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兴家 作者:万钟一心(三)(3)

时间:2017-10-28 12:30 标签: 欢喜冤家 种田
交谈之下,柴叔很快便知道了曹仁义病重的前因后果。不过这种事情他拿不了主意,也给不了建议。还是回去禀明自家少爷之后,让他自己判断和做决定吧。当下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把事情跟九少爷透露,随即便把他今日的来意
 
    交谈之下,柴叔很快便知道了曹仁义病重的前因后果。不过这种事情他拿不了主意,也给不了建议。还是回去禀明自家少爷之后,让他自己判断和做决定吧。当下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把事情跟九少爷透露,随即便把他今日的来意说了出来。
 
    对于订亲成婚这样的事情,曹仁义已经经历了两次,自然不会生疏。于是详细的跟柴叔说了订亲的礼节,什么请媒婆啊,准备彩礼啊什么的。彩礼当中又有很多细致的划分,什么定金啊,首饰啊,棉袄的里和面啊,红包袱,红腰带什么的;还有一个小六样,包括六样点心,六斤糖,六坛酒,六条鱼,六包粉丝,六斤重的一刀肉等等,林林总总的一大堆,曹仁义絮叨了老半天才说完。末了才想起什么似的奇怪的问道:
 
    “这些事情九少爷不会也就罢了,柴老哥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一点也不会呢?”
 
    柴叔的脸上闪过一丝缅怀和向往的神色:“我这一辈子,从未经历过婚娶之事,因为我心爱的女人,早早的就离我而去了。我立誓为她终生不娶,不清楚这些礼节,也不算出奇吧?”
 
    曹仁义倒是真不知道柴叔的这些往事,闻言连忙拱手道:“柴老哥,抱歉了,我并无其他意思。只是觉得奇怪,即便柴老哥你自己不懂这婚娶的礼节,可萧家庄或是周边的庄子当中,不是有媒婆么?你为何不请那些媒婆来操办此事?反倒舍近求远,跋涉几十里跑到县城当中来?要知道,只需几两银子,那些媒婆便能打破了脑袋的争着为九少爷办好此事,何必还劳烦于你?”
 
    柴叔苦笑一声:“九少爷不允我在萧家庄内找任何人询问,担心因为不懂这些礼节,被萧姑娘的家人和萧家庄那些乡邻们看了笑话。唉,算了,你可知道这县城当中,哪家媒婆操持这些事情稳妥些的,给我介绍两个。一会儿我便上门去请,然后便顺道将那些要准备的聘礼采买回去……”
 
    曹仁义当即一拍大腿站起来:“这事儿我和你一起去办……”,‘办’字才说道一半又坐了下来:“哦,不行,我现在还在装病呢。这样吧,我让我夫人陪你走一趟,她知道这洪泽县城里,哪几个媒婆办事牢靠!”
 
    柴叔龇了龇牙:“这样太麻烦嫂夫人了,而且也有些不妥。还是你跟我说清楚地址,我自己去寻吧。反正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慢慢走动一下,活动一番筋骨也是好的!”
 
    曹仁义想了想也对,便不再坚持要他夫人带柴叔去。而是取来纸和笔,写下了两个媒婆的姓名和住址,让柴叔自取寻找。等他把写着媒婆住址的纸条交给柴叔后,又关切的问道:
 
    “柴老哥,采买那些聘礼和金银首饰等物,需要的银钱恐怕不少,你身上带的现钱可够?若是不够,我这里倒是有些银钱,你可先拿一些去用。就当时我送给九少爷的订亲贺仪了……”
 
    柴叔对曹仁义倒是有了几分好感,或许这曹仁义跟着沈大那个心狠手辣却又蠢笨如猪之人,帮着他出了不少馊主意,整了不少人。甚至连九少爷被剥夺沈家酒坊大掌柜一职的事情,也有他曹仁义的一份“功劳”在内。可是自始自终,曹仁义却都不曾对自己和自家少爷生出过歹心。相反,还三番两次的在俩人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而且据柴叔所知,这个曹仁义在担任沈家酒坊大掌柜的几年当中,虽说自己捞了不少好处,却也称得上是尽心尽责,算得上对沈家仁至义尽了……
 
    “不必了,我身上带了几十两散碎银子,还有两张百两的银票,采买这些聘礼当是足够的。曹先生的好意,我代我们九少爷谢过了。等到少爷订亲的日子定下来,我定会通知曹先生,届时若是曹先生方便的话,不妨来喝一杯水酒……”
 
    曹仁义等的就是柴叔这句话,他就想找个机会,再去见一见那位少年老成,心机深远的九少爷。探一探他的口风,看看他是否有东山再起的心思。若是有,曹仁义倒是非常愿意跟着沈慎卿,再散发一次光和热……
 
    俩人又寒暄了几句,柴叔便起身告辞。曹仁义因为如今还在装病,不方便在外面抛头露面,因此只是将柴叔送到了内院门口,便与柴叔挥手告辞。临分别前,曹仁义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拉着柴叔的手,神色凝重的开口道:
 
    “柴老哥,险些忘了一件非常重要之事。你可记得,九少爷身生母亲的姓氏?”
 
    柴叔心说你这不是废话么?那可是我这一辈子最心爱的女人,她的姓氏我能不记得么?当下闷闷的开口道:“自然记得,姓何!”
 
    曹仁义重重的点点头:“柴老哥,无论如何,回去之后,请一定要劝说九少爷,请他随他娘亲,改姓何。否则,指不定哪天便要大祸临头了……”
 
卷一 翩然而至 第一二六章 异能线索
 
    第一二六章 异能线索
 
    陪着一家子人用完一餐热闹丰盛的午饭,收拾完碗筷之后,萧惠欢感觉有些疲惫。特别是方才用饭的时候,饮了一些雄黄酒,让她的双颊上飞起两朵红晕,感觉面皮有些发烧。因此,等帮着娘亲和大嫂将厨房里里外外的事情忙活完了之后,萧惠欢便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一歇……
 
    然而,这一坐下来却不得了。她刚一坐下来,便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似乎骤然间转换了一个天地。她的身边,再没有爹娘,没有大哥大嫂,没有那个日渐可爱的小侄子丁丁,没有她生活里已经万分熟悉的那一切。有的只有肆虐的狂风,铺天盖地的沙尘,以及大地深处传来的隆隆的轰鸣声……
 
    狂风卷起的沙尘,让天地都变了颜色。大地不停的晃动和轰鸣,让她心中异常的慌乱。她万分恐惧的在空旷的荒原上撒足狂奔,希望能找到一个能够带来丝丝安全感的地方。然而,她身处的这个荒原,却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她跑啊跑啊,直到她感觉到精疲力竭,再也没有力气跑下去的时候,却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座城池的轮廓。
 
    犹如落水之人真的抓住了一根稻草,犹如黑暗当中真的出现了一丝光明。萧惠欢心中狂喜,鼓足身上最后的全部力量,认准那个城池的方向再一次狂奔起来。她相信,只要跑进了那个城池当中,她就安全了,起码,城池当中能够见得着人影,能够找到一个可以躲避和栖身的地方,得到心理上的安全感……
 
    然而,她失望了,当她好不容易跑到那座城池的门口,看清楚城池上写着的地名的同时,也看到了那巍峨的城墙摇晃开裂的痕迹。无数惊恐的人们,正扛着大包小包的财物,扶老携幼,慌乱的从大开的三个城门内蜂拥而出。城内的景象她看不到,可是,那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木材断裂声,和时不时就冲天而起,高达十多丈的烟尘告诉她,城内的建筑正在不断的倒塌……
 
    在这样的情况下,逆流而上需要太大的勇气,萧惠欢自问是没有那种勇气的。而且这时候进城,无异于自寻死路。因此,她只好跟着人群,再次往空旷的原野上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着那座城池。城门口上方的地名此时还依稀可以辨认:清源!
 
    随着人流跑出去约莫一两里地之后,萧惠欢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那一刹那间,不止是萧惠欢,所有亡命奔逃的人群,全都瞬间定格,原本慌乱嘈杂的荒原上,安静得针落可闻。所有人都回过头去,望着那让他们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原本巍峨雄伟的城墙,一寸寸断裂开来,断裂的口子越来越大,最后再也无法承载自身的重量,轰然倒塌。这还没完,城内的轰鸣声轰隆隆的响了一阵子之后,原本矗立在平原上的这一座历史悠久的清源古城,竟然慢慢的陷入了地下,最后完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如此恐怖和诡异的场景,让所有侥幸逃出来的人震惊不已。随即,人群当中便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惨叫。偌大一座古城,当中的居民数以十万计。即便三个城门大开,仓促之间能够逃出来的人,也不过十之五六,还有不少民众,跟着这座古城一起陷入了地下,成为了这座千年古城的殉葬品。这当中,自然少不了这些侥幸逃出来之人的亲朋好友,挚爱至亲……
 
    萧惠欢同样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一轮人间惨剧,作为来自后世的人,萧惠欢自然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那是强地震之后带来的地陷现象,方才那一阵地动山摇,便是这一片平原地带的底层发生断裂时,产生的地震……
 
    慢慢的,萧惠欢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渐渐朝天空中飞去。她能够看见那座呈不规则长方形的清源古城池,已经完全陷入地底深处。整座城池陷下去之后形成的大坑,在地表的持续压力下,已经渐渐开始合拢。而在古城的四周,侥幸逃得性命的数万百姓,则是手足无措的号啕大哭。他们眼看着自己的家园,自己的挚爱和亲人,慢慢陷入地下。想要做些什么,却绝望的发现,他们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地表慢慢合拢,最后再没有一丝缝隙……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