了,我黄某人这四五十年,便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黄天化如此想着,然后便高声吩咐随从:
 
    “叫人准备一下,咱们去洪泽县走一趟……”
 
    (这两天事情实在太多了,总是让亲们久等,一心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无论如何,一心都坚持着每天至少一更,亲们还是鼓励下吧……这书越到后面,感觉越难写,悲催啊…………)
 
卷一 翩然而至 第一五七章 包藏祸心
 
    第一五七章 包藏祸心
 
    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大旱,又闹过一阵匪患的洪泽县城。再一次因为萧家庄的事情热闹了起来,小小的洪泽县县衙,因为太守大人及属下随从的到来而显得有些拥挤。洪泽县的县令老爷无奈之下,只好咬着牙将自己的宅子空了出来,恭请太守大人入住。
 
    苏皖郡太守黄天化高调的带着郡府的一帮子官员来到洪泽县之后,堂而皇之的占领了洪泽县的县衙门。然后,黄天化却整日里闭门不出,悠哉悠哉的呆在县令大老爷的宅子里,整日里神神叨叨的,还时常笑出声来,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这光景,不禁让洪泽县的县令掬了一捧辛酸泪——他丫的太守大人不会是打算常驻在洪泽县吧……
 
    好在没过几日,黄大人终于有了动作。八月二十六,在足足研究了十来天,想了无数种手段,并且详细的了解了一番事情的始末之后,黄天化终于出动了。他的目的地,正是离县城五十余里的萧家庄……
 
    八月原本是丰收的季节,但是去年整个苏皖郡地区都遭了极为严重的旱灾。虽然在朝廷的极力援助之下,苏皖郡地区的生产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可如此严重的灾情,却不是短短一年的功夫便能完全缓和过来的。因此,这一路走来,沿途见到被荒废的田地数量不少。这让黄天化的脸色也渐渐变得不那么好看……
 
    前面便说过,清明王朝虽然也有很多弊端,也有不少的贪官污吏。可是政治总体来说还算清明,地方官员升迁的重要指标当中,其中有一个就是当地的畜牧农耕发展得是否良好。而身为苏皖郡的太守,黄天化就是这苏皖郡的父母官,眼前看到的那些荒芜的农田,明显和“发展得良好”没有丝毫关系……
 
    一直到黄天化的马车驶入萧家庄的庄口,黄天化的脸色才开始慢慢好转了一些。因为自从进入萧家庄之后,沿途看到的荒芜的农田便再也没有了。一块块的稻田上,金黄色的谷穗随风摇曳;一片片的土地里,沉甸甸的高粱穗,快要将高粱穗压弯了腰,像是在欢迎他这一行人的到来;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昭示着今年萧家庄又将是一个丰收的年份……
 
    然而,脸上欢愉的神色才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黄天化的脸色又刷的一下垮了下来。因为他不小心听到了跟在后面的随从的议论:
 
    “啧啧,这萧家庄果然和别处不一样啊,大灾之年过后,竟然能够如此迅速的恢复生产……”
 
    “可不是么?你看咱们这沿途一路走来,虽说算不上凋零破败,却也绝对说不上欣欣向荣。唯有这萧家庄,看着那整块整块即将丰收的粮食,便打心眼里给人一种希望……”
 
    “这有何好奇怪的?你们难道不知道,这萧家庄内,可是住着现在的钦天监监正沈大人。听说这位沈大人,有一位能够呼风唤雨的师傅,能够预知天象,早做安排。有这样的神人在此,萧家庄想不风调雨顺都难呐……”
 
    就是这句话,一下子让黄天化心中发堵。他千算万算,却偏偏将这么重要而且几乎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一条给漏掉了。沈慎卿是谁啊?他不是普通的朝廷命官。虽说他手上并没有什么权,可他在整个清明王朝的官场上,却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另类。他手上没有权,是因为他不擅权。若是他真的想升官发财,凭他手上掌握着的那种能够预知天象的能力,即便是开口向朝廷要个一品二品,恐怕皇帝陛下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如此特殊的一个人,自己却想着要算计他,这会不会太……风险太大了些?
 
    这样一想,黄天化迅速在心中调整了自己的谋划。看来想要利用这次机会,用威胁利诱的手段,来收复这位沈家老九,怕是不太可能。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来软的了。好在听说他正在修建的并非住宅,而是用来酿酒的酒坊。这么说,他亦是个有野心之人。自己能否在这方面给他一些帮助和支持,让他对自己感恩戴德呢……
 
    沈慎卿半个月前,便已经从苏南郡赶回来了。屁股还没坐热呢,便被牵扯上了官司。自家工地上请的两个学徒工匠,卷走了意外从地里挖出来的金银珠宝。随后那两个败类又自相残杀,最后却把他也给绕了进去。人生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此,故而,沈慎卿这段时间以来的情绪都不怎么高昂。
 
    萧惠欢在面对沈慎卿的时候,时常会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感。说来道去,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她这个工程总指挥没处理好。若是当日她没有去县城采购东西,而是像之前的两日一般呆在工地上,这件事情或许便不会发生。而且当她从县城回来之后,那些金银也还不曾被卷走,她完全可以先将那口铜棺妥善的保管起来之后,再和七叔以及那大工匠商量处置之法……
 
    她的自责在心里,也表露在情绪和行为上。因此,这些日子以来,她对沈慎卿前所未有的温柔。沈慎卿先前还在庆幸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是这几天里他已经渐渐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丫头是在为那“摸金盗墓”的传言而自责呢。弄明白了这一点,原本就有些忧虑的沈慎卿,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反过来安慰伊人,让她放宽心……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