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书库
86书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百合 >

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 作者:素长天(下)

时间:2019-07-08 21:35 标签: 西方罗曼 异世大陆 未来架空 西幻
第61章 羊驼(划掉)雷诺日记三 计算一下, 追求西普林斯的时间算得上长了, 一般没什么情感经历的年轻人不应该比较容易被打动吗? 西普林斯追起来真是比较难,比应付说话最刻薄犀利的记者都难 有一周内我曾三次试图约他出来吃饭,分别被他以实验没做完、笔记

第61章 羊驼(划掉)雷诺日记三
  计算一下, 追求西普林斯的时间算得上长了, 一般没什么情感经历的年轻人不应该比较容易被打动吗?
  ——西普林斯……追起来真是比较难,比应付说话最刻薄犀利的记者都难……
  有一周内我曾三次试图约他出来吃饭,分别被他以“实验没做完”、“笔记要整理”和“指导助手学习”为理由拒绝了, 而且根据我的判断,他这居然都是真的理由,不是某种搪塞推诿或者欲拒还迎的把戏——因为第一次他拒绝我时, 手里正拿着一坨过期大果冻一样的东西,黏糊糊的、紫绿色的诡异粘液, 不断蠕动,他和我说一句话,就掐那东西一把, 掐得那玩意噗嗤噗嗤冒出粘稠浆子,而且还散发出某种无法描述的味道。
  ……他这是怎么下得去手啊???他脚边的箱子里有几只没掐过的正在瑟瑟发抖……那玩意好像是最近几年特别流行的宠物史莱姆……
  第二次是他经常训斥的那个女孩告诉我的——“我老师在抄笔记啦,并且明天还要求我交笔记给他看,所以今天和明天您肯定见不到他,千万不要在我老师抄笔记的时候去找他说话, 谁知道他会不会抄得忘乎所以, 随手丢你两个恶咒, 比如把你变成蟾蜍什么的,万一他太投入, 没注意到自己把你变成了蟾蜍,把你当成实验材料榨汁了,那就不好看了。”
  ……这丫头一边说, 一边给自己的血腥妆补妆,所以我怀疑她这句话的可信程度。
  但想想,西普林斯给魔法材料榨汁真的很恶心,我在学校没选修魔药学,我也从来没旁听过,现在看来真是感谢光明神保佑,那些魔药专业毕业的校友们,是怎么做到念完书回家还能吃得下果酱的?
  我觉得下次来找他得提前调查一下他是不是在榨史莱姆汁。
  第三次……第三次更夸张,第三次我在办公室里找到了他,结果一进门就差点被一颗大火球糊在脸上——还是那个妆容夸张的女助手,正满脸通红地叽里咕噜念咒语,一脸厚厚的打底液都挡不住脸上的两团红,而西普林斯……西普林斯气得根本没有看见我进门。
  他正在训斥那个女助手:“茉莉!就算你是毕业于火系专业的,你也不至于念着寒冰箭的咒语,搓出一颗大火球吧?你的脑子已经被火元素占领了吗?你需要我检查一下你的血统,看看你是不是术士吗?”
  ……女术士很少有人画这种黑色妆容的,据我所知,圣光城里秘术盟约的女术士们当中流行梦幻系紫色……
  而我怀疑的是,这女孩没和监狱长乌鸦有什么亲戚关系吧?她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像年轻十岁版本的乌鸦,而我的情报还显示,乌鸦在下班后经常出入某些……嗯……奇怪会所,乌鸦好像在那兼职,主要工作就是拿鞭子抽客人,据说非常受欢迎。
  幸好我和监狱长乌鸦没什么太大交集,我还是偏爱文静一些的类型。
  紧接着,我看见西普林斯气得眼角绯红,伸出细长的手指指着办公室的壁炉,说道:“这是什么?这是你的涌泉术?”
  我转头看了一眼,乐不可支——那壁炉里被女助手丢了一道火墙,而那只是装饰用壁炉,幸好里面没有真的木柴,不然过一会儿再来个办公室大火。
  屋里的魔导防火仪哔哔地叫起来,我看到西普林斯y-in沉着脸挥挥手,一道真正的涌泉术落在了壁炉里,然后留下一片焦黑,门口迅速出现了警卫的脸,不过看到我正站在这里,就很识趣地没有进来打扰。
  “回去,今晚给我把这本《水系基础咒语》抄三百遍!抄不完明天就不要来我组里上班了,我不需要一个术士做助手!”
  “三百……”那名女孩等着眼睛,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
  “怎么?”西普林斯严厉地瞪着她,不过说真的,西普林斯的眉目一点都不够凌厉,即使他在生气瞪人,我也觉得很像是委屈。
  女助手却浑身一抖,立刻摇头。
  “有你排队抢购化妆品以及熬夜看小说的时间,足够背完十本咒语书了!”西普林斯生气地把书递过去。
  那女助手诚惶诚恐地接过那本书,急急忙忙就往外跑,看样子是真准备回家抄书了,路过我的时候一愣,她诡异地瞪了我半天,默默跑掉了。
  西普林斯靠在办公桌上生闷气。
  说实话,我很少看见生气都很好看的人,他半低着头,垂下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指,两只手的指尖来回摩擦——我发现他的小动作也很可爱,他紧张、生气以及不安的时候都喜欢搓手指,或者偶尔转动手指上的一枚指环——那枚指环一点都不好看,光秃秃的一个金环,如果不是套在了西普林斯的手指上,我大概都不会看一眼。
  不知道……梅菲斯特生起气会不会也这么好看。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努力把那个身影淡忘掉,但至今他仍然总在我的记忆里闪现,我甚至有点嘲笑自己,这算不算青少年时期遗留下来的懵懂悸动?
  或许我该试试忘掉他……我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我是不是因为喜欢梅菲斯特,所以对西普林斯这样的小法师容忍度特别高?在其他时候,如果那个办公室里胆敢飞出一颗火球糊在我脸上,哪怕最后没有真的糊上,我也会让那间办公室的主人得到教训。
  嗯……他施法时的风采确实像梅菲斯特,他对魔法的态度也像,虽然水平……
  所以约西普林斯出去并没有让这个情况改观,反而更严重起来,我有时会产生错觉,产生一种我在和一位大法师约会的错觉,我意识到我确实在透过西普林斯,去看另一位更让我向往的大法师。
  尤其是当我看到他几乎和梅菲斯特一模一样的那种神采……
  好在他说起魔法时沉浸其中,从来注意不到我的异常。
  ……
  那天我旁观过他对学徒发火之后,他就冷静下来了,然后注意到了我,他恢复到平日里温和的模样,对我笑笑,并且表示抱歉,我注意到他又在搓手指,但很快停止了,而且耳尖又红了起来,这看得我有点血气过盛,不过我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急切——毕竟西普林斯不是那种在酒吧约个人就去快活的小青年,所以我需要有针对他的专门追求方法。
  “我今天能预约到你了吧?”我甚至是无奈地问他,“我带你去散散心吧,别闷在办公室了,今天不论几点我都等你,明天是周末,我休假,我想你也不上班吧?”
  他看了看窗外西沉的日光,似乎显得有点无措,他这个样子甚至让我有抱抱他的冲动,不过我忍住了。
  但他说:“对不起,可能……可能又让你白跑了,我晚上确实有事,今天是影月满月,死灵属x_ing会比较强,适合保养骨骼……”
  我笑起来,这小法师这回怕是胡说八道了,你难道还会亡灵法术吗?而且,迪亚纳的月历都是用的银月月历,谁能看见影月在哪?那颗黑月亮除了传奇级别的大法师,就只有北方的黑袍子神官才能找到吧?
  他忽然住嘴,全身颤了一下,搓着手指,歪头看着我,显得有点不安,不过我微微笑了笑,并不戳穿他,甚至我立即表示,没关系,并询问他什么时候有空,他似乎松了口气,把手交握在了一起。
  “明天?”他说,“明晚可以吗?”
  “当然,我去接你吧!”我立刻回答。
  他笑着点头答应了我,眉眼弯弯的样子非常……我转过脸,勾了勾嘴角,然后他撕了一张纸,飞快地写了一张字条递给我,说是他的地址。
  这也很有趣——递纸条大概是小学生才干的吧?噢,我忘了,这家伙连个手机都不用,当然没法添加通讯……
  哎,我告别西普林斯,直接拐进一家商场,我决定先买一款手机送给他,说起来,研究院有那么穷吗,手机都不够钱买?
  与西普林斯的第一次约会差点变成智能手机使用培训班,我有了一种……正在教我n_ain_ai刷社交网络的错觉,可是我n_ain_ai在社交网刚火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玩得风生水起了,而西普林斯……
  他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从应用商店里下载软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情面对他。
  ……这种小法师,也亏得我打算追他,不然他怎么生存得下去啊?
  法术不行,社交也不懂,偶尔还说胡话,更不会做赚钱项目……
  约过他一次之后我本该继续努力,趁热打铁,但非常不巧的是那段时间我突然政务繁忙,我的政敌,魔法研究院的道格与奥术科学会的魔导科学家试图推广他们的魔导机器人,他们希望联邦投入一大笔钱给他们,让他们大规模生产、并在军队里应用这种机器人,这种纳米机器人可以释放微量的魔导药剂,以及能够作为监控器,使得士兵可以通过最少的训练达到最大战斗力。
  说白了,就是靠魔药使得士兵感受不到恐惧。
  出于政治立场,凡是我政敌的意见我当然都得反对,不过在第二天我拿到秘书处给我的Cao案时,我的个人立场也要求我必须强烈反对。
  ——这就是奥术科学会标榜的现代化?这就是联邦魔导科技的未来?
  狗屁!
  过去魔导科学家主导了变革,针对高危魔法提出过条条框框的规矩,而到了自己就想为所欲为,我轻易答应的话我跟你姓!过去说什么“涉及灵魂的法术泯灭人x_ing,枉顾受术者个人意志,必须严加管控”,而现在,纳米机器人本质上和控制人思维的危险魔法有区别吗?不过是形式不同罢了!再说了,你们哪来那么大的脸,觉得自己能完美控制,不出乱子?
  当年,你们号称绝对稳固的西北防线差点被半兽人戳个洞,如果不是梅菲斯特……
  我拍拍额头,去洗了把脸,把注意力捞回来。
  纳米机器人不能让士兵变成更强大的战士,它们只能被当做麻药!
  对!当麻醉药还得严格控制呢!

(86书库:www.86shu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86书库哦!)
------分隔线----------------------------