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百合 >

不死者 作者:淮上(下)

时间:2019-07-08 21:38 标签: 欢喜冤家 强强 天作之合 末世
第48章 周戎的座右铭一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此刻却足足挣扎了几秒, 心一横,说:不太记得了。 嗯?司南呆住了:你不是说他欺骗了你的感情么? 周戎郑重道:但我现在有你了啊, 所以我的感情已经找到了寄托, 完全不再想过去的事情了。什么年少轻狂都让它

第48章
  周戎的座右铭一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此刻却足足挣扎了几秒, 心一横,说:“不太记得了。”
  “……嗯?”司南呆住了:“你不是说他欺骗了你的感情么?”
  周戎郑重道:“但我现在有你了啊, 所以我的感情已经找到了寄托, 完全不再想过去的事情了。什么年少轻狂都让它见鬼去吧, 哥现在……”
  “你这人怎么这么见异思迁呢?” 司南不满道。
  周戎被见异思迁四个字活生生塞住了喉咙,表情就像连吞了四个石头做的j-i蛋, 半晌才委屈道:“组织拜托你讲点道理好吗小司同志, 十一年了!我连人家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啊!”
  司南:“……”
  “而且当年也只处了几天,根本就没什么的好吗。最后还欺骗我的感情把我给甩了, 简直是耻辱的往事, 让我们把这段回忆化作飞灰随风而逝了吧……”
  司南:“……”
  司南的眼睛y-in森森眯了起来:“随、风、而、逝。”
  从周戎的角度看去, 司南眉眼呈现尾端上挑弧度,刀锋般森寒无比,他立刻激灵灵打了个颤。
  “你发誓真的随风而逝了?”司南问。
  周戎虔诚道:“我以我爹妈的名义……”
  “令尊令堂还在人世么?”
  “……”周戎无奈道:“我是受国家资助在福利院长大的,以院长的名义起誓行吗。”
  司南磨着后槽牙说:“你以人民政府的名义发誓我就信。”
  周戎无奈, 只得举起右手:“以人民政府的名义起誓, 我真的已经……”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十秒钟完全的静默后,悲怆道:“不行,我说实话吧。有时候也会想一想……只是想一想!毕竟很惨痛的好吗!”
  司南有点满意了,悻悻然躺了回去,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周戎看他半天没反应,以为自己总算熬过了这每个男人一生中都要经历的难关, 偷偷松了口气——然而那口气刚出来就没能再吸回去。只见司南像是突然琢磨出什么来似的,若有所思道:“那你现在算不算脚踩两条船?”
  周戎呆滞片刻,内心犹如被一群Cao泥马日了。
  “啊!”他突然目视前方大声道:“有丧尸!”
  司南:“……”
  “我打个丧尸,去去就回!”周戎箭一般冲出房间,连滚带爬逃了。
  ·
  ——显而易见是没有丧尸的。深山老林本来就没人,又是一年中最严寒的冬季,丧尸体内的水分都结成了冰,在这种纬度的山上连移动都困难。
  周戎蹲在炉灶前做了点吃的,热气把玻璃窗蒸得朦胧不清。他随手抹了把,从脏兮兮的毛玻璃中向外望去,不知什么时候大雪已经飘下来了,鹅毛般一片片的,远处山谷中河流泛出微渺的光,天地一片静谧。
  “我算脚踩两条船么?”周戎下意识问自己。
  他试图回忆初恋时那个小Omega的脸,但确实已经在十一年鹅毛大雪般纷纷扬扬的记忆中混淆不清了。这些年来他从军校毕业,出国维和、选进中央,然后遭遇挫折被下放进118,经历过无数枪弹炮火和生离死别,记忆犹如一块石板,被时光刻上了无数深深的刀痕。
  十八岁那年青涩的往事虽然还在,但再次想起时,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已经不是那个特定的人,而是悠长渺远又无可奈何的岁月感了。
  这么一想,其实司南某些方面和那个欺骗他感情的少年Omega有点像——周戎琢磨着,抱臂站在厨房窗前,心不在焉望着渐渐银装素裹的世界。
  聪明而略带狡猾,意志力顽强,心里藏得住事,对目标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心,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典型能干大事的Omega的共同点。仔细一想的话,他们的长相可能也有点影影绰绰的相似呢。
  周戎摇头嘲笑自己,心说怎么可能。他把炉灶的火熄了,小心灌满他从杂物间里翻出来的老式热水袋,上楼轻手轻脚进了卧室。
  司南正紧紧缩在床头,把脸深深埋进膝盖间,听见有人推门而入时条件反s_h_è 地向后缩了一下,更紧地把自己蜷成了一个团。
  空气中充盈着丰厚甜腻的气息,在周戎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就像潮水般从他的鼻腔、咽喉甚至全身每个毛孔渗进了血液中。
  来源于生理本能的勾引是如此剧烈直白,简直是对神经末梢的巨大刺激,周戎把热水袋塞进床褥间的时候手都在抖,因为竭力克制,被衣袖盖住的手臂上甚至暴出了明显的青筋。
  “……”司南小声呢喃了一句。
  周戎喉结剧烈上下滑动,略微俯在他耳边嘶哑道:“你说什么?”
  司南喘息道:“走开……”
  司南眼梢通红,眼底满溢着水,明明外面在下大雪,他鼻尖却冒出了细微的汗,嘴唇犹如烧起来般柔软殷红,每说一个字都在微微发抖。
  周戎简直不能看这场景,闭上眼睛道:“我待会……再上来。”
  他用力一咬舌尖,凭借刺痛保持了最后一丝克制,转身正要离开时,衣袖却被勾住了。
  司南从蜷缩成团的状态中伸出两根手指,勾住了他的袖口。
  “……”周戎反身抓住了他的手腕,低声问:“怎么?”
  司南的手腕其实非常硬,那是因为常年的格斗训练必然会对骨骼造成影响。他的手指也很修长,乍看上去或许会被人说是富有艺术气息,但实际上他并不会弹琴,指腹中倒是充满了紧握匕首而磨出的硬皮,以及食指和虎口处开枪形成的枪茧。
  左右手都有,甚至左手因为训练密集的缘故,摸上去更明显一些。
  ——伤痕和旧疤,在这双手上记录了主人二十多年来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忍耐,与周戎接触过的、印象中的所有Omega都截然不同。
  “走开……”司南咬牙道,但食指和中指更紧地勾住了周戎的袖子,指甲都泛出了青白。
  “真走了?”周戎小声问,作势把他的手从自己袖口上拉开:“真让我走?”
  司南在混沌中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抓住那点布料,但无济于事,他全身都软得像果冻,还是被一点点地拽开了。
  “……”司南眼眶登时更红了,那汪水几乎要委屈地落下来。
  周戎微笑起来,贴在他耳边问:“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周戎说什么他都听不清,司南耳朵轰轰作响,唯一清晰的是自己的心跳,在胸腔中发出嘭嘭的声响。
  他看不清周戎的脸,也意识不到自己正抓着这个人的手的事实。他所有感官都已经化作了滚烫稠密的粘液,感知身体哪里,哪里就被烫得惊跳抽搐,把思维搅得支离破碎。
  他只知道有一股强大可靠、富有安全感的气息笼罩在床边,令他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但真靠近的时候,他又会感觉到那气息中还隐藏着让人心惊r_ou_跳的强悍和侵略欲,似乎潜伏在黑暗中蠢蠢欲动的猛兽,随时会伸出利爪,把他拖进更难以自控的深渊。
  不能这样……司南模模糊糊地想。
  他在温热的海水中沉浮,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恢复清醒,迷茫中抬起另一只虚软的手凑到嘴边。
  他想狠狠咬自己的手背,至少能感知到熟悉的痛苦。然而紧接着他被抓住了,两手腕都被按在床头,甚至连抗议的余地都没有。
  “……周……”他下意识喃喃道,似乎有点畏惧:“周……戎……”
  周戎把他摊平压在床上,居高临下看着,屈膝抵在他大腿之间。
  “周戎……”司南忍不住又唤了一声,瞳孔涣散扩大。
  ——尾音急迫颤抖,其实是求救。
  那两个字仿佛燃烧到尽头的引线,轰的一下,周戎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他手肘撑在枕侧,抓着司南的后脑强迫他抬起头,唇舌彻底纠缠亲吻。之前咬破舌尖的血气带着浓郁强盛的Alpha信息素气息,被强行送进了司南的咽喉,就像一管ch-un药直接打进血管,对发情期Omega敏感至极的身体起到了致命的作用。
  “……!”司南完全反弓起来,周戎立刻捞住他后腰,因为过度激动手都在打抖,三下五除二把他的衣服全剥了,狠狠往地上一扔。
  “再……再叫一声,”周戎粗喘道,一手顺着股缝揉进去,另一手捏着司南的后颈让他看自己:“再叫一声我的名字,乖,乖宝,看着我……”
  他粗糙有力的手指探入x_u_e口的瞬间,司南体内深处那汪不断危险晃荡的热水终于满溢出来了,急不可耐地顺着手指流下,将大腿内侧沾染得滑腻不堪——但纵然如此手指带来的挤压和摩擦还是很鲜明的,司南承受不了这种刺激,猝然反弓起后腰,那一下甚至连周戎都没压住!
  “疼么?嗯?”周戎把他强行压了去,一口咬住耳梢,含混不清地问:“疼了喊戎哥,再喊一声。”
  内壁不住痉挛,似乎是想把兴风作浪的手指挤出去,但真抽出手指时又哭泣着挽留,水流得到处都是。司南颤抖着抓住周戎的上臂,欲推又不得力,片刻后不知道体内那两根手指触碰到了什么地方,突然痛苦地惊喘了一声,手指在周戎肌r_ou_上留下了四道泛白的抓痕。
  周戎粗鲁地揪着他后脑头发,令他仰起头来,断断续续亲吻,用舌头模仿交*的频率爱抚他的唇齿,连舌底那一小块柔软都不放过。
  “……”司南挣扎着想说什么,但被完全堵住,连一点音节都发不出来。
  他的全部神经都集中去感受后x_u_e里不断深入的手指了,甚至连被唇舌被彻底侵犯都不知道,徒劳地抵着周戎的肩窝,手指骨节泛出白色。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